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1搬走,没有任何意义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流白跪在外面!

他在认错!

萧天耀的轮椅,停在林初九的房门前,居高临下的问道:“你是求本王,还是求王妃?”

“属下该死,属下求王妃原谅。”流白跪得笔直,并不畏惧认错。

“王妃不会生你的气。”因为林初九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,不曾在意又怎么会生气。

“属下明白。”所以他才会在林初九昏迷不醒时跪在外面,“王妃不醒来,属下不会起来。”

他……其实是在给自己认错,或者说求一个心安。

萧天耀并没有劝说,只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跪着。”也是时候给流白一个教训,不然他永远学不乖。

书房内,苏茶早已在等候,见到萧天耀进来,立刻上前道:“王爷,王妃还好吗?”明显,他是知道了消息。

“死不了。”这三个字从萧天耀嘴里说出来,并非刻薄而是事实,只是苏茶听着却觉得怪不是滋味,便多说了一句:“王爷,这次的事王妃受了天大的委屈,王爷还是哄哄王妃的好。”

“嗯。”萧天耀吝啬说更多,苏茶也不好纠缠此事,这毕竟是萧天耀的家事。苏茶转而问道:“王爷,墨神医与墨姑娘要如何处置?”

“先放着,等幕后之人出来。”拿一个墨神医出气,对萧天耀来说没有半点意思。

苏茶就知道是这样,只是这事真得不好办,苏茶叹了口气道:“陆元一口咬定此事是墨玉儿指使,陆元说墨玉儿身上还用了有迷幻效果的药粉,此药对你们三个接触龙魄的人无效,但对王妃有效。目的是为了踩死王妃,让你的腿永远好不了,这样你就会永远对她还好,永远离不开她。”

陆元这话虽然没有证据可也说得通,墨玉儿对萧天耀有没有情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只是……

“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。”不是萧天耀高看自己,而是他看不起墨玉儿,“凭墨玉儿的脑袋,想不出这么好的法子。”

苏茶亦是这么想,只是这件事要查出实质的证据,却不是容易的事。“不管怎么用刑,陆元都不肯说。”苏茶也很无奈。

“罢了,处理干净。”一心想要他死的人,就那么几个。

苏茶出去时,特意去看了一眼流白,看到他仍跪在那里,只是轻叹了口气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
流白是个硬汉子,他说要跪到林初九醒来,必然是不会食言,只是……

林初九这次伤上加伤,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来,流白也只能陪着她。

林初九刚醒来,曹管家就将流白跪在外面请罪的事告诉她。林初九听罢露出一抹虚弱的笑,“请流白大人起来。”至于原不原谅的话,林初九一句没有说。

流白虽说是给林初九请罪,可更多是做给萧天耀看,林初九一发话他便站了起来,拖着僵硬的双腿,一跛一跛的往外走。

刚出去,就看到在外面等他的苏茶,上前就给了苏茶一拳,“也不知道为我求情。”这一句,表明他们兄弟的感情,不会因此事而出现裂缝。

苏茶很高兴,抬手就还了他一拳,看似下手狠重,实则只是轻轻一碰,“你这小子也是得吃点苦头,不然你都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“以后不会了。”流白低下头,脸上的笑容僵住。

苏茶也说不出安慰的话,只是拍拍流白的肩膀道:“吃一垫,长一智。以后可千万要记住,女人不是好惹的,你惹谁也别惹那女人。”

流白应了一声,在苏茶的搀扶下回到自己的住处,等吴大夫来给他上药。期间,流白特意让人将消息漏给墨玉儿,他心里还有一丝丝期待,可是没有……

墨玉儿没有来看他,也没有给他送药,就好像他这个人不存在一样。

“终于可以死心了。”流白躺在床上,合上眼。

林初九证明了自己的清白,墨玉儿却牵扯了进去,即使萧天耀没有做出处罚,墨玉儿也自觉无脸见人,这几天一直躲在屋内不敢出来,倒让锦天院清静不少。

墨神医则无事人一般,每天都来为萧天耀诊治,萧天耀也没有拒绝,这让墨神医看到了希望。

萧天耀的双腿受了噬龙草的影响,双腿恢复起来特别慢,墨神医预计萧天耀的双腿要医好,还得需要两个月的时间。

萧天耀知晓后,轻点头道:“墨神医医术高超,本王相信你。”

这绝对是威胁,萧天耀的双腿要医不好,墨神医也不用活了。墨神医心里明白,背后冷汗淋漓,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,故作平静的应是。

林初九虽然伤得重,可却不是什么不治之症,五天后,林初九已经可起移动,而她能动后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让曹管家派人送她回自己的院子。

锦天院,她不呆。

曹管家脸色微变,劝说道:“王妃,吴大夫说你身上的伤需静养,不宜移动。更何况,王爷就在锦天院,王妃要出去了,日后要见王爷多有不便。”

锦天院现在外松内紧,林初九要是出去了,肯定不能再进来

“我的身体我很清楚,你只管让人安排,吴大夫不会说什么。至于王爷那里你也不用担心,我伤成这个样子,也无法照顾王爷,与其留在这里让王爷担心,不如出去静养。”理智告诉自己,不要怨恨萧天耀,可是感情上林初九做不到。

她现在看到萧天耀就烦,只想离这个男人远远的。

“可是……出了锦天院,吴大夫就不方便去给王妃换药,还请王妃三思。”曹管家并无夸大,萧天耀现在并不信墨神医,吴大夫一直在暗处看着,只是墨神医不知晓罢了。

“我自己就是大夫,我可以给自己换药。”她一旦下了决定,就容不得旁人阻止,见曹管家还要劝说,林初九不等他开口,便道:“曹管家你不必多说,你要不安排我自己也能走出去。”

锦天院的护卫,敢拦她却不敢伤她,而现在的她就如同豆腐一样,只要轻轻一碰就能倒。

“王妃,你非出去不可吗?”曹管家一脸为难,他此时真想噗通一声跪在林初九面前,求林初九别刁难他。

【作者题外话】:你们这群磨人的小妖精,就是不让人家存上架的稿吗?好虐心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