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7陷害,到底是谁不要脸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白玉发簪!

和萧天耀手中的白玉发簪一模一样,甚至连细微处的划线也是分毫不差。

墨神医脸色微变,墨玉儿则是不可思议的摇头:“这,这怎么可能,这不是我的东西。”

萧天耀并不理会墨玉儿,而是看向流白,“你应该很清楚,这到度底是不是墨姑娘的东西。”

在萧天耀的威压下,流白根本没有办法躲避,艰难的点头:“这支发簪是神医您的爱徒陆元,从墨姑娘房中换出来的,我亲眼所见。”

墨神医脸色大变,当即将所有的错,推到陆元身上,“孽徒,居然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,老夫真是瞎了眼,才会收他为徒。王爷你且放心,我绝不会包庇他,任由你处置。”

“有墨神医这话,本王就不必担心他撑不住重刑。”萧天耀半点不怕墨神医知道,他已经陆元拿下,而墨神医即使觉得萧天耀做得过分,此时也不会提出来。

这件事,终究是他有错在先。

可墨神医不说,萧天耀却没打算就此放过他,继续说道:“这三支发簪,本王让人查过,除了墨姑娘梳妆台上那支完好的发簪外,其他两支都有问题,就不知哪支发簪是墨姑娘的。”

萧天耀就差直说,墨玉儿动了黑手,墨神医怒呵了:“荒唐,我女儿怎么会做这样的事,王爷不要被人骗了,我女儿一定是被人陷害的。”

“本王也担心被人骗,所以才在这里等墨神医来为本王解惑。”萧天耀神色不变,幽深的眸子落到墨玉儿身上。

墨玉儿确实是吓了一跳,当断簪出现时,甚至有一种遮羞布被人扯掉的羞耻感,可是……

她有墨神医为她做主,有墨神医为她争取时间,现在的她已经平静了下来。

“王爷,发簪上有什么我不知道,我的闺房于你们来讲,完全是可以随意进出的地方,你随便拿支簪子就来诬赖我,这就是萧王府的办事风格?”不能承认,打死也不能承认,“趁我们父女外出,带着一群人闯进我的院子,肆意查殷搜我的东西,王爷这般做法,与强盗有什么不同?”

墨玉儿越说气势越足,就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,流白目光闪烁,似乎想要说什么,可不等他开口味,萧天耀一个冷眼就扫了过去。

成功制住流白后,萧天耀这才道:“锦天院里里外外都有重兵监守,发现墨姑娘的房间出了问题后,本王第一时间让人请来重伤的王妃,墨姑娘放心,其他人没有进入你的闺房。”

“我要问的不是这些,而是你们凭什么趁我不在的时候,搜我的东西?”墨玉儿死咬着这一点不放,“如果我的房间真有问题,完全没有必要,特意让流白公子来引开我们父女,王爷开口要查,我又岂敢反抗。”

说到最后,已有堵气的成份在里面,寒霜般的脸,此时亦是憋得通红。“我们父女不在房内,王爷查到什么就是什么,王爷说我的东西有问题就是有问题,你们简直是欺人太甚!”

墨玉儿是被墨神医捧在手心长大的女子,从小到大也没有受过多少委屈,今日之事除了心虚外,自尊心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。

萧天耀并不理会她,只是看着墨神医,和聪明人打交道省事多了,他没有兴趣也没有精力,应付看似精明实则不知所谓的墨玉儿。

墨神医虽然生气、难堪,可却保有理智,“王爷,此事还有许多蹊跷,还请王爷仔细查清,还小女一个清白。”

“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。本王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可也不会放过一个要暗害本王的人。”

萧天耀话风不漏,墨神医完全无法,又气又怒。而此时,林初九正好看到最后一卷书,看她神情自若的样子,墨神医与黑玉儿都快呕死了。

“王爷,王妃本身就有最大的嫌疑,由她亲自去查,老夫实在无法放心,老夫请求与王妃一同去查。”墨神医就差没说,林初九会陷害墨玉儿了。

墨玉儿亦点头,“王爷,王妃当日言行怪异,而且她身上有伤,行事不便,还请王爷另派大夫检查。”

萧天耀轻轻点头,以示赞同:“本王也这么觉得,来人……去请吴大夫。”

至于墨神医的提议?

萧天耀只当没有听到。

可萧天耀刚开口,就听到林初九喊道:“是该去请吴大夫来,毕竟要墨神医亲自说出来,着实是残忍了一些。”

顺着声音看去,就见林初九捧着一本书,缓慢地往外挪,那步子看得让人着急。

墨玉儿心神不宁,提高音量道:“王妃,你一再污蔑我,是担心什么吗?王妃,你大可以放心,我醉心医术,绝不会与你争什么。”

墨玉儿暗指林初九是故意针对她,是不想她入府为侧妃。同时亦表明自己行事磊落

、光明正大,完全没有与林初九一争的心思,纯粹是林初九多心了。

可她忘记了,林初九刚刚查了她的房间,细致的,一寸也不放过搜查,自然也就不会漏掉那些诗句了。

林初九脚步一顿,轻笑道:“墨姑娘说谎可真是脸不红气不喘。要不是我的手伤了,我真想为墨姑娘鼓掌,真正是太精彩了。”

“你,什么意思?”墨玉儿被咽了一下,心底隐有不安。

“真要我说出来吗?”

“王妃有话就说,我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事。”墨玉儿的视线,一直落在林初九手上的书上,眉头紧锁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

“确实是不能见人,不然墨姑娘也不会将它们放在隔层,压在书底不敢让外人看到。”林初九很给面子的没有当场说破,可墨玉儿却是气白了脸,“你,你怎么可以翻看我的私人东西,你简直不要脸。”

林初九已经给墨玉儿留了脸面,可偏偏人家不理,林初九也不客气,冷笑道:“不要脸的谁?一个未出阁的大闺女却觊觎别人的丈夫,嘴上还要说得冠冕堂皇、大公无私,你确定你不是当了biao子还要立牌坊,你确定你要脸吗?”

此言一出,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。众侍卫齐刷刷地看向墨玉儿,其中又以流白的视线最直接,反倒是当事人之一萧天耀面无表情,好像听不懂一般。

墨玉儿脸通红,又急又怒,“你,你胡说八道什么?你陷害我,一定是你陷害我,王爷,她陷害我,你要为我做主。”

“我陷害你?亏你有脸面说出来,正好你爹在这里,就来你爹来查一查,到底是谁陷害谁。”林初九扬起手中的书,眼中一片冰冷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先恢复两更呀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