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6清白,给我一个解释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116清白,给我一个解释

最后一箱书,如果林初九从中查不到什么,那么……

即使萧天耀相信她没有用,她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,根本无法服众,可就是这样,林初九脸上也不见丝毫慌乱。

林初九先是检查了一遍箱子里外,从箱底抽出一个隔层,众侍卫激动一把,一个个伸长脖子,想要看到里面有什么,结果里面只有一个普通的布袋子,而袋子里面什么也没有。

唉……有人叹气,说不出来的失望,林初九却不气馁,继续翻找。而看似普通的书箱,里面却有不少隔层,林初九从里面找到几张漂亮的书笺纸,上面写着萧天耀的名字,还有几首情诗。

看不出来,高冷的墨姑娘私底下居然这么大胆豪放。如果是以往,林初九说不定会笑一声,可现在她没有这个心情。

将箱子里的书一一拿了出来,林初九又在底下找到一个暗格,暗格里一根被折成两截的白玉发簪。

“这是……”林初九脸色微变,不自觉地看向梳妆台。

那里有一根完好的白玉发簪,和她那天检查的一模一样,可惜她手边没有精密的仪器,无法确定哪根发簪是她检查过的。

至于暗格里这根断了的白玉发簪?

林初九也细细检查了一遍,发现这要簪子也和她检查的一模一样,只是医生系统没有从上面检查出任何有害特质。

林初九拿出白玉发簪的那一瞬间,萧天耀就看到,瞳孔不自觉地收紧,心底为林初九松了口气。

就凭这两只簪子,也能证明墨玉儿不对劲,到时候就算不能洗刷林初九的嫌疑,也能让林初九的罪名小一些。

“有趣了。”林初九唇角逸出一抹冷笑,朝屋外的侍卫招了招手,那侍卫在萧天耀的同意下,默默地脱下鞋子走进来,“姑娘。”

“将这个拿给王爷,另外梳妆台上那支白玉发簪也拿过去。”这可是证据,缺一不可。

侍卫小心地捧着簪子,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,林初九继续查找,只是箱子再无其他的东西,只剩下几本书,而林初九连书也没有放过,一页一页的翻了起来。

这是一个非常耗费时间的工作,可萧天耀却没有催促半句,即使一个时辰就要到了,萧天耀也毫不在意,放任林初九慢悠悠的动作,因为……

光凭手上这两只白玉发簪,萧天耀就能让墨家父女哑口无言。要是不需要墨神医为他医双腿,他甚至能凭这两只发簪,关墨家父女一辈子。

时间悄然流逝,一个时辰很快就到了,林初九没有出来的意思,萧天耀也没有催促的意思,两人在某些方面有着无法言语的默契。

咚咚咚……院外传来脚步声,众侍卫面色一紧,不自觉地看向萧天耀。

这个声音,不用猜也知道,必是墨神医或者墨玉儿过来了。

脚步声由远极近,很快萧天耀就可以肯定,来人不仅有墨家父女还有流白。对于流白会出现在这里,萧天耀一点也不意外,美色误人,他不就一路为林初九大行方便之门吗?

林初九专心的翻着手中的书,并没有听到屋外的脚步声,她一页一页极其认真的翻着,直到……

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墨神医和墨玉儿进来了,看到院中的阵仗,墨玉儿脸色大变,墨神医亦是怒得大吼。

“萧王爷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墨神医气得不行,可心底却有些虚,生怕萧天耀手上掌握了什么,毕竟墨玉儿是真得做了手脚。

“你们……污辱人!”闺房被查,墨玉儿寒霜般的脸,瞬间通红,牙齿咬得咯咯作响。

屋外的动静并不小,林初九听到,她只是抬头看了一眼,便继续翻书……

注定成为死对头,她不需要给对方留面子。

“墨神医别急,这件事本王会给你一个解释。”萧天耀淡漠的开口,眼神扫向一旁的流白,眼中闪过一丝嘲讽,流白脸色微变,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口,默默地低头,后退一步,摆明自己的立场。

萧天耀微不可闻的哼一声,伸出握成拳的右手,手心朝上,缓缓打开,露出手中两根白玉发簪,墨神医脸色不变,墨玉儿却是瞬时惨白,身子僵住。

萧天耀冷冷的开口:“墨神医,墨姑娘,先解释一下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“萧王爷你什么意思?不相信老夫便不要请老夫来为你医治双腿,老夫并不缺你一个病人。”墨神医并不回答萧天耀的话,而是用萧天耀的腿伤来做威胁,可是……

这个威胁以前管用,现在却不行。

在得知墨神医有害自己的心后,萧天耀不可能再信任墨神医,而要墨神医心甘情愿医他的双腿,他有的是手段。

“并非本王不信你,可是事实摆在眼前。”萧天耀轻轻一弹,三根玉簪呈抛物线状态,稳稳地落到墨神医手里,墨神医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,只能愣在原地,任玉簪落到他手上,再滑落在地。

啪的一声,玉簪摔在泥土里,好在没有断。

“这两根簪子想必都是墨姑娘的,墨神医你用龙魄为本王医双腿时,墨姑娘就带着一根白玉发簪,不知墨姑娘当日带的是哪一根。”

最初的震惊与担忧过去后,墨玉儿很快又恢复冷静,“断了的那根,我有两根白玉发簪,是我爹送我的生辰礼物,王爷要不信可以去查。”

“墨姑娘你确定,你只有两根同样的发簪?”萧天耀微微后仰,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。

墨玉儿不知萧天耀的用意,本能的点头。

萧天耀却是冷笑一声,轻拍巴掌,“来人,将东西送上来。”

墨神医暗道不好,可已来不及阻止,眼睁睁地看着萧天耀身边的侍卫出去,又眼睁睁地看着它捧着一个盘子进来。

盘子上面盖了一层布,墨神医根本不看不到上面是什么。萧天耀没有让他久等,视线移向流白,“流白,掀开。”

“王,爷。”流白就像双脚生钉,一动不动。

“流白,这是最后一次机会。”萧天耀声音平淡,没有一丝起伏,可是……

流白知道,萧天耀怒了。

流白再不敢反抗,顶着巨大的压力,一步一步上前,在墨神医和墨玉儿的注视下,揭开盘子上面的黑布,清楚地看到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