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2欺负,我就是跋扈又怎样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是怎么了?谁惹我们萧王妃不高兴了?”人未到,声先至。-www.ZiYouGe.com-

福安公主的声音柔和圆润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是一个温和的好人。

林初九并不动,待到福安公主一行人走近,这才淡淡地开口:“公主万福。”

按说,林初九的身份比福安公主高,可福安公主是萧天耀的姐姐,林初九只能主动开口。

“萧王妃客气了,萧王还好吗?”福安公主点头轻笑,不管心里如何想,面上总是和和气气。

“给王妃娘娘请安,娘娘万福。”福安公主身后的夫人们,年纪都能当林初九的母亲,可现在却必须给她请安,因为林初九无论是身份还是辈份,都不是一般的高。

“免礼。”林初九坦然受之,没有丝毫不适应,就如同她当初可以毫不别扭的跪下行礼一样。

伟人创造环境,能人改变环境,像她这种庸人只能努力适应环境,而她一向做得不错。

双方见礼后,福安公主并不请林初九进去,而是指着跪在林初九面前,不断磕头的侍卫道:“这是怎么了?这下人莫不是冲撞了萧王妃?说来也是本宫的不是,下人递消息进来时,本宫正好拿出皇兄赏赐的礼物,给众位夫人欣赏,这才晚了一步,萧王妃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福安公主一脸笑意,弯变的眉眼没有一丝恶意,可嘴里的话却极尽犀利。

拿皇上压她?

不知道她家王爷,一直和皇上对着干吗?

林初九一脸轻蔑的道:“福安公主言重了,看门狗罢了,不过是按主人的心意行事,本王妃怎么会放在心上。”

“萧王妃慎言,属下和王妃一样,也是人生父母养的。”跪在地上的侍卫,突然抬头,血色糊了一脸,看上去好不凄惨。

“怎么伤得这样重,天呀!”福安公主身后的夫人们,一个个惊呼,有几个甚至说道:“萧王妃,虽说侍卫是下人,可你也不该动不动就打骂。打骂奴才哪是我们这等人家会做的事。”

“萧王妃,你看他都伤成这样了,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,放过他吧。再说,他说得也没错,下人也是人,你怎么能…怎么能说他们是狗。”

“萧王妃,你虽然贵为亲王妃,身份尊贵,可也不该出言辱人,随意打骂下人。下人怎么了?下人就该任你打骂吗?下人就不是人了吗?”

刚开始众位夫人还说得极尽温和,可见福安公主不开口阻止,一个个说得更起劲了。

“听说萧王妃未嫁前,就是嚣张跋扈的主,啧啧啧……这成了亲,怎么还是这样,难怪王爷不喜欢,要不是圣旨赐婚,说不定第二天就要被休了呢。”一年轻黄衣夫人,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,指着林初九批评一通。

而她一说完,一直没有开口的林初九说道:“来人,掌嘴!”

众人还没弄清怎么一回事,就听见林初九身后的丫鬟,轻巧的挤开众位夫人,来到刚刚说话的那位夫人面前,抬手就朝对方甩了两巴掌。

“啪…啪…”

“这,这是怎么了?”挨打妇人身边的人,一个个吓得连连后退,惊恐的看着林初九。

怎么一来就动手了?

“萧王妃,你在干什么?快,快停手。”福安公主像是受了巨大的惊吓一般,柔弱的靠在丫鬟身上,大声叫道。

林初九扫了一眼,冷笑:“继续打。”

“是。”珊瑚得令,继续动手。

“啪…啪…”的巴掌声响起,直接把那位夫人打懵了,好半晌才反应过来,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忍着脸上的不适,哭着求饶:“王妃饶命,王妃饶命……”

“饶命?”林初九嗤笑一声,“本王妃嚣张跋扈,本王妃刁蛮任性,本王妃凭什么饶你?”

“妾身错了,请王妃高抬贵手。”那夫人一张嘴就是一口血,疼得五观都扭曲了起来,周围人看着不忍,林初九却不在意的道:“继续打。”

想做出头鸟,想踩着她讨福安公主和皇上的欢心,就要做好被打的准备。

“是。”珊瑚将人拉了起来,继续打……

福安公主这才知道林初九是认真的,忙道:“住手,住手,你们都是死人呀,还不快把人的拉开。”

随手指了两个下人,福安公主又气急败坏的对林初九道:“萧王妃,好端端的在本宫的万福园动手打人,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皇姐放在眼里吗?”

“皇姐这是要亲自动手,教训这两个冲撞我的下人吗?”林初九厉声反问,福安公主气得身子直颤,“他们怎么冲撞你了?本宫看得清清楚楚,明明是你的无理取闹。”

“皇姐,你该请太医来看看了,你的眼神真得很不好,这两人明明就冲撞了我。要在萧王府,这样的下人王爷都是直接打死的。”林初九说完,就看向身后的翡翠:“我说得对不对?”

翡翠聪明的就道:“王妃说得对,王爷说凡是惹王妃不高兴的人,随王妃打杀。”在林初九身边担久了,翡翠也学会了“王爷说……”

“萧王妃,这是本宫的地方,不是你的萧王府。”万福公主气得脸色发白,她没有想到林初九居然这么跋扈,三言两语就要逼她打杀下人。

“我知道这是皇姐的万福园,所以我没有让下人打杀他们,等着皇姐你为我出气呢。”林初九顺着杆子往上爬,也不叫什么公主,左一句皇姐,右一句皇姐,显得两人多亲近似的。

万福公主被她气笑了,“萧王妃,打狗也要看主人,在我的万福园,轮不到你指手画脚。”当着她的面,要打杀她的下人,还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。

“唉……”林初九轻叹口气,低头,对着仍跪在她脚边的侍卫道:“你看,就连你家主子也说你是狗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?”

侍卫身子一颤,头埋得更低,地上那一滩血迹慢慢向往扩散。

呃……

众人被咽的说不出话来,门口有片刻的死寂,万福公主的脸色更是忽青忽白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她们刚刚义正言词的指责林初九,说她不该骂侍卫是看门狗,可现在……

刚刚说话的夫人们,一个个低下头,眼神闪烁,不敢与之对峙。

林初九轻笑一声,打破了这份死寂,“今天是皇姐的生辰,不宜见血,皇姐就饶过这两个不长眼的东西吧。”

不宜见血,还把人打得满脸是血?

这简直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,福安公主差点吐出一口血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