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1黑锅,我冤枉死了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屋内,只有躺在床上的萧天耀,看样子麻醉还未过,人还没有醒。(ziyouge.com)

“吴大夫,”林初九眉头微蹙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“王妃……”吴大夫快哭了,指着床上的萧天耀,不断地给林初九挤眉弄眼

林初九看到了,大约也猜到了,可是……

她不敢冲萧天耀发火,所以吴大夫只好自认倒霉了。

林初九此时也顾不得尊敬老人,冷着一张脸道:“吴大夫,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?王爷的伤口极深,而且此时极易感染,你将绷带拆带后,王爷有七成的可能,会因为外伤而发热,要是因此烧坏脑袋谁负责?就算不会烧坏脑袋,你也应该知道,要是伤口感染,王爷两腿条可能就废了。”

林初九并没有夸大其词,她说得全是实话。萧天耀这么乱来,伤口感染的可能性很高。而死于伤口感染和术后并发症的伤者,不知多少。

“我,我不是……”吴大夫委屈得要哭了,可偏偏他不敢解释。

王妃,你怎么就看不懂我的暗示?

“不是?不是要害王爷?我知道吴大夫你没有害王爷的心思,甚至觉得拆掉绷带能让王爷好得快一些,可是……”林初九一顿,转头看向躺在床下的萧天耀,“不懂装懂才是最害人的,自以为是才是最惹人讨厌的。你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,也不问一下知道的人,就擅自下决定,你知不知道这样做,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麻烦?”

吴大夫傻愣愣的站在原地,看着林初九的背影,再次擦了把汗。

他还以为,他要被王妃冤死,看样子王妃什么都知道。

想来也是,要是没有王爷的命令,他哪有胆拆王爷的绷带。

知道自己不会被冤死,吴大夫狠狠松了口气,怕林初九说得太过,会引王爷不高兴,吴大夫忙上前认错,保证自己再也不敢了。

林初九发泄一通,心里那把火也烧得差不多,再说这事也不是吴大夫的错,林初九也就不再纠缠,只让吴大夫去手术房拿她的药箱来。

萧天耀的伤,要重新包扎。

“我这就去。”吴大夫跑得飞快,出门时差点被门槛绊了一跤,好不容易站稳,又撞向梁柱,那一声巨响,林初九光听就觉得疼。

“吴大夫真是老当益壮。”站了八个小时,动作还是这么的敏捷,真正是叫人羡慕呀!

林初九摇头轻笑,可当她转头看到躺在床上,假装昏迷不醒的萧天耀,又笑不出来了。

这男人,真得……让人不知说什么好。

生气归生气,林初九可不敢真拿萧天耀的身体开玩笑。

林初九先给萧天耀量了体温,“发烧了,还好温度不高。”

轻叹了口气,林初九认命地掀开被子,看到萧天耀的刀口上沾上棉絮,林初九一点也不意外。

要是不沾到才奇怪呢。

“这么任性,跟个孩子似的。”林初九没好气的嘀咕了一声,实在气不过,又在萧天耀腿上戳了一下,抱怨道:“身体是你自己的,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吗?”

戳了半天,见萧天耀一点反应也没有,林初九一脸不解,“不会是真昏睡过去了吧?”

林初九搭上萧天耀的脉搏,片刻后,终于不得不承认,萧天耀是真得昏睡了过去。

“好吧,是我误会了你,还以为你之前是装睡。”不管萧天耀有没有听到,林初九都诚恳的道歉。

此时,正好响起敲门声,林初九忙起身去开门,以至于错过了萧天耀嘴角一闪而逝的笑意。

萧天耀确实是装昏睡,不过并不是为了逃避什么,而是……

林初九进来时,他确实是在闭目养神,听到林初九和吴大夫的对话,他是打算出声解释,可不等他开口,林初九就霹雳叭啦的抱怨了一大堆,听着好像他还真得有错。

刚动完手术,林初九累,萧天耀的精神也不会好大哪里去,他也不想与林初九计较,索性闭上眼睛装睡,免得醒来后大家都尴尬,却不想林初九居然还当真了。

这下,就是想醒也不能醒了。

好在,他也确实累了,安心睡一觉也没有什么。

萧天耀合上眼,放松身体,任自己沉沉地睡去……

敲门的人是吴大夫,给林初九送药箱来了,吴大夫不知里面的情况,直觉告诉他王爷不好惹,将药箱往林初九怀里一塞,人就跑了,“王妃,我明天一早来换你。”

林初九好笑地摇头,关上门,提着药箱往里走。

萧天耀的伤口上沾了脏东西,需要再次清洗,为了不让消毒水弄脏床单,林初九只得在萧天耀腿下铺一层防水垫。

对林初九来说,萧天耀是男人可也是病人。对病人,林初九没有那么多男女大防,小心地避开伤口,一手抱起萧天耀的腿,一手将防水垫铺好。

对林初九来说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可对萧天耀来说却是肌肤相亲,再亲密不过的接触。

嫩滑的小手覆在他的腿上,呵出来的热气洒在他的腿间……有那么一刹那,萧天耀的身子僵住了,似有一种不受控制的冲动袭上心头。

林初九,你害人不浅!

萧天耀咬牙切齿,恨不得将林初九推得远远的,可是……

不等他行动,林初九就松开了他,一瞬间让他的心空荡荡的。

好吧,与这种失落相比,他宁可受煎熬!

可是,没有机会了!

林初九已经在给他清理伤口,往伤口上抹药。

萧天耀若有所失,可骄傲如他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开口,让林初九靠近一点,再靠近一点……

闭上双眼,静静地平复自己的心情,享受这难得安宁和林初九细致的照顾。

萧天耀看不到林初九此时的神情,但却能想像出她认真的表情和轻柔的动作,棉团与伤口相碰,就像羽毛轻拂,不痛,只让人觉得痒痒的……

绷带从腿间缠绕,似乎没有了之前的束缚感,也没有之前那般让人无法忍受。

萧天耀想,让吴大夫拆掉绷带,果然是一个英明的决定,哪怕因此被林初九指桑骂槐的损了一顿,也不觉得有什么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