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关心,正室的气度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胸前的肋骨,与肩骨都摔断了,双手几乎使不上力,左手勉强能移动一二,此时的她等于同废人。

被侍卫抬出天牢后,只能躺在那里,任由下人给她换衣服,而每一次抬手、移动对林初九来说,都是一种伤害,可是……

林初九忍了,而且她必须忍!

甚至为了不让林相看出什么来,林初九疼狠只能紧咬牙关,根本不敢咬自己的嘴唇,就怕嘴唇鲜血淋漓的不能见人。

下人并不懂医理,哪怕她们再怎么小心,也免不了会弄伤林初九。林初九好不容易凝固了的伤口,再次裂开,渗出血了。

“奴婢该死,奴婢该死。”下人见状,忙跪下来请罪。

“无事。”林初九觉得自己的意识完全被抽离,身体越来越沉重,可脑子却越来越清醒。

林初九知道自己这种状况很危险,随时可能休克。可医者不自医,她现在什么也做不到了,只能祈祷自己能撑住,至少撑到林相回去。

“奴婢给王妃再换一件衣服。”下人爬起来后,忙去衣柜取衣服,却再被林初九拦住,“给我,盖上被子。”这样就看不到血迹了。

下人有心劝说,可林初九心意已决,下人只能照办。

略略收拾干净,让林初九能见人后,下人便退了出去,去请林相来。

曹管家一路陪着林初九,路上曹管家已经解释了,王爷和王妃起了争执,王妃受了伤,情况不是很好,此时正在房内养伤

林相是奉皇命,私下来探查萧天耀的情况,听到林初九真得受了伤,心神一跳,一路忧心忡忡,进屋便道:“九儿,你怎么样了?为父来晚了,为父来晚了。”

走到林初九的床边,看着脸色潮红的林初九,林相眼眶一红,在林初九床边坐下,“九儿,你受委屈了。别怕,爹爹在这,爹爹为你做主。”

林相边说边查看林初九的脸色,见林初九一脸病态,知道林初九不是做假,心里隐约察觉萧王府可能出事了,只是他查不到,而他的便宜女儿?

林相眼中闪过一抹冷笑,他早就不指望他这便宜女儿了。

“爹?”林初九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不过片刻,烧糊涂了的林初九却有些神志不清,喃喃道为:“我是在做梦吗?我居然梦到有人为我出头?这怎么可能,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为我出过头。”

这是林初九最真实反应,可林相却以为林初九这是故意嘲讽他,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刹那的僵硬,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责任的道:“初九,你这孩子怎么了,莫不是烧傻了?”

林相看到林初九垂于身侧的手,为表示自己对林初九的担忧,便伸手将其握住,却不想……

这一动,却拉扯到林初九的伤口。

“唔……”林初九痛得咬唇,却无力挣扎。

“初九,你怎么了?”林初九的表情不似做假,林相是真得担心了。

“父亲,我没事。”剧烈的疼痛,让林初九有片刻的清醒,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,强扯出一抹笑,无视身上的巨痛,问道:“父亲,你怎么琮了?”

“你这孩子,为父不是担心你嘛。回来后一个消息也不传回去,为父担心你的身体,一下早朝就来看你,没想到你居然病得这么严重,为父今天要是不来,怕是不知你一个人在这里受苦了。”林相加重力道,以显示对林初九重视,却不想此举对林初九来说,就是雪上加霜。

“啊……”林初九忍不住,痛叫出声,林相忙道:“初九,你怎么了?可是受伤了3F告诉为父你伤在哪里,为父给你去请大夫。”

林相虽然很想知道,林初九到底出了什么事,可只敢握住林初九的手,并不敢掀她的被子。即使是父女,也要注意分寸。

“旧,旧疾而已。父亲不要担心。”林初九试着抽回自己的手,可林相却握得死紧,而她根本不敢用力,只能忍了。

“父亲,不要担心我。萧王府有墨神医在,我不会有事。”至少现在死不少,出了大牢她总能找到办法,让自己活下来。

“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不担心,你看看萧王是怎么照顾你的,好好一个人病成这样,也没看到一个大夫过来,萧王人在哪里,我去找他理论。我的女儿可不是送来萧王府受气的。”林相松开林初九的手,起身欲走。

林初九知道要让林相走了,萧天耀指不定怎么怀疑她。她不在乎萧天耀怀疑她,可她怕自己的日子更难过,受了伤的她,需要人照顾。

林初九顾不得手伤,忙拽住了林相的衣摆,“父亲别去,女儿为病倒,全都是因为自己,是我有错在先,与王爷无关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林相脚步一顿,转身问道。

要打上门,也得理直气壮才行,要是理亏的是林初九,林相还真不敢贸动。萧天耀毕竟是亲王。

“王爷要纳侧妃,我不高兴……”林初九故意说得含糊不清,语焉不详,让林相自己去想象。

“纳侧妃?纳谁为侧妃?”林相再次坐下,不提去打萧天耀理论的事。

男人纳妾天经地义,就是靠到皇上面前,也不会说萧天耀因此有错。

“墨,墨姑娘。”林初九垂眸,看上去像是失魂落魄。

林相眉头一皱,训道:“不过是纳个侧妃罢了,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事。你是正室要有正室的气度,为一个小妾与王爷闹翻,实在不值当。”

“父亲……”林初九委屈地叫了一声,林相却当没有听到,继续道:“罢了,罢了,你终归是我女儿,你做错了事,为父总要为你收拾。为父这就去找王爷,代你向他赔罪。”

说罢,起身就往走,再不过问林初九的病情。

这一次林初九没有阻拦,凭她现在的情况,也实在拦不住林相。她已经做了她该做的,能做的一切,萧天耀还要不满意,她也只有认了。

林初九缓缓合上眼,被林相随意松开的左手,无力地垂在床缘,鲜血的血顺着手腕往下流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