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6期待,手术开始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四国,想要弄死萧天耀的人不知多少,东文和天藏阁甚至出动过武神对萧天耀出手,可同样没有得手,由此可见萧天耀这个人有多么可怕!

“真想弄死萧天耀。(ziyouge.com)”林初九现在也是想要弄死萧天耀的一员。

林初九之前借了吴大夫做助手,为了让吴大夫在手术时能帮上忙,林初九这两天一直在给吴大夫特训,好让吴大夫在手术时,不会手忙脚乱。

医理这种事,一通百通,吴大夫本身就是大夫,林初九只简单的说了一下手术的原理,吴大夫就明白了。说到手术刀型号与用途时,吴大夫也记得很快,林初九本以为教学很快就会结束,可是……

萧天耀不知哪根神经抽了,居然跟来和吴大夫一起学。

如果萧天耀安安分分的听着,或者天赋高一点就通,林初九也就忍了。左右教一个是教,教两个也是教,可偏偏萧天耀不仅不安分,医学天赋还极差,一个简单的问题,林初九解释了几遍萧天耀才能勉强听懂。

好不容易让萧天耀懂了,林初九本以为自己能轻松点,可萧天耀的问题又来了。

“血型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本王的身体,怎么可以用其了人的血,本王不接受旁人的血。”

“不能凭血是否能在清水中相溶来判断父子关系,那样怎样做才能判断父子关系?”

“移植又是什么?真得能将别人的腿,接到另一个身上?”

……

诸如此类的问题不知凡几,林初九也搞不明白,她什么时候说了血型、亲子鉴定、移植的事。总之,为了给萧天耀解疑,林初九越说越多,说到最后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,又暴露了多少。

“老天爷呀,求你让这个男人闭嘴吧,我快疯了。”林初九真得快疯了,她就没有见过哪个男人像萧天耀这样,成天问个不停,还不能敷衍了事。

好在,林初九痛苦也就是这么两天的事,手术室一建好,林初九就暂时解脱了。

是的,暂时!

林初九可以预见,当她给萧天耀做复健时,萧天耀会有多少问题。

“真得好想直接将萧天耀弄死在手术台上,我真得受不了了。”林初九说这话时,丝毫不避讳外人,当着翡翠四人的面就说了出来。

翡翠四人面面相觑,她们就不明白了,王妃明明知道她们是王爷派来监视她的人,怎么还敢在她们面前说这样的话,就不怕她们把这句话告诉给王爷听吗?

林初九怕吗?

林初九一点也不怕,她就是故意,她就是要借翡翠四人的嘴,将这话说给萧天耀听,然后让萧天耀闭嘴,别再问东问西。

她又不是萧天耀的老师,凭什么给萧天耀解疑答惑。

如林初九所愿,萧天耀听到了她的话,可却没有像林初九所想的那样,因这句话就不再问东问西。

用萧天耀的话说,林初九敢当众说出弄死他的死,就表示林初九绝对不敢下手。

在曹管家的亲自监督下,萧王府的工匠花了两天两夜的时间,就将林初九要的手术室建好了。

手术室分里外两间,里间做手术台用,外间只用来更换衣服和进出消毒。

虽然,现在的工艺远远达不到林初九的要求。可同样,这个时代细菌、病毒一类的东西也少,基础消毒就可以了。

林初九亲自去看了一遍,发现没有什么要改的,让曹管家用醋擦一遍,再用艾草曛曛屋子,晾一天再用。

这个年代,不存在什么化学药剂,刚建好的屋子,只要木头的湿气不重,都可以立刻入住。更不用提曹管家为了盖好这个屋子,用得都是上好的金丝楠木。

金丝楠木耐腐、防虫,木性稳定,不翘不裂,经久耐用;性温和、冬暖夏凉,香气清新宜人。最重要的是金丝楠木只有皇家才有资格用。皇上的龙椅、龙床还有平时用的书桌,全是用金丝楠木打的。

当然,萧天耀的用具也全是上好的金丝楠木,而且萧王府还有不少存货,要不是这东西很多,曹管家也舍不得用金丝楠木建房子。

好在屋子不大,用料也算不太多,不然曹管家指不定就要心疼死。要知道,这屋子,王爷这辈子估计只会用一次,以后就是荒废的命。

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全了,助手也调教好了,可以开始手术了!

一大早,林初九就去找萧天耀,先为他做了一个全身检查,确定没有问题就请萧天耀去刚建好的小木屋。

吴大夫早已在等候,见到萧天耀和林初九过来,吴大夫忙上前行礼,“王爷,王妃。”

“东西都检查了吗?”林初九昨天晚上,就将要用的器具与药剂放进去了,这个时候只要人到就行。

“检查了,没有问题。”吴大夫再三保证,林初九点了点头,推着萧天耀往里走。

到了外间,林初九并不急着进去,而是先去洗手、换衣服。

外间地方不大,换衣服的地方只能用帘子隔起来,吴大夫见状忙退了出去,至于萧天耀?

他和林初九是夫妻,需要避吗?

林初九早就习惯了医院高效率,换衣服的速度很快,萧天耀一个闪神间,就见林初九从头到脚都换了个样。

看不出什么面料的蓝色上衣与外套。头发也用相同颜色的布包了起来,一张小脸被口罩挡住大半,只露出一双黑亮亮的眼睛,双手带了一双透明的手套,看上去有点大。

萧天耀上下打量一眼,皱眉道:“很奇怪。”

“方便做事就好。”林初九的打扮,放在现代医院没有什么,可在东文的确实是怪异,不过林初九并不打算妥协。

手术台是医生的战场,手术服则是医生的战袍了,要上战场当然要穿上战袍。

干净利落又贴身的长裤长衣,自然比宽松飘逸的裙装要方便,萧天耀见着确实如林初九所说的那样方便,也就没有多说,点了点头,示意林初九可以推他进去了。

他,其实对今天的医治过程很好奇,尤其是看到被林初九切开、放血的兔子第二天无事一般醒来,萧天耀就越发的期待今天的医治,可惜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