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7舍取,军功就在眼前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果不其然,皇上属意的人就是蒙时,当林相与右相将蒙时的名字一报出来,皇上立刻就点头:“蒙时很好。|ziyouge.com|”

至于具体指哪方面好,那就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了。

主帅人选就此敲定,当圣旨下达镇国公府时,全府上下都懵了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他们家国公爷要上战场?还是主帅?

呃……

他们家国公爷好像没有上过战场,而且他们家国公爷走得是文人名士的路线,根本不懂带兵打仗。

第一次上战场就是主帅,真得没事吗?

至于为什么以军功起家的镇国公府,嫡长子却走文人路线,这事就简单了。

当年,老国公手握重兵,在军中威望甚高,被先皇忌惮。前任国公爷也就是林初九外祖父,为了保住全家老小的性命,借机交了兵权。

可这还不够,为了彻底打消老皇帝的怀疑,老国公打小就不教三个儿子兵法,只将他们教养成文人,不求他们有出息,只求他们保住性命。

除了三个儿子外,两个嫡亲的女儿也没有嫁入皇亲宗室,嫡长女也就是林初九的母亲,当年本是要远嫁,不过后来出了一点意外,便挑上中了状元的寒门子弟,也就是现在的林相。

至于嫡次女,老国公也为她挑了一个寒门探花,只是还没来得及说,嫡长女就死了,而嫡次女则闹着要嫁给林相当续弦,也算是没有嫁入高门。

当年的镇国公府权势中天,可老国公急流勇退,虽失了权利却保住了一家老小和百年富贵。

要知道,当年与镇国公府权势相当的几户人家,后来都犯了事,没有一家保住了。

为了取信先皇,老国公对三个儿子的教导绝对是表里如一,就算他们原本有打仗的天赋,可消磨了几十年,再好的天赋也荒废了。

所以镇国公府上上下下都想不明白,皇上怎么会挑他们家大老爷领兵,确定皇上没有弄错吗?

别说旁人想不明白,就是蒙时自己也不想明白,捧着圣旨,蒙时傻愣在当场,完全不知面前的太监说了什么,他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,完全无法思考。

宣旨的太监走了,众人折回大厅。蒙时也随着众人往里走,可他此时就像是做梦一样,一点也不真实,整个人都是飘的,就好像踩在云端,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的……

蒙时还没有缓过神来,大夫人就一脸欢喜的大喊:“苍天有眼,皇上终于重用老爷了,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。娘、老爷,你们看我们是不是要开祠堂,把这个好消息禀报给列祖列宗知晓,他们泉下有知定会为老爷高兴。”

镇国公只觉得面前一切都是模糊的,根本不知大夫人说了什么,当然不会回答大夫人的话。

蒙老夫人则是一脸冷笑,看也不看大夫人,视线落到一脸喜色的蒙家二爷与三爷身上,“老二,老三,你们也这么想?”

蒙家三个儿子都是老夫人所出,一母同胞的嫡亲兄弟,虽然平时也有矛盾,可与家族荣辱有关的大事,蒙家三个儿子一定会团结在一起。

见自家大哥被皇帝重用,蒙二爷与蒙三爷当然高兴,恨不得立刻就去祠堂,将这个好消息说给死去的父亲听,可是……

看到蒙老夫人严厉的脸,蒙二爷与蒙三爷立刻打消这个念头,小心地问道:“母亲,你不为大哥高兴吗?”

“高兴?这事有什么值得高兴的?”蒙老夫人有时候也很后悔,没有把三个儿子都得精明一些,以至于被皇上利用了,还傻傻的感恩戴德。

“母亲,你是说大哥这宗差事不好办?”蒙二爷和蒙三爷心里一突,一个个如临大敌,一直处在混沌状态的镇国公蒙时,此时也清醒过来,听到这话,眉头微皱,眼巴巴地看向老夫人:“母亲,这宗差事背后是不是有隐情?”

蒙家三个儿子有种种不好,可有一点好,那就是很孝顺蒙老夫人,也听蒙老夫人的话。

要不是这样,蒙老夫人也不敢在萧天耀面前说,整个镇国公府会成为林初九后盾的话。

蒙老夫人知道自己三个儿子不是笨人,只是被养得太简单,许多事看不透彻,需要人点醒。

轻轻叹了口气,蒙老夫人说道:“老大,你之前从来没有领过实职,更没有上过战场。皇上突然点你为主帅,让你带着五十万兵马抵抗北历的大军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当然奇怪了,全家上下没有哪个不奇怪,可同时也很骄傲,因为他们家老爷第一出征,就是做主帅,简直是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

听老夫人这么一说,蒙时心中那点儿小骄傲立刻熄了,颇为郁闷的道:“儿子就是觉得奇怪,这才不敢相信圣旨是真的。儿子从小就没有学习兵法谋略,连父亲百分之一都不如,哪里担得起这般重任。”

这是大实话,蒙时在高兴自己被皇上重用的同时,又觉得压力极大。

领着五十万大军出征确实是风光,可五十万条人命,还有边境数十万百姓的命全部压在他身上,这担子太重,他背不起呀!

“你能这么想,母亲就放心了。”蒙老夫人长松了口气,她还真得怕蒙时一激动,执意要领兵出征。

毕竟,没有多少人,能经得起这样的诱惑。

“这么说,大哥这宗差事不能接了?”蒙二爷理出了头绪,也就高兴不起来了。

蒙三爷还有点不舍,嘟囔道:“圣旨都下了,哪能由你说了算。”

大夫人心里着急,生怕蒙时错过大好的机会,以后别说没有机会掌握实权,说不定还会失了帝心,忙跟着劝说:“小叔子说得没有错,皇上连圣旨都下了,哪里能容老爷你不领这差事。再说了,连皇上都相信老爷,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?虎父无犬子,老爷是老太爷的儿子,老太爷当年威镇四国,老爷怎么可能差得了。”

大夫人越说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,可还不等她高兴,就听到蒙老夫人怒呵:“老大媳妇,闭嘴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