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9骄傲,别想嫁入萧王府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场的人哪个不是人精,墨玉儿的话足已证明一切,墨神医根本不知如何辩解就像林初九说得那样,这事由他亲口说出来,真得很残忍。

好在,吴大夫为人“厚道”,检查完后也不管墨神医的脸色有多难看,朝萧天耀拱手道:“王爷,书页上有极淡的噬龙草的痕迹。此药草没有什么效果,无味无害无毒,可与龙魄在一起却能致命。墨姑娘当日翻了此页,手上必然沾了噬龙草,只是太淡没有发现。”

“噬龙草?你胡主,我怎么会有噬龙草,你故意陷害我。”墨玉儿急着解释2C又像墨神医求证:“父亲,他们陷在我的对不对?你要为我做主。”

墨神医很想为她做主,可是……

“玉儿,书页上真得有噬龙草。”这是事实,就是墨神医也无力改变。

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。我怎么会用噬龙草害王爷,我是被人陷害的,王爷你要相信我。”墨玉儿失控的大喊,可除了墨神医外没有人理会她。

他们都清楚墨玉儿十有八九是被人利用的,可这又如何?

萧天耀确实是因为墨玉儿差点没命,她的无知不能成为脱罪的理由。

墨神医张了张嘴,却是什么也没有说,害萧天耀的是他的徒弟与女儿,而他们却冤枉了好人,他还能怎样?

吴大夫没有理会斯底里歇的墨玉儿,只是看了一眼墨神医,继续说道:“噬龙草碰上龙魄后极其霸道,只要时间够了,即使只有一点也能取王爷你的命。”

换言之,要不是林初九阻止及时,萧天耀就死了。

众人齐刷刷地看向林初九,却见林初九一脸淡然的道:“终于证明了我的清白。王爷,你说是吗?”

“嗯。”萧天耀只应了一声,并无多言,林初九不在乎的一笑,瞥了墨神医一眼。

墨神医一脸难堪,却不得不低下头,为墨玉儿求情,“王爷,玉儿她绝无害王爷之心,她是被人利用了,还请王妃娘娘明查。”

林初九轻笑一声,“墨神医你问错了人,差点被害死的人又不是我,你需要我明查什么?”

墨神医犹不死心,说道:“王妃,玉儿是无辜的。你应该很清楚被人误会的滋味,你忍心让玉儿和你一样,被人误会吗?”

这是道德绑架,可惜林初九并没有墨神医想得那样在乎好名声,林初九讥笑道:“墨神医说错了,本王妃从来没有害王爷,反倒是救王爷的功臣,哪来的误会一说。至于墨姑娘是不是无辜,恐怕只有她自己知晓了。”

墨玉儿身形一晃,似承受了巨大的打击,悲痛的道:“王妃,你怎么可以这么冷酷无情,你明明知道我是被人陷害的,你要眼睁睁地看着我蒙受不白之冤吗?”墨玉儿双眼泛红,眼角一滴泪珠滑落。

冰山美人垂泪,自是美得让人疼惜,可惜在场的人,一想到墨玉儿差点害死萧天耀,就对她没有半点怜惜之意,就连流白亦是别过头。

林初九轻笑道:“墨姑娘,你忘了你刚刚说得话吗?你说本王妃害怕你嫁入王府,抢走王爷的宠爱,这才设局陷害你。我的话和墨姑娘你一样,我害怕你嫁入王府,借恩情和所谓对王爷没有企图心的高义,设局陷害我这个王妃,好凭借救命恩人之女的身份成为王妃。所以,我不可能帮你。”

“我才不会这样做。”墨玉儿下额微抬,一脸骄傲。

林初九并不与她争辩,只道:“你会不会这么做与我无关,我只知道以德抱怨,何以抱德?墨姑娘也许能忘,我却忘不了药浴间你们父女是怎么逼我的,我身上这一身伤又是怎么来的。墨姑娘,你听着……不管我林初九是死是活,你都别想嫁入萧王府,别想嫁给萧王爷!”

“你,你凭什么决定王府的事。”墨玉儿脸色苍白,眼神不安。

“就凭我是林初九。我父亲是当朝左相,我舅舅是镇国公,我母亲与皇后是好友,我是皇上亲赐的萧王妃。我要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,你要拿什么和我比!”

这是林初九第一次表明自己的身份,拿自己的身份压人,而这个时候众人才想到,原来这个低调亲和的王妃,其实有着傲人的身份,王爷可以不将王妃看在眼里,但他们不能。

“你,你怎么可以拿身份压人。”墨玉儿气得脸颊通红,右手指向林初九,就像无理取闹的小孩。

“我拿身份压你又怎样,有本事你也去投个好胎,让皇上给你指婚。”林初九不认为,用身份压人有什么不对。

她不用身份压人,难不成要等墨玉儿拿身份压她?

“你不就是命好有皇上给你指婚。要不是皇上给你指婚,你以为你能嫁给萧王爷吗?你为以像萧王爷这样的英雄,能看上你吗?林初九,除去身份你什么也不是。”墨玉儿已气到失去理智,指着林初九大吼。

林初九半点不气,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恬淡,“我有这个出身足够了。有这个出身,萧王府爷是再厌恶我,再看不起我,我也能坐稳萧王妃的宝座。而你……就是再得萧王爷的心,最多也只能是个小妾,你拿什么和我斗?”

“你无耻。”墨玉儿气得大骂。

林初九笑着反讽,“比不上你下贱,自荐枕席也没有人要。”

林初九此言一出,全场皆静,侍卫们不由自主地看向林初九,眼中有狂热有崇拜,萧天耀亦抬眸看着她,可林初九却依旧没有任何表情,就好像……

今天的一切,与她无关,被冤枉的不是她;洗涮了冤屈,成了萧王府功臣的也不是她;傲气的阻止墨玉儿嫁入王府的人,也不是她。

这样的林初九,既陌生又熟悉。萧天耀眼中闪过一抹不安,皱眉道:“本王没有厌恶你,也没有看不起你。”

“这个不重要。”林初九不在意的开口,她已经不在乎这些了。

萧天耀的眉头皱得更紧,“你也怨本王?”药浴间逼林初九的人也有他。

愤怒,指责,骄傲,发怒,他都能接受,也做好安抚林初九的准备,可是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努力存上架的稿子,被小黑屋锁了,出不来,更晚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