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2倒霉,作得一手好死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几位知情的夫人本就心虚,对上林初九洞悉一切的眸子,一个个面露尴尬,低着头,不敢与林初九对峙。(ziyouge.com)

这般姿态一做出来,使得不知情的人也隐约猜到了一些。

福安公主本不想当作听不懂糊弄过去,见状,不得不道:“万福园占地极大,就是我这个主人也没有全部走完,萧王妃会在万福园迷路再正常不过。萧王妃要是想逛万福园,最好让下人引路,免得去了不该去的地方。”

福安公主心性坚定,自是不会受林初九的话影响,态度落落大方不说,还反将林初九一军,直指林初九在别人家的园子乱走。

林初九当即变脸,厉声说道:“公主,我虽不是出自世族名门,可自小家教甚严格,从小受名师教导,该有的礼仪我一样不缺,在别人家园子乱逛这种事,我还真做不出来。”

“是吗?真要不是乱走,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福安公主反讽,一脸不屑。

林初九面露愠色,皱眉道:“公主的听水阁,并不是我想过去就能过去的,没有府上的下人帮忙,我能坐在亭子里?公主说这话莫不是不欢迎我?既然公主不欢迎我,我现在走便是。”

总算让她找到理由先走了。林初九想也不想,抬腿就往外走……

“这,萧王妃……”众位夫人傻眼了,完全没有想到,林初九居然毫不顾忌福安公主的脸面,说走就走,一时间都愣住了。只有崔夫人反应过来,忙上前拉住林初九:“萧王妃别生气,公主只是说说而已,没有别的意思,你千万别往心里去。”

林初九这个时候要走了,旁人岂不是要说他们崔家不懂待客之道。

“是吗?公主……”林初九转身,看向福安公主,态度明确。

她要福安公主亲口承认!

福安公主是真得要吐血了!

林初九算什么东西,居然要她当众否认自己的话,简直是……不知所谓!

福安公主真得很想对林初九说,你现在就滚出去,可还未张嘴就收到自家大嫂警告的眼神。

福安公主快呕死了,要她当众认错那是不可能的事。

“啪……”福安公主一甩衣袖,转身朝听水阁走去,“你们不是要看水帘吗?走,本宫让人放给你们看。”

几位夫人面面相觑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崔夫人顿时下不了台,僵在原地……

“夫人,松开我的手,我该回去了。”林初九轻轻的推开崔夫人,一脸正色的道:“夫人,从我出嫁后,我就是萧王妃,我始终记得自己的身份,我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萧王府的脸面。誓可杀,不可辱,我可以受委屈,但萧王妃的脸面不能让人踩,今天我必须要离开!”

这话听着没有什么,可要结合林初九之前的话,不免让人想到福安公主即使嫁入崔家,依旧当自己是萧家的公主,完全没有当自己是崔家妇,行事从来不顾崔家的脸面与感受。

就拿针对林初九这件事来说,福安公主完全不用得罪林初九和萧王,可她却因为长公主,不顾崔家不插手朝堂事的立场,处处针对林初九,置崔家利益于不顾。

福安公主当即白了脸,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,想要反驳,可张了张嘴却不知要说什么。

“萧王妃,实在抱歉,是我们崔家招待不周。”崔夫人的脸色亦好看不到哪里去,明明是福安公主闯得祸,却要她低三下四给人道歉。

她虽不是皇室公主,可也是出身名门,嫁的还是崔家长子,算起来不会比公主差太多。

林初九见好就收,话说到这里就够了,朝崔夫人点头一笑,“崔夫人,我身子不适,先行回去了。”

这算是给足了崔夫人面子,崔夫人脸上总算好看了几许,“萧王妃,改日我再登门拜访。”

“好。”林初九朝众一笑,转身往外走。

翡翠四人冷哼一声,轻蔑地扫了众人一眼,快步跟上林初九。

“这……”生辰宴还办吗?

好好的一个生辰宴,却接二连三的出事,现在林初九又半途离席,谁还有心思赏景,可福安公主却不肯散席,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,笑着领众位夫人与小姐去听水阁。

碍于福安公主的面子,众位夫人不敢说什么,可脸上的笑容实在自然不起来,就是那些个不太知情的小姑娘,也一个个手足无措,不敢再嬉闹。

福安公主看到这一幕膈应得不行,可她绝不容许自己的生辰宴,因林初九的离席而中断。福安公主生生忍了下来,一脸欢快的为众人介绍起听水阁的景色。

众位夫人见福安公不惜放下身段,也要让生辰宴继续,一个个忙收敛心神,努力将之前的事淡忘,卯足精神奉承福安公主,只求福安公主别因之前的事记恨她们。

一个有心,一个有意。在双方的配合下,差点就冷场的生辰宴又再次热闹了起来,崔夫人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福安公主,不由地摇了摇头。

“我累了,先下去休息。”她要去查一查,潇湘馆发生了什么事,怎么一个个都怪怪的。

崔夫人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,悄悄离席……

萧王府的书房内,萧天耀、苏茶和流白各占据一角,各自忙着自己手上的事,只是苏茶却怎么也无法静下心来。

一下午,苏茶时不时就抬头看萧天耀一眼,一副有话要说,可又不知该不该说的纠结样。

一两次萧天耀还能忍了,可苏茶一个下午不知看了他多少次,萧天耀实在忍不住,啪的一声将笔拍在桌上,“苏茶,有话直说。”吞吞吐吐像个娘们。

“是呀,苏茶你怎么了?”神经极粗的流白也发现了苏茶的不对劲,从一堆卷宗中抬头。

“我……”苏茶欲言又止,萧天耀实在受不了他,拿起笔不想理他,却听到苏茶道:“我担心王妃,我总觉得拿王妃当诱饵,引周肆出来太冒险了,万一荆池没有及时赶到怎么办?周肆那个人,可不会因为王妃是女人,就对王妃手下留情。”

呃……

因苏茶这话,屋内有片刻的宁静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好累,先更三章了,我争取明天上午抽空写两章,争取在中午十二点前更出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