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5民心,皇上也不是万能的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流白的担忧不无道理。|ziyouge.com|

天藏阁从来不是一个讲信用的地方,如流白所想的那样,东文特使将消息给了流白,转身就去见了皇上,将萧天耀在天藏阁,买东文大臣和武将罪证的事,一一告诉了皇上。

天藏阁想要弄死萧天耀以洗涮耻辱,可又忌惮萧天耀的实力,稳当起见,借想见刀杀人。

东文皇帝当然明白天藏阁的意思,可那又如何?

天藏阁虽然有小心思,可确实是帮了他。

“替朕谢谢你们阁主,这个情朕承了。”天藏阁的消息来得太及时了,皇上完全有时间布局,让萧天耀拿着罪证,也无法在朝廷上捅出来。

“皇上言重了,这么多年来,皇上对我们天藏阁照顾有嘉,此事是我们该做的。”东文特使一笑,胖嘟嘟的脸挤成一团,说不出来的喜感,可却没有人敢笑他。

东文特使将来意表明,便不再久留,不过离去前还特意给了皇上一个暗示,那就是皇上要再次对萧天耀出手,他们天藏阁会无条件支持。

萧天耀得罪的人,真不是一般的多!

先发制人,皇上提前收到消息,当即就命密探监视与萧天耀交好的官员,同时监视各大御史,绝不让萧天耀有机会,将罪证送到朝廷上来。

萧天耀手上有罪证又如何,只要这些证据永远不暴光出来,那就是一堆废纸。

除此之外,皇上还让人给那些个官员透露消息,告诉他们萧王手上有他们的罪证,正准备弹劾他们。

大人物有大人物的方法,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手段,别看三五品的武将不显,可当他们全部凑在一起,为自己的性命和前途拼命时,那股力量也不容小视。

皇上一连串的命令下达下去,几乎将萧天耀的路全堵死,萧天耀手上拿着罪证,同样无路可走。

皇上的动静不小,即使刻意隐藏还是漏了出去,苏茶收到消息急忙赶到王府,行色匆匆,侍卫想要阻拦,可见苏茶一脸严肃,硬是没有人敢上前。

苏茶心里焦急,埋头往前走,压根没有发现侍卫的异常,于是……

他不幸撞到,林初九教训萧天耀的画面。

“王爷,你到底是多不爱惜自己的身子?早知道你压根就不把自己的双腿当回事,我也就不用费心了。”

“完全不配合,医了和没医有什么两样?”

“没有下一次了,下一次伤口要再裂开,我再也不会处理。”

林初九快气炸了!

她就是睡了一个上午,萧天耀腿上的伤就裂开了。

不是拆了绷带,而是整个伤口崩开,缝合线直接断在肉里,血肉一片。

最让林初九气愤的是,萧天耀压根不记得自己的伤口是什么时候崩开的,等她发现时,血都结了块。

萧天耀不怕痛,她现在是知道了,可萧天耀不怕疼,并不代表伤口崩开对他没有影响。

“墨神医是大夫,医治过程长达数个月,你都能全程配合。为什么就不尊重一下我呢?我也是大夫,你凭什么糟贱我的心血。”林初九险些将手上的药盘砸在地上。

萧天耀欺人太甚,根本就没有给大夫该有的尊重。

她真得很想将药盘一砸,说不医了,可是……不能!

她与萧天耀的约定里,是她医好萧天耀的腿。她必须完成交易,不然倒霉的一定还是她。

发泄过后,林初九抹掉脸上的泪,蹲在萧天耀身侧,将萧天耀血淋淋的伤口清理好,重新换药包扎,只是这一次没有再缝合。

起身,看着面无表情的萧天耀,林初九心头的口气蹭的一下就往上冒,于是……

就有了苏茶看到的那一幕。

这是苏茶第一次见到,有人敢指着萧天耀的鼻子骂,而萧天耀居然不生气。

一定是他进来的方式不对!

苏茶后退数步,再次上前……

这次果然对了!

林初九见到苏茶过来,立刻闭上了嘴,默默地收拾东西,从苏茶身侧走过……

“王妃。”苏茶叫了一句,却没有得到林初九的回应。

苏茶尴尬的站在原地,扭头看向萧天耀,却见萧天耀无事人一般,指着对面的位置道:“坐。”

苏茶坐下后,小心地问道:“王爷,你还好吧?”刚刚王妃好像骂得很凶。

“嗯。”平静的语调,足已昭示一切。

苏茶再次怀疑,自己刚刚是不是幻听了,王妃根本没有骂王爷?

只是,这种事苏茶根本不敢去求证,只能憋在心里,别提多难受了。

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,苏茶果断说起正事,“皇上应该是从天藏阁收到了消息,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将这些罪证递到朝上。”

至于送交官府?

官府的人是听皇上的还是听王爷的?

送上去,无疑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。

“不必送到朝上。”萧天耀一开始就没有想过,要用正常的渠道揭发那些官员的罪证。

正常的渠道全部掌控在皇上手里,他把罪证呈给皇上看,有意思吗?

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花百万两买来的罪证,总不能不用吧?

萧天耀右手食指轻轻敲打着扶手,漫不惊心的道:“将这些东西,印上千份。明天……本王就要看到。”

“你是要……”全城散播?

“没错,本王要全京城的百姓,明天都能看到这些罪证。”民意不可违,皇上也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。

皇上能堵他上折子的路,还能堵住天下百姓的嘴吗?

“这么做,会不会太大了?”苏茶已经可以想像,皇上会气成什么样。

“你怕了?”萧天耀眼眸轻抬,冰冷的眼神直视苏茶。

苏茶慌忙摇头:“没有。”他现在就是怕也没有用,他已经绑在萧天耀这条船上,船沉了,他也没有好下场。

“不怕……便好。”萧天耀收回视线,眼中的寒意却不减半分,明明是坐在轮椅上,可却给人坐在龙椅上的张狂与霸气。

苏茶不是第一次见这样的萧天耀,可每一次见到,苏茶都忍不住害怕。

这样的萧天耀如同战神下凡,周身的肃杀之气让人兴不起反抗的念头,让人不由自地匍匐在他脚下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