109不好,上门去看看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说来说去,不是萧天耀不信,不是苏茶不据理力争,都是因为林初九拿不出证据……

要是林初九能拿出一丝证据,证明她说的话有理可寻,他们也不至于如此争执,萧天耀也不至于无法决断。

沉默片刻后,萧天耀道:“苏茶,让人盯着墨神医父女。流白,你去盯着林初九。”

苏茶没有异议,流白却不高兴了,“你们还是不相信墨姑娘,明明墨姑娘什么也没有做。”而林初九在众目睽睽犯了错,这些人却一个个包庇。

“没有做并不表示没有错。王妃要是什么都不做,也不会错。”苏茶不客气的反讽,根本不给流白面子。

“流白,今天的事就错在你什么都没有做。如果你当时能做一点什么,意外也不会发生,天耀也不会……”后面的话苏茶没有说,因为流白已是一脸青白。

流白把所有的错都推到林初九身上,却忘了他自己本身就犯了极大的错。而他会犯错,就是因为墨玉儿,没有墨玉儿今天的事也不会发生。

“王,王爷……请王爷责罚。”流白一句也不敢解释,单膝跪在地上。

萧天耀并没有看他,而是对苏茶道:“查清后,再罚。”

到时候只会罚得更重,流白心里明白却不敢吭声,与苏茶一同退下。

屋内,只余萧天耀一人,揉了揉酸痛的眉心,靠在床头,不禁又想起林初九。

“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萧天耀心里烦躁,脑海里不断的回响起林初九那句话:萧天耀,我们互不相欠,重归陌路!

总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,可偏偏又抓不住。

越想心里越发的烦躁,萧天耀睁着眼看着屋顶,无声苦笑:他肯定是中了邪。

偌大的牢房里,除了林初九外就再也没有别的犯人,狱卒也不怎么管这一块。侍卫给林初九盖上被子后,就再也没有人过来看林初九的死活。

之前一撞,林初九着实是伤得狠了,直到半夜才被冻醒,哆嗦着唇,借着月光林初九知道自己在哪后,不由得露出一抹苦涩的笑。

我怎么这么冲动?

把自己弄到这个地步,真得是活该。

萧天耀的死活与你何干?

合上眼,任泪珠从眼角滑落,林初九静静地躺在那里,平定自己的心绪。

她是林初九,不是东文相国的嫡长女,是独自在异国求学,在灰色地带求生存的林初九,她一个人也能活得好好的。

萧天耀不信她没有关系,她也不会再相信萧天耀,她只相信自己,只相信自己能保护自己,再也不轻信萧天耀说的话。

艰难的抬起左手,只轻轻一动,就传来撕裂般的痛,林初九知道自己伤到了骨头,不敢再乱动。

医者不自医,林初九一点一点抹掉脸上的泪,试着与医生系统联系,希望医生系统能诊断她现在的情况。

一直坑主人不解释的医生系统,这个时候倒没有罢功,只是诊断的结果让林初九希望它是坏的。

内脏出血、肋骨断裂、多处骨折、失血过多……

简直堪比车祸现场。

什么叫不宜移动,什么叫要立刻输血,什么叫需立刻进行急救!

她去找鬼救她。

“下次,再也不多事了。”林初九侧过头,借着牢房的小窗口,望着外面的月光,眼泪无声的滑落……

她两条胳膊都受了伤,根本没有办法移动,医生系统里面有药也拿不出来。

脑子昏沉沉的,可疼痛却那么的清晰,明明撑不住想要晕过去,却又疼得合不上眼。

“我怎么就让自己,落到这个地步?自私自利的林初九去哪了?”两行清泪止不住,而现在的她连为自己拭泪都做不到。

流白过来时,正好看到这一幕,心里有那么一点不舒服,可最终还是别过脸没有说话。

今夜,注定是一个无眠夜……

林初九疼得一夜睡不着,流白亦是双手抱膝在屋顶上坐了一夜,也想了一夜。

他是不是做错了?

萧天耀和苏茶是不能睡,言语上的推断说得再完美也没有用,他们需要证据,证明林初九的话是真的,或者……

查出是谁在幕后指使林初九。

萧王府里里外外都守得严严实实,每处都有人盯着,消息根本透露不出去,在宫里等消息的皇上难免有几分心急。

从早到晚,已过去了三个时辰,可他们却连一点消息也没有收到,也不知萧天耀有没有出事。

“秦爱卿,再去探。”眼见早朝的时间要到了,皇上心里越发的不耐烦。

秦太医犹豫地看了皇上一眼,见皇上脸色不佳,到嘴的劝说咽了回去,默默地退了下去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眼见天已大亮,可萧王府仍旧没有传出“好”消息,就连秦太医出宫后亦没有回来,皇上只得压下今天弹劾萧天耀的事,带着一肚子不满去上早朝。

萧王府没有“好”消息传来,注表示萧天耀还活着!

这个认知对皇帝来说,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。

极力忍耐,终于等到早朝结束,皇上第一时间召见了林相,话里话外都暗示林相应该多关心女儿,没事多去王府走动,看望林初九。

闻弦歌而知雅意,林相顿时明白皇上要做什么,当即就表示下了早朝,他就带夫人去看望林初九。

林相走后没有多久,秦太医就回来了。

“回皇上的话,王府里没有消息传出来,怕是被人盯上了。”秦太医见皇上脸色不好,又补了一句:“皇上,萧王府守得这么严,就算没有得手,萧王恐怕也不太好了。”

这个绝对有可能,可是……

“还有另一种可能,那就是龙魄医好了他的双腿,而他不想让消息走漏出来。”皇上阴沉着脸,说出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,秦太医咚的一声跪下,连请罪都不敢。

大殿内,落针可闻,秦太医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皇上揉了揉太阳穴,见秦太医匍匐在地,皱眉道:“秦爱卿……”

“起来”二字还未说出口,殿下就响起一阵尖锐的叫声,“皇上,皇上,安王殿下不好了。安王殿下吐血了,贵妃娘娘,贵妃娘娘求您快去看看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