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6质问,记请你的主人是谁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夜之间,要印制千份以上的罪证,是一个非常浩大的工程。(www.ziyouge.com)苏茶和流白忙得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,萧天耀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

苏茶和流白只需要负责印制罪证,可萧天耀却要提前安排好一切,半点也出不得错。

这个时候,萧天耀别说好好休息,就是能正常休息也做不到。更别说有精力注意自己伤势,他连停下来好好吃顿饭都是难的。

林初九过来给萧天耀换药时,萧天耀在忙,见到林初九什么话也没有说,冷着一张脸坐在那里,任林初九替他换药。

林初九过来给萧天耀量体温时,萧天耀还是在忙,对林初九的话充耳不闻。

……

不管林初九什么时候过来,萧天耀都在忙,忙得连个眼神都没空给她。林初九刚开始还会生气,到后面就麻木了。

左右身体是萧天耀自己的,萧天耀不在乎她又何必在乎,她做好自己该做的就成了。反正,她是打死也不承认她心疼萧天耀了。

好吧,虽然嘴里骂得凶,心里委屈,可林初九确实是心疼萧天耀。因为她很清楚,萧天耀不是不想好好休息,实在是没有办法。

皇上逼得太紧了,萧天耀要是停下来,死的不仅仅是他一个!

临睡前,林初九尽职的来看一遍,发现萧天耀的伤口有些红肿,眉头紧皱,却没有说什么,而是转身找到吴大夫,交待吴大夫盯着。

“这不是为难我吗?王爷哪里会听我的话。”吴大夫哭丧着一张脸,死活不肯接下这苦差事。

“我该做的事都做了,晚上是吴大夫你照看的,王爷要是出了事,也找不到我头上。”林初九也不管,丢下这话就走了。

“我怎么就这么走运。”吴大夫心里那叫一个郁闷,可偏偏他又不能真得不管萧天耀。

吴大夫按林初九所说的症状,亲自给萧天耀煎好药,可他却不敢直接送进去,而是一直用小火温着,直到萧天耀难得喘了口气,吴大夫才端着药进去,小心翼翼的道:“王爷,王妃娘娘临走前,交待小人给王爷煎的药现在已经好了。”

说话间,默默地将药放到萧天耀面前,不待萧天耀开口,便恭敬的后退一步,等萧天耀示下。

萧天耀没有说话,而是看着那碗冒着热气的药发呆,好半天才道:“下去。”

吴大夫如临大赦,草草行了个礼,转身就走,出去前不忘把门带上。

热气渐散,药温热,正好入口。萧天耀端起手边的药,眼也不眨的一口喝尽,之后也不曾用茶水漱口,任由苦涩的味道在嘴间蔓延。

林初九嘴上说着不管萧天耀,可心里还是很担心他的伤,回到房内也是恍恍忽忽的,翡翠和珍珠叫了几句才反应过来,却没有听清两人说什么,只得敷衍的道:“哦,好,你们看着办。”

珍珠和翡翠一脸郁闷,不用想也知林初九,压根没有听到她们在说什么。两人无奈的对视一眼,乖觉的不再多说,只问林初九要不要现在沐浴。

“好。”她现在这个样子,好像也做不了别的事。

沐浴过后,林初九清醒了不少,这才记起珍珠和翡翠刚刚好像提了什么,主动问起。

“有几位夫人,给王妃发了帖子,邀请王妃您赏花。”翡翠和珍珠重复了一遍。

以前,这一类的帖子王爷都会直接打发,可这两天王爷实在太忙,曹管家便送到了林初九面前,由林初九来定夺。

林初九一向怕麻烦,想也不想就道:“不去,全推了。”

翡翠和珍珠一副早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。

不多时,珊瑚就捧了一杯热牛过来,待温度正好时,才递到林初九手边。

温热的牛奶顺着食道流入腹中,林初九感觉整个人都暖暖的,微蹙的眉头不由得放松,看上去心情颇佳。

珊瑚见状,状似不经意的道:“奴婢去厨房取牛奶时,看到曹管家通知厨房的人,让他们给王爷重新准备晚膳,说是之前的晚膳王爷忘了吃了。听曹管家的语气,王爷好像忙了一天,曹管家怕王爷的腿疼,可不知要如何照顾王爷,只能尽量盯着王爷将三餐吃了,免得王爷累坏了身子。”

珊瑚一边说话,一边看着林初九,万分期待林初九有点人反应,可是……

林初九就像没有听到一般,双手捧着杯子,小口小口的喝着,嘴角还染上一圈白晕。

珊瑚一脸郁闷,不死心的道:“曹管家说,真不能怪王爷不爱惜自个儿的身体。实在是局势太紧张,明里暗里不知有多双眼睛盯着我们萧王府。前几天给我们王府送菜的人,就在半途被人杀了,然后那一车菜都被人调了包,全部淬了毒,要不是厨房的人谨慎,指不定我们都出事了。”

珊瑚一边说一边看着林初九,发现林初九仍然无动于衷,心中不免着急,见林初九喝完了牛奶,正准备去漱口,珊瑚一冲动,挡在林初九面前。

“王妃娘娘,你,你要去看看王爷吗?王爷他今天还不知能不能睡。曹管家说王爷的伤口又渗了血,吴大夫要给王爷重新上药,可王爷一脚把吴大夫踢开了。吴大夫这伙也伤着了,王爷身边连个照看的人也没有,王妃娘娘,求你去看看王爷吧?”珊瑚一脸期盼,可更多的是不安。

也不知,她听曹管家的话,劝说王妃去看王爷,是对是错。

说了半天,还是要林初九去照顾萧天耀,还是要林初九先给萧天耀低头。

林初九脸上的表情倏的一冷,“王爷叫你来的?”

“不,不是。”珊瑚暗道不好,可话已说出口,她也收不回来。

“你的主子是曹管家?”

一句比一句犀利,珊瑚身子一晃,脸色发白,忙摇头,“不,不是,奴婢的主子是王妃。”

“错了,你的主子不是我。”林初九温柔的扶住珊瑚,珊瑚却颤抖的更厉害了,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“王妃娘娘,奴婢知错。”

翡翠、珍珠和玛瑙一见,也跟着跪了下来,不断地求饶。

她们没有想到,珊瑚不过是劝王妃去看王爷,王妃就能气成这样,一时间慌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林初九看也不看跪在地上的四人,冷冷的道:“记清你们的主子是谁,以后别弄混。”

说完,径直从四人身边走过……

这些人把她林初九当什么了?

凭什么不管对错,都要她先低头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