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8手术,有事我担着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剪到哪个部位?

这倒真是一个问题。-www.ZiYouGe.com-

能让萧天耀接受,又让她觉得可以的部位,可不好找。

林初九停下手下的活,走到萧天耀的身边,先是在膝盖上比划了一下,“好像还不够。”又往上,落到大腿根部,“似乎太短了,估计王爷不能接受。”

这是……把王爷当死人吗?

吴大夫握剪刀的手一抖,一脸崇拜的看着林初九:王妃不怕王爷醒来后,找她算账吗?

“这里好了。”林初九比划了两下,终于确定了位置。

离大腿根部半个巴掌的距离,不会露出不该露的东西,也不会妨碍她做事,只是……

“会不会太短了?”吴大夫拿着剪刀却不敢下手。

剪的人是他,到时候王爷醒来,舍不得责怪王妃,会不会把错全记他身上呀?他可不想背黑锅呀!

“再长就没有办法做事了,王爷大腿和小腿都有血块,都要动刀子。”真以为给萧天耀动手术,和切小兔子的腿一样简单?

真要有这么简单,医学十几年不是白念了。

“明白了。”涉及到专业短识,吴大夫只有屈服的份。

见林初九转身走了,吴大夫忙双手合十,朝萧天耀鞠躬,嘴里念念有词。

林初九扭头看到这一幕,不由得哆嗦了一下:她怎么看,都觉得吴大夫这是准备把萧天耀解剖的节奏。

吴大夫可真有胆,她也想把萧天耀解剖了,可真心……没那个肥胆。

咔嚓……咔嚓。吴大夫三两下就把萧天耀的裤子剪了,正好比着林初九画的线,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。

“王妃,你看可了吗?”吴大夫一脸紧张,就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孩。

林初九扭头看了一眼:“可以了,把王爷腿上的腿毛剃了。”说完就将剃毛刀递给吴大夫,并且教他怎么用。

本来,这事在进手术室前就要做好,可是……

林初九真不敢保证,萧天耀会同意。所以,她只好先斩后奏。

“王,王妃,真得要剃王爷的腿毛3F”吴大夫捏着剃毛刀,快哭了。

王爷醒来后,他一定会死得很惨,一定会!

“你连王爷的裤子都剪,剃个腿毛怎么了?”林初九说得云淡风轻,可吴大夫知道这是威胁,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呀!

“王妃,明明是你让我剪的。”怎么可以有把责任全部推到他身上,他真得……好无辜呀。

林初九一脸严肃的点头:“是这样没有错,可具体操作的人是你。你以为王爷不会放过我,又能放过你吗?”

“王妃,我这是上了贼船吗?”吴大夫明白了,他现在只能乖乖听话,紧抱林初九的大腿,不然左右不讨好,他真得只能撞墙了。

“不是,我们这是为王爷好。”林初九一本正经,说得还真像那么一回事,“你想想,依王爷的性子,要是知道我们要做这些,他会同意吗?”

“不会。”想也不要想。王爷这个人骄傲得紧,怎么会容许自己昏迷不醒的,躺在那里任人宰割。

“这不就是了。我们要给王爷医治,就必须做这些。可王爷又不同意,不肯配合怎么办?为了王爷的身体着想,我们只能用一些特殊办法。”林初九拍了拍吴大夫肩膀,安慰道:“特事特办,我想王爷能理解的。而且,就算有什么事,也有我在前面顶着,怪不到你头上。”才怪!

有了林初九这话,吴大夫是彻底安心了,再不纠结,林初九叫递毛就递毛,叫给萧天耀脱衣服就脱衣服,左右出了事,有林初九在前面顶着。

助手如此配合,林初九也省事多了,很快就准备好了手术器具,“吴大夫,准备好了吗?”隔着口罩,声音有些含糊,可吴大夫却听出林初九语气中的郑重与凝重,用力点头:“准备好了。”

“好,我们开始。”每一场手术,都伴随着极大的风险,必须慎重对待。

林初九站在手术台旁,深深地吸了口气了:这不是林初九第一次主刀,也不是她人生中最大的一场手术,可却是最艰难的一场,因为……

这里,没有她熟悉的助理团队。

这里,没有她熟悉的急救仪器。

灾里,没有可以给她建议的同伴。

在这里,她只能靠自己,她不能失败。

睁开眼,眼眸一片了清明,林初九在萧天耀腿上画出手术线,接过吴大夫递来的刀子,切开……

前面的步骤吴大夫都见过,和给小兔子动刀子的方法一样,只是萧天耀腿上的伤口更深、更长罢了,可到了后面吴大夫却是看不懂了。

只见林初九手上拿着似镊子又似刀子的东西,也不知在伤口处寻什么,只看到她的手速极快,额头上汗珠不断的爆出来,明明没有做什么力气活,可却是一副累狠了的模样。

“擦汗”林初九的声音,拉回了神游的吴大夫,吴大夫一个机灵,立刻拿起手术台上的白布,将林初九额头上的汗珠擦掉。

还来不及放回去,就听到林初九道:“止血钳。”

“来了。”止血钳递到林初九手里,同时将她手上镊子取回来。

接下来的时间,吴大夫完全没有时间多想,林初九几乎每隔两秒,就要新的工具,吴大夫虽然熟悉了各种手术工具,可真正在手术台上,还是不免有些手忙脚乱,跟不上林初九的步调。

错了两次后,吴大夫越发的紧张,可林初九却没有减缓速度的意思,她甚至越来越快,手术的动作快到吴大夫也看不清。

看着林初九双手飞快的移动,吴大夫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:王妃是妙手空空的传人吧?

妙手空空是小偷,据说手速极快,能从热油里抓铜钱而不伤手。

好在,吴大夫适应了这种节奏后,就没有再犯错了,与林初九配合得也极为默契,可不等吴大夫享受这种默契,林初九就放下手术刀,深吸了口气,“可以了,将血块引导出来就好了。”

还不等吴大夫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,就见林初九将一截导管插入切口处,然后就见凝成块的黑血块往外流。

这么神奇?

吴大夫嘴巴大张,好半天都合不拢嘴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