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1状况,又见八百里加急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等到林初九装扮完毕,已是半个时辰后,屋外早就没有萧天耀的身影,打死林初九也想不到,萧天耀之前来过……

王府外,马车、车夫、护卫早已在等候,比之当初进宫有过之而无不及。(www.ziyouge.com)

翡翠四人先一步出来,将林初九路上可能用到的东西全部搬上马车。除了带上两套正服做备用,还特意带了一套骑装,以备不实之需。

福安公主的寿辰宴,并不是在崔家举办,而是城外的万福园。

万福园是皇上御赐给福安公主的园子,“万福”二字也是皇上亲赐,尤此可见皇上有多重视这位嫡亲妹妹。

万福园与离皇家狩猎场灵兽苑只有一墙之隔,翡翠四人特意带上骑装、马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和上次进宫一样,萧天耀对林初九外出一事并不过问,林初九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。她和萧天耀与其说是夫妻,不如说是不得不凑在一起过日子两个陌生人。

林初九觉得这样正正好,翡翠四人却觉得挺郁闷的,在门口左顾右盼,等了半天也没有见萧王派个人出来问候一声。

唉……亏得她们之前还在王妃夸王爷是一等一的好夫婿,转眼就暴露了实情。

府外,翡翠四人望眼欲穿了;府内,曹管家也急得不行,忍了又忍,最后还是没有忍住,大着胆子敲开书房的门。

“王爷,”曹管家不断给自己打气。

“何事?”萧天耀头也不抬。

皇上虽然妥协,将他的心腹全放了出来,可并不表示他就此高枕无忧,三十万大军的生死,还压在他肩上,他……根本不敢松懈。

曹管家心里打鼓,可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王妃娘娘第一次参加正式的宴请,王爷,你看要不要交待王妃什么叫?”

怎么也要表示一下你对王妃的重视呀,王爷!

“王妃需要吗?”曹管家最近太闲了吗?居然有闲情管这些琐事。

“呃……”曹管家被噎住了。

他们家王妃连皇后都能轻易摆平,似乎真得不需要。可是……

不需要并不表示王爷就可以不表示呀,王妃怎么说也是女人呀。

萧天耀见曹管家一脸扭曲,不耐的道:“你想说便去说……”

曹管家却以为萧天耀想通了,高高兴兴地应了一句,也不顾自己老胳膊、老腿,欢喜的跑到府外,可是……

“王妃呢?”马车去哪里了?

门房答道:“王妃早就走了。”

曹管家:……

在京中,比福安公主身份尊贵的人不多,而比她更得圣宠的人几乎没有。福安公主的生辰宴根本没有敢迟到,大家都早早就赶到,就怕惹福安公主不喜。

当然,林初九并不在这一列,福安公主虽然是萧天耀的皇姐,可与萧天耀的关系一向不好。

甚至因为皇上的原因,福安公主与萧天耀也算对立的,林初九准时到就已经是给福安公主面子,提前到那岂不是打萧天耀的脸?

林初九是掐着点出门的,算是最晚的,一路上都没有遇到,去参加福安公主生辰宴的夫人、小姐。

可林初九主仆五人并不着急,还因城外的路颠簸,特意让车夫慢点走。

万福园离灵兽苑很近,两地离内城有一段距离,走了半个时辰才堪堪走了一半路,林初九无聊的直打哈欠,让翡翠寻本书给她打发时间。

王府的马车做功精良,车夫行得又慢,坐在里面稳当的很,并不晃花眼。

翡翠给林初九寻了一本话本,说得是落魄书生与官家大小姐相爱、私奔的美好爱情,才看两页林初九就牙酸了。

正准备将书丢给翡翠,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,拉车的马受了惊,嘶吼一声,马车也跟着颠簸了一下。

“出……”

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来,就听到对方高喊:“让开,让开!八百里加急!八百里加急!”

会动用八百里加急的必然是大事,萧王府的车夫来不及请示林初九,立刻将马车赶到路旁,将路让出来,侍卫亦是纷纷避开,给对方让道。

“跶跶跶……”

三匹骏马从林初九等人身边走过,渐行渐远,很快就听不到声音了。

车夫这才跳下马车,跪下请罪。

林初九并非无理取闹之人,让车夫起来继续前行,别耽搁了去万福园的时辰。

她是不想早到,可也不想晚到,凭白给人说嘴。

马车继续前行,平稳依旧,只是林初九的心绪却发生了变化。

听到八百里加急,林初九心里很不安,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?

这种不安挥之不去,抵到万福园后,林初九的心依旧是一跳一跳的,就连翡翠几个也看出了异样,以为林初九是怯了,不由的道:“王妃,我们没有晚到。”王妃明明连皇后都不怕,怎么这伙就胆小了呢?

林初九没有解释,只是点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林初九也知道这样不行,她必须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不能让人看出异样。

闭上眼,深吸了口气,暂时压下心中的不安,林初九露出从容矜持的笑,搭着翡翠递过来的手,优雅的走下马车。

萧王府的马车还未到,就有下人提前来通知了,依林初九的身份,这个时候该有人出来迎接。

可直到林初九走到万福园的大门口,依旧不见出来迎接她们的人。而立在门口的侍卫,像是不认识林初九一样,完全没有放行的意思。

“王妃?”翡翠脚步一顿,面上显出几分不满。

这是轻视,对林初九的轻视,也是对萧王府的轻视。

林初九莞尔一笑,不在意的道:“递上请柬。”

“是。”翡翠知道林初九的性子,不敢多言,依规矩将请柬递到侍卫手中。

侍卫轻蔑地扫了林初九一眼,高傲地接过请柬,慢悠悠的打开,然后……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猛地磕头:“不知萧王妃驾到,小人罪该万死,请萧王妃高抬贵手,饶小人一命。”

这戏,演得真假!

林初九轻笑,不紧不慢的道:“确实该死。”

“小人知罪,请王妃恕罪。”侍卫不断磕头,很快就将脑门磕破,地上留下一滩血迹,看上去就像是林初九仗着身份欺负人。

“王妃……”翡翠四人心道不好,可刚开口,就见福安公主正领着一群贵妇人走过来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