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7礼花,真该让王爷看看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根本不会用弓箭!

别看林初九花架子搭得漂亮,可事实上她根本学过射箭,别说瞒准,能将箭笔直射出去都是难事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

这……真是一个忧伤的问题。

林初九拉开弓,却不敢松手。

射伤了程笑琪不说什么,只要一句“失手”谁敢说她半句,怕就怕她手中的箭还没有射出来,就落了下去。

她刚刚可是说了,她是战神萧天耀亲手教出来的,要是连箭都射不出去,那不是丢了萧天耀的脸?

林初九半天不射出去,不仅她自己着急,就是看台下的夫人们也着急。只是林初九笑意盈盈,稳当当拉弓的样子,实在是太俱有欺骗性,看台上不懂武的夫人们,一时半刻也看不出林初九是装的,只当林初九故意折腾程笑琪。

程笑琪的母亲不在,与她有家稍亲近的夫人们倒是想帮忙,可看福安公主的意思,明显是抛弃了程笑琪这颗棋子,她们此时开口也是送上门给林初九损。

这么一想,就更没有人说话了。程笑琪等了半天,也不见林初九射箭,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,“王妃……”你到底射不射呀?

“咦,怎么歪了?程小姐,你的手别抖呀!”林初九眼眸轻转,计上心头。

“我,我没有抖。”可不知怎么的,手却抖得更厉害了。

萧王妃的眼神好可怕呀,这是要杀了她吗?

“抖的这么厉害,万一我误伤了你怎么办?”林初九责备地看了程笑琪一眼,收起弓箭朝程笑琪走去。

“王,王妃,你要做什么?”程笑琪吓得直打抖,可双脚像是生了根一样,怎么也动不了。

“帮你调整一下位置,你这样我很容易射偏。”林初九笑得很温柔,可程笑琪只觉得可怕,因为她发现她的双手好像没法动了。

“手怎么这么僵硬?你不是说这烟花散开时很美吗?人美烟花才能美,笑好看一点。”林初九捏了捏程笑琪的脸,完全把对方当成小孩子。

程笑琪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。

看台下的夫人们见林初九刁难程笑琪,一个个别过脸,不忍直视。

福安公主对什么烟花一点兴趣也没有,在程笑琪算计林初九不成,反被算计时就不管看台上的事。

可怜的程笑琪就像一个玩偶,林初九拿着手中的箭当教鞭,一伙让她伸手,一伙让她收回,又让她转两圈,不听话就拿箭尖戳她。

小姑娘脸皮薄,很快就羞红了脸,眼中蓄着泪,眼见着就要落下来。

林初九这才勉为其难的放过她,“好了,笑开心一点,这样才对得起公主的期待。”

临走前,林初九又替程笑琪调整了一下双手的高度,“双手稳住,我要准备射箭了。”

转身,手中的箭“啪”的一声,打在烟花的引线上……

“轰……”的一声巨响,程笑琪的中尖筒似的东西,猛地炸开,一阵白色烟雾喷出,装在里面的彩色纸片冲上天空,炸开,又纷纷落下。

“啊……”程笑琪尖叫一声,另一只手上的烟花筒啪的一声落地,又一声巨响,烟花炸开,似蝴蝶状的东西随着一阵白烟,从里面喷发出来,在台子上空散开。

程笑琪和林初九站在中间,漫天的小树叶、小蝴蝶从天空落下,随着风飞舞,围着两人旋转,那画面美不胜收……

当然,前提是要忽略,因惊吓而跌倒在地的程笑琪,还有她那极度破坏美感的尖叫声。

这两筒烟花与其说是烟花,倒不如说是礼花来得准确。筒里用特殊手法,压了许多树叶和蝴蝶状的彩纸、彩布,一旦引开,压力喷发出来,压在里面的纸片和布片就喷向天空……

林初九站在中间,看着漫天飞舞的彩花,闻着那若有似无的香气,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了,“真得很美,味道也很特别。”

在场的众人中,唯一一个有心情欣赏这些礼花的人,恐怕只有林初九了。

而程笑琪之前话也没有错,林初九站在中间真得很美,萦绕在她周身的“蝴蝶”“树叶”衬得她如同误入人间的仙女。

“真美,真该让王爷看看。”翡翠四人一脸陶醉,恨不得将这一幕画下来,让她们家王爷看到。

“是呀,要是王爷来了就好了。”珊瑚不断的点头配合。

礼花最美的时刻,便是它喷上天空、纷纷落下的那一刻,而待到它全部落下,便是废纸一堆,再不复之前的绚烂。

待到礼花落下,林初九随手丢掉手中的弓箭,拍了拍身上的碎纸片,看也不看瘫坐在地上的程笑琪,转身就朝台下走去。

众夫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是要夸烟花好看,还是夸林初九好看,直到福安公主说了一句很美,众夫人这才收起尴尬,纷纷赞道。

“程小姐果真有心,这烟花真正是美不胜收。”

“萧王妃也很美,站在烟花中,真正是仙子下凡。”

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夸道,至于跌坐在地上的程笑琪?大家集体忽视掉了,还是福安公主给下人使了个眼神,这才有人上前将她扶了下去。

接下来,众位闺秀继续为福安公主献艺,就好像刚刚的事没有发生一般。只是……

这个时候,谁也没有心思,认真欣赏她们的才艺,尤其是福安公主!

福安公主根本无心看台上的表演,时不时就扫向林初九,见林初九不复之前的精神,不由得笑了出来。

此时的林初九,右手端着一杯果酒,左手撑着脑袋,手指轻动,杯子里的酒来回晃动,好似要溢出来,可下一秒却晃了回去。

脸颊因酒意而泛着苹果红,眼眸亦蒙上一层迷蒙,这样的林初九慵懒而无害,让人不由自主地放松戒备。

台上小姑娘表演了什么,福安公主没有看到,可那位小姑娘表演完后,福安公主却很高兴,真夸好。

“确实好。”林初九低低的附和了一句,声音太小,极近呢喃,翡翠和珍珠没有听清,以为林初九叫她们,忙弯下腰问道:“王妃,你叫我们?”

“是呀,叫你们……”林初九开口,声音带着一丝嘶哑,“我有点头晕,扶我下去休息。”

这个时候,该醉了吧?

要是再不醉倒,福安公主可就不放心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