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7天道,恶行累累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天蒙蒙亮,京城里做生意的小摊小贩就推着木车出来,在街上占好位置,一一摆开。(www.ziyouge.com)

卖豆浆的、卖馄饨的、卖包子的、卖稀饭的……还有卖瓜果蔬菜的。不多时,就将宽敞的街道挤得满满当当。

当豆浆的热气、混沌的香气飘散出来,街上的人流也越来越多,落魄的书生、讨生活的汉子,家里条件尚可的人家……这个时候都会出来买份早食,买点瓜果蔬菜回去。

一切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,挎着篮子出来的妇人们,见到熟悉的人会打个招呼,看到新鲜水灵的瓜果,会挑三拣四的买两个,为一文钱、一根葱的讲价钱。

落魄的书生们,坐在油腻腻的桌上,高谈阔论,说着祖上的荣光。走南闯北的汉子聚在一起,说着自己一路上的见识,虽有夸大的成份在,可却让不少没有出过京城的人,大喊开了眼见。

叫卖声、谈论声、时不时还有孩童疯玩的声音和哭闹声……看上去杂乱无章,实则一切自有规律。京城的普通百姓,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每天都是如此,并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就在众人以为,今天也和以往每一天一样普通时,意外发生了……

“快,快看,好多纸,好多纸。”

不知是谁叫了一句,等到众人反应过来时,就看到一张张宣纸,像雪花似的从天空飘落,有好事者跳起来,伸手去抢……

纸可是一个好东西,这东西精贵着呢,一般人可买不起。上面写了字也没有关系,不能用来写,还能用来包东西不是,再不济还能当草纸用。

有人带头,跳起来抢的人就更多了,不过更多的是落在人头顶上,落在地上……

“上面有字,这是什么东西?”某个不识字的孩童,将纸拿倒了,歪着小脑袋,一脸认真。

“范举子,你快来看看,这上面写着什么。”某个小摊贩,拿了一张纸,恭敬的奉到一破落书生面前。

那书生一脸得意,见四周有不少人看着他,等着他念出来,脑袋一冲血,也不管上面是什么东西,张嘴就念道:“九门提督好幼女,在城外渺云庵圈养幼女无数。右相三年前失踪的小孙女,便被九门提督圈养在渺云庵,任意狎……狎”

落魄书生后知后觉,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,当即惊出一身冷汗,后面的内容再也念不下去,忙将手中的纸张丢弃,“我的娘呀,这是什么东西呀。”

随意丢了两个钱,权当早食的钱,落魄书生跑得飞快。

而围在他身边的人发现了不对,一个个白着脸,手上的纸就像是烫手山芋,忙得丢开。

“死小子,快,快丢了,我们快回去。”

“这可是杀人的事,快,快,家去。”

“这生意我不做了,送你了,我得回去了。”

……

无论是小贩,还是出来买东西妇人,一个个如临大敌,抱着自家孩子就跑,很快热闹的大街就冷清了下来,地上……散乱了一地的废纸。

同样的情况,在京城几条主要大街上都上演了一遍,除了大街上,各家酒楼、客栈也不例外。尤其是识字的人最多的书院,这些罪证地上随处可见……

朝中所有的大臣,无论什么派系,清早醒来,桌上必有一张写满了罪证的大纸,上面清清楚楚的写了几位官员犯下的罪,还有证据。

南安郡王用处子血练丹的道庙;九门提督关押幼女的渺云庵;镇远将军埋尸骨的葵园。

右相的儿子,与人争风吃醋,当街打死一书生,最后让下人顶罪;林相府上的管家,为了一块祖传玉佩灭人全家。

陈将军强占弟媳,纵容手下杀害无辜百姓;刘将军为了圈地,直接灭了一个村庄;周将军家财万贯,墙里都是金砖却哭穷。

万将军的手下为冒领军功,暗中害死武艺高强的普通士兵;胡将军为夺权,暗中与南蛮联系,栽赃陷害上峰通敌卖国……

诸如此类的罪证不知凡几,一件件一桩桩都是血与泪。

除了罪证外,还有几桩风流韵事,比如福寿长公主养面首的锦园;兵部侍郎养小倌的花楼……

初看到这张写了朝中数十位大臣罪证的纸张,并没有人相信,只当有人在闹事,故意抹黑朝廷。

可当一群“正义之师”带人冲到渺云庵,从地下密窑里,抱出一个个双眼无神,枯瘦如柴,被凌虐不堪的小女孩后,众人就是不信也要信。

一间小小的密窑,居然关了二十几个女孩,最大的不过十五,最小的才八岁。而这些女孩子一个个目光呆滞,见光就躲,非常害怕人靠近,尤其是男人。

好在,这群“正义之师”还不算无良,并没有将这群小女孩作为展视品,而是立刻脱下外衣,盖在她们身上,寻了温柔的妇人,将这群女孩安置好。

除了渺云庵外,还有胆大的冲进了葵园,打伤了葵园看守的人,在地上挖出一俱俱白骨。

白骨有男有女,还有几俱刚刚腐烂,看着像是不久前埋下去的。

葵园遭了殃,道庙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南安郡王手握重权,却痴迷长生之道,一群热血之士,在道庙找到数十个被当着血奴养的少女。

这些少女,手腕上都有至少数十道伤口,脸色惨白不似人。

……

当这些藏污纳垢的据点被人挖出来后,再也没有人敢说,今天突然从天而降的纸片,上面写得都是胡话!

“老天爷开眼,这是老天爷开眼,要惩罚恶人。”有年迈的老者,跪在家门口,朝皇宫的方向叩头。

“我的儿呀,我的儿呀。”

“我的乖囡囡,娘错了,娘错了,娘就不该贪图几两银子,把你给卖了。”

……

受害者家属痛哭流涕,跪在衙门外,祈求官府还他们一个公道,还他们死去儿女一个公道。

各大书院的学子聚在一起,准备为民请命,求皇上严惩凶手。

当世名家、大儒痛心疾首,写长赋痛斥无道官员。

前后不过一个时辰,消息却在京城传遍,皇上就是想捂也捂不住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