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9清醒,原谅这一回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没有给吴大夫太多时间,消化他看到的东西,转而拿起笔,在萧天耀小腿内侧划了一道线,而这道线就是手术切口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

“回神了。”林初九瞪了吴大夫一眼,吓得吴大夫忙收回眼神,再次进入到紧张又富有节奏的手术中……

四个时辰!

林初九足足在手术台上忙了四个时辰,才将萧天耀双腿处的血块与淤堵清理干净。而这个四个时辰中,林初九连口水都没有好,等到她将最后一处伤口缝合好,双手已经在打抖,身子也不稳的摇晃着。

“王妃,你没事吧?”吴大夫忙上前,扶住林初九。

事实上,他也累得不行,可到底比林初九好一些,他的工作量没有林初九那么大。

“没事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林初九扶着手术台站稳,声音很虚弱,一听就知累得不轻。

动手术是个力气活,更不提长达八小时的大手术只有她一个人完成,她没有累晕过去,已经算是极好了。

深吸了口气,缓过那阵疲劳后,林初九强打起精神,“吴大夫,你先出去安排王爷养伤的地方,我在这里陪着王爷。”

这明摆着就是要支开吴大夫,吴大夫也是聪明人,什么也没有问的就退了下去。

谁不会留两手呢,师门绝学当然不能轻易外传。王妃要是什么都教给他,那才叫奇怪。

吴大夫走后,屋内就只有林初九和萧天耀两人,林初九检查了一遍,确定萧天耀的麻醉没有这么快醒,立刻从医生系统里拿出葡萄粮、消炎药,给萧天耀挂水。

按说,手术时应该一直给萧天耀输血,可萧天耀早就说了,他不接受别人血,林初九也不敢冒险。

她一向懂得什么底线能打破,什么底线不能碰。给萧天耀输血这种事,她就不敢乱来,除非萧天耀失血过多有生命危险,不然……

她是不会给萧天耀输血的。

萧天耀的身体极好,哪怕在手术中失了不少血,也只是虚弱而已,稍后好好调养就成。而在术后恢复中,有擅长调理的中医大拿在,恢复起来会更快。

林初九调整了输液的速度,估摸着时间,将记时的沙漏放好,然后就靠在椅子上休息。

她的身体经过调养虽然好了不少,可仍旧比普通人虚弱。普通人都不一定能在手术台前站八小时,更不用提此时的她了。

靠在椅子上,林初九累得睁不开眼,很快就迷糊过去了。以至于没有看到,被她认定不会这以快醒来的萧天耀睁开了双眼!

不是林初九判断失误,也不是麻醉剂没有起效,而是萧天耀对毒药和迷药有一定的抵抗能力。

幸得林初九用得是麻醉剂,她要是给萧天耀用麻沸散,除非将剂量加重十倍以上,不然一点效果也没有。

萧天耀双眸精光闪现,根本没有刚醒来的迷茫,四处打量了一眼,看清四周的环境后,知道自己还在小木屋里,只是不知现在是什么时辰,自己又昏睡了多久。

移头,看到挂在床头的输液瓶,还有坐在椅子上累到睡着了的林初九,萧天耀眼中闪过一深思:林初九,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会有这么多秘密?

“也许,该找天藏阁查查林初九。”萧天耀在心里对自己说道。

滴答……滴答……看着透明瓶子里的水,顺着管子流入自己的体内,萧天耀沉默了许久,直到他确定无害后,这才合上眼。

罢了,既然林初九不想他知道,他就装作什么也不知好了。来日芳常,他早晚有一天会查清林初九所有的秘密!

闭上眼,听着林初九浅浅的呼吸声,萧天耀感觉一阵安心,哪怕身体一时半刻动不了,也不觉得有什么。

小木屋里,灯火通明,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,男人与女人一躺一坐,宁静而又温馨,直到“当”的一声脆响,打破这份安宁。

萧天耀顺着声音看过去,正好看到计时的沙漏落在一个铁盘里,这一声脆响就是沙漏与铁盘的撞击声。

“时间到了。”昏睡过去的林初九听到声音,立刻眼开眼。

双眼布满红血丝,没有刚睡醒的迷糊,只有说不清的疲累。只看一眼,萧天耀就知道林初九累得不轻,心中那点不满,在看到林初九凹陷的眸子后,立刻消散。

罢了,这次就放过她。

在林初九看过来前,萧天耀先一步闭上眼,装睡!

林初九看了一眼点滴瓶,发现还没有输完,便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胳膊,然后起身收拾手术室。

“人果然是被逼出来的,要是在此之前,有人告诉我,我一个人可以完成一台长达八个小时的手术,我一定会觉得他在说笑,可现在……我真得做到了!”

林初九一边收拾一边感慨,根本不顾忌萧天耀的存在,在林初九眼中,萧天耀这个时候还没有从麻醉中醒来呢。

林初九对己的专业还是非常自信的,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萧天耀这个妖孽,会提前从麻醉中醒来。

看到输液瓶的水输完,林初九拔了针,把吴大夫叫了进来,让吴大夫安排人送萧天耀回房,“吴大夫,王爷今晚是危险期,我会给王爷守夜,你把人送到房里后就去休息,明天早上来换我去休息。”

“王妃,你的身体吃得消吗?”吴大夫看着林初九苍白的脸色,心底隐有不安。

林初九的身体状况他是知道的,林初九本身就中了慢性毒药,身体比一般人还要差,再加重伤初愈,这身子骨就更差了。

林初九一顿,苦笑道:“今晚很关键,吃不消也要撑着,不然王爷要是出事了,你我都得陪葬。”

“唉……”吴大夫知道林初九说得是实情,也就不再劝说,“我这就送王爷回去,王妃你先去洗个澡吃点东西,可别王爷好了,你又累倒了。”

“放心,我自己就是大夫,还能照顾不好我自己。”林初九说得轻松,可吴大夫很清楚,这话完全是敷衍人。

医者不自医,大夫反倒是最容易过劳死的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