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4女人,真是麻烦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墨神医得不到萧天耀的保证,万般无奈下只得选择倒向皇上。不过离去前,墨神医还给萧天耀卖了一个好,或者说坑了林初九一把。

“王爷,按揉的手法和针灸的穴位,王妃娘娘都清楚。药浴的方子我会留下来,王爷坚持下去就算双腿无法行走,也能保证双腿血脉顺畅不会萎缩。”

如果墨神医只说这句还不算什么,最最让人不耻的是,他还补了一句:“王爷的腿被龙魄反噬,医治的过程不可中断,王爷这几天千万记得,要王妃给你多多按揉几次,于王爷你的双腿有利。”

明明知道林初九伤得不轻,还留下这样的话,这不是要逼死林初九吗?

满府上下都听到墨神医的话,如果萧天耀开口,林初九还能说不吗?

吴大夫和曹管家面面相觑,他们心里门清,知道墨神医这是要坑死林初九,可事关萧天耀双腿的康复,他们能说什么?

果然,一回到锦天院,萧天耀就叫人收拾东西,要搬去林初九住的院子。

林初九住的地方,不管是离锦天院还是离萧天耀住的地方都极远,一来一回要耗费不少时间,现在萧天耀住过去,其目的不言而喻。

“王爷,王妃伤得很重,这段时间用不了力,无法为王爷你按揉穴。”吴大人本着大夫的良心,顶着巨大的压力,劝说了一句。

不说林初九胸前几根断了的肋根,就说她错位的胳膊,就很要人命。依林初九现在的情况,别说按揉穴位,就是能起身都做不到。

“本王自有分寸。”萧天耀右手一抬,摆明不愿多说。

曹管家不敢违抗,只能闷不吭声指挥人搬东西,天一亮一行人就去了林初九的住处。

林初九知道后什么也没有说,最主要她说也没有用,这是萧王府,萧天耀要住哪里,还需要告诉她不成。

搬家的声响不小,可林初九却只当没有听到一样,房门紧闭不出来凑热闹,也不让人在跟前侍候。

府上的下人,此时都忙着给萧天耀清理住处,也没有人来管她,直到下午时分,萧天耀例行按摩的时间到了,吴大夫才找上门,小心翼翼的道:“王妃,王爷让我来问你穴位的事。”

吴大夫说这话时特别尴尬,他就不能理解了,王爷怎么就能,那么理直气壮的要求王妃默出穴位,王爷难道以为发生那样的事后,王妃会毫无芥蒂吗?

吴大夫已经做好被林初九冷嘲热讽的准备,可不想林初九连眼皮也没有抬,只道:“拿纸笔来。”

“啊?”吴大夫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后,说道:“王妃,你的手不能写字。”王妃真当自己是铁打的,不知道痛吗?

“你写。”林初九现在面对萧王府的人,不仅吝于微笑,也吝于言语,说完这句话后就不吭声。

吴大夫一脸莫名,好半天才想明白林初九说得是什么,忙出去拿纸笔。

“王妃,可以说了。”研好墨,吴大夫巴巴地看着林初九。

林初九虽不像以往那般和气,可也没有为难人,闭上眼,背了起来……

有几个穴位很偏,吴大夫不太确定是在什么位置,寻问了几句,林初九也极有耐心的解释,完全没有拿侨的意思。

吴大夫万分感慨,好长一段时间,见人就说林初九气度大,非常人能及,男子亦是不如。

萧天耀得知林初九配合的背出穴位,丝毫不意外,“她一向聪明。”整个府上只有林初九一人知晓,她不背出来又能如何?

吴大夫自己就是大夫,有了林初九背出来的穴位,给萧天耀按揉穴位的事就交给了他,只是……

吴大夫也不知自己是年纪大,还是技巧不对,每天按揉两次,吴大夫觉得自己就像是跑了八百里,累得不行,双手酸的直打抖,到了晚上连碗都端不起来。

“王妃娘娘给王爷按了那么久,居然半句苦也不叫,真正是让人佩服。”吴大夫不愿意承认自己做比不上一个女子,又坚持了几天,可是……

真得撑不下去了。

没有办法,吴大夫最后还是找来一个年轻力壮的学徒,将方法交给他后,让他每天给萧天耀按揉,对此萧天耀没有任何异议。

不是林初九,是谁又何妨。

转眼,墨神医进皇宫已有半个月,墨神医的医术自是不用说,虽说现在还没有查出安王的病因,可却成功的控制住安王的病情,安王这大半个月都没有发病。皇上对此万分满意,赏了墨神医不少东西,并且承诺只要墨神医医好安王,便给墨玉儿郡主之位。

皇上大方的举动,让墨神医心下稍安,心中暗想:有皇上保护,即使得罪了萧天耀也无妨。这么一想,墨神医对安王的病就更上心了。

经过半个月的调理,林初九的伤势已好了不少,这几天已经可以出来走走,只是林初九每次都挑萧天耀按揉和泡药浴的时间出来,两人明明住在同一个院子,住了大半个月却连一面也见不到。

林初九承认自己是故意的,她是人不可能没有脾气,她无力反抗只能消极应对。萧天耀也知道林初九是故意的,可是……

他也不知如何是好。

林初九不声不响,他就是想要补偿也不知要从何处下手。再一次,萧天耀希望林初九能哭闹出来,将自己的委屈与不满说出来,将自己的要求一一摆出来,这样他才知道怎么做,可偏偏林初九一点也不配合。

“女人,真是麻烦。”无人时,萧天耀一个坐在书桌前发呆,左手撑着脑袋,眉头紧皱,像是被什么大事给烦住一样。

要是苏茶知道,萧天耀这副忧心忡忡的样子,即不是愁属下贪污的事,也不是愁学子污他名声一事,而是愁要如何哄林初九,一定会气笑。

现在,随便一件事,也比林初九高不高兴来得重要好不好!

可惜,这么私秘的事,哪怕是兄弟,萧天耀也不会吐露半句。

一个大男人,却连个小女人也搞不定,这实在是太丢人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