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0攀咬,墨玉儿指使的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什么都没有!

林初九不喜不悲,半点情绪也不外露,只是轻轻的说道:“不怨。”你是我什么人,我为什么要怨恨你。

这话,林初九没有说出来,她只记在心里。

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萧天耀质问她时的语气,永远都不会忘记撞向浴桶时的痛,更不会忘记一个人孤立无援躺在大牢里时的绝望……

她不恨萧天耀,可也对萧天耀没有任何期待。她和萧天耀之间已回到大婚那一夜,她会谨记自己的身份和本分,不属于她的感情,她不争;而该属于她的地位与尊严,她也绝不让。

“真得不怨?”萧天耀不信,可林初九的眼神太平静,根本看不出情绪。

“没什么好怨的。”怨了也报复不回去,何必呢,她心里记得就好。

“口是心非。”萧天耀手指轻敲扶手,“不怨本王却怨墨神医和墨姑娘,你以为本王会信吗?”

林初九轻轻摇头,一脸诚恳的道:“我也不怨神医和墨姑娘。”

“是吗?”萧天耀扬了扬眉,一脸怀疑。

林初九不屑的道:“他们是什么人也值得我怨?我不怨他们,我只是看他们不顺眼。怎么?王爷有意见?”

林初九一脸傲然,即使是目中无人,也让人觉得理所当然,墨玉儿想要说什么,却被墨神医制止了。

墨神医很清楚,此时的局面对他们父女极度不利。他们现在什么也不能做,只能等,等……

萧天耀处理好此事。

墨神医自信,只要萧天耀的双腿一天没有医好,萧天耀就不敢怠慢他们父女二人。至于噬龙草的事?

墨神医倒是没有那么担心,毕竟玉儿也是被人利用的,就算要罚也不会罚得太重。

墨神医在想什么,林初九大至能猜到。许多事是不可能当面解决的,林初九也没有傻得要萧天耀现在就给她一个公道,轻咳一声,说道:“事情已经说清楚,我可以回去了吗?”她快撑不住了,胸口处的伤,疼得她抽气,她觉得自己随时都会倒下去。

萧天耀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怔怔地看着她,好半天后才轻叹了口气,“可以。来人,送王妃回去。”

“不……”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就见林初九身子一晃,一头栽了下去。

“用……”终究还是没有撑住,真丢脸。

“该死。”萧天耀反应极快,轮松一滑便上前接住了林初九,“你怎么了?”

林初九软软的倒在萧天耀的怀里,双眼紧闭,没有一丝反应。

“吴大夫,过来!”萧天耀大喊,吴大夫已在身前,半蹲下来为林初九诊脉,“体力透肢,思虑过重。又发热了,伤口也裂开了。”

吴大夫指了指林初九衣襟前的血迹,不由地叹了口气。

身份尊贵的王妃,其实是一个苦命人。偌大的王府里,没有一个心腹可用之人,凡事都只能靠自己,受了这么重的伤,也得强撑着处理这些事。

“走。”萧天耀二话不说,抱起林初九,示意侍卫推他回去。

墨神医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,忙道:“王爷,老朽那里有极好的外伤药,先请王妃……”

“不用了。”萧天耀不等墨神医说完就打断了,抱着林初九头也不回的离去,侍卫紧随其后,流白落在最后,离去前看了墨玉儿一眼,那一眼很是复杂。

人全部散去,只余墨家父女,墨玉儿怔怔地看着萧天耀一行人离去的背影,喃喃的道:“爹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”明明前一秒,林初九还是害萧王爷的罪人,怎么一夜之间,就变了一个样。

“我也想知道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,你怎么会这么不小心,居然会被陆元利用?”墨神医看着桌上三根一模一样的白玉发簪,还有那一本摊开的书,一时间愁容满面。

他现在什么都不敢想,只想医好萧天耀的腿,然后平安地离开这里,他保证他再也不来东文。

“玉儿,嫁入萧王府的事你别再想了,为父办不到。”他再强也只是一个大夫,如果萧天耀不需要他,那么他就什么也不是,而他曾经救过的那些人,也不一定会为一个已死的他,去得罪东文的战神。

墨玉儿不敢置信地看向墨神医,“爹,你在说什么?王爷答应娶我的。”

“玉儿,别那么天真。”墨神医无力的叹气,他原本觉得自己的女儿很好,可和林初九一比,他才明白,他的女儿没有他想的那么优秀。

“爹,明明说好的事,怎么又要反悔了呢?”两行清泪滑落,墨玉儿咬唇道:“是林初九对不对?是因为她的话,所以我不可能嫁给王爷?”

“不,与林初九无关。”墨神医怜悯地看着墨玉儿,“没有林初九王爷也不会娶你。”

能被人利用一次,就能被人利用两次,墨神医不认为萧天耀会娶一个这么蠢的女人,给自己添麻烦。

“明明就是她,就是她不想我嫁入王府。爹,我恨她,我恨她。”墨玉儿根本听不进劝,丢下这话转身就跑。

“玉儿……”墨神医佝偻的身子,重重地叹了口气,想要追上去可最还是忍住了。

林初九会说出,永远不让墨玉儿嫁入萧王府的话,虽有自己的意思,可更多的是代萧天耀拒绝这门亲事,好让双方都有台阶下,可偏偏他的女儿到现在还不明白。

真得,很天真!

去而复返的流白,将这一幕尽收眼底,他什么也没有做,只是伸手出在虚空抓了一把,然后松开。

漠然的转身,每一步都走得异常坚定。

萧天耀将林初九送到自己隔壁的房间,吴大夫重新给林初九换了药,只是等到吴大夫开的药熬好了,林初九也没有醒过来。

吴大夫没有办法,只好让人给她灌药,只是一碗药有大半洒了出来。

吴大夫看的心疼,不止一次想开口,让萧天耀以口渡药,可看到萧天耀双眼紧闭,一脸淡漠的样子,又生生将这个念头压下,让人再去熬两碗。

三碗药灌下去,林初九全身都湿了,下人要给她换衣服,萧天耀没有坚持留下来,因为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