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6我有药,你有病吗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就在下一秒,情况突变!

周肆没有自杀,而是拉开弓对准了重楼。|ziyouge.com|

“魔君,我知道你很厉害,可是我不想死,所以你去死吧!”许是杀的人太多,周肆比一般人更怕死,哪怕是面对魔君重楼,他也不想甘愿认死。

弓是空的,并没有箭,可周肆却信心十足。

“最后一支箭?”魔君重楼根本不将周肆放在眼里,反倒是一脸兴味的打量周肆手中的弓,“没想到,你最后一支箭,就是这把弓,果然奇巧无比。”

魔君重楼这是赞美,可这赞美听在周肆的耳朵,却更像是催命符。

“你,你怎么知道的?”最后一支箭是他的底牌,他的最后一支箭在哪里,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人知晓。当年为他打这把弓的匠人,他早就灭口了,按说不该有人知道才是。

魔君重楼终于正眼看周肆了,血红的眼子满是戏谑:“你不是笨人,敢用没有箭的弓对准本座,就表明你有胜算。可惜……你之前发了三箭,手上的力道不够,不然还真能让你突袭成功。”

一般人,不会防备一把没有箭的弓,可魔君重楼从来都不是一般人。

周肆听到重楼的话,握弓的手微颤,“就算你知道了,我也要放手一博。”

不顾自己酸痛的胳膊,周肆拉开弓,对准重楼。

“吱嘎”一声,如同古老的墓棺被打开,杀气扑面而来……

“啪嗒,啪嗒……”鲜红的血顺着周肆的胳膊往下落,很快弓拉到全满,周肆只要松手,他手这支“箭”就会朝重楼飞去……

“魔君,去死吧!”周肆双眼通红,狰狞地瞪向重楼,“啪”的松开手,等着手中的箭飞出去,可是……

没有!

周肆用尽力气拉开的最后一箭,没有射出去,他手中的弓掉落在地。

怎么可能?

周肆如同木桩一样站在原地,血顺着嘴角潺潺往外流,“你不是……”人!

魔君重楼就在他面前,离他只有一个巴掌的距离。

这样的速度……比他的箭还要快

这完全不可能!

“本座真不愿意动手,脏!”重楼后退,右手背在身后,血淋淋的左手从周肆的心口抽出,手里鼓鼓的,张开……

被捏成肉泥的心脏啪嗒落在地上。

这个时候周肆还有一口,还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心脏,像一坨泥巴一样堆在地上。

“好狠!”周肆不甘的咽下最后一口气。

“呕……”一旁的护卫看到这一幕,不由得泛着恶心。

魔君重楼杀人,从来都是捏碎对方的心脏,再凶残不过,可又再简单不过。

“真脏!”重楼嫌弃的取下左手上,染了血的护套,随手丢在地上。

转身……一身血衣干净如初,连一丝血迹都没有沾到,完全不像杀了人的样子,左手上的绿扳指似乎更绿了。

“魔,魔君……”萧王府的侍卫不是没有胆色的人,可对上魔君狰狞的鬼面,还有血红的眸子,这些人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死在魔君手里,太可怕了!

“垃圾,不配本座出手。”重楼高傲的丢下这句话,走到林初九身边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以施恩的口吻道:“给你个机会,做本座的女奴。”

“如果——我拒绝呢?”林初九捂着左心口处的伤,面对重楼狰狞的鬼面和血红色的眸子,没有一丝惧意,眼中只有一片死寂。

“拒绝?为什么?那里有你放不下的人?”重楼指向京城方向。

林初九摇头:“没有!”她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蒙老夫人,可她相信,没有她,蒙老夫人会过得更好。

“既然没有,为何不跟本座走?跟着本座不仅没有人会杀你,你还能在四国呼风唤雨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重楼就像魔鬼,引诱干净灵魂坠入地狱的魔鬼。

林初九扯出一抹虚伪的笑,却不想因此扯动了伤口,咳了半天才缓过来。

“魔君,”林初九开口,一字一字的道:“多谢你的厚爱,我现在很好,哪里也不想去。”

她又不是傻子,马路上随便一个人,对她伸手说“跟我走”,她就要跟人家走吗?

虽说面前这个男人救了她,可谁知这里面有什么阴谋?

相处了那么久的萧天耀,都能毫不犹豫的拿她当诱饵,面前这个男人有没有目的,只有天知道。

再说了,她好好的萧王妃不做,跑去做个女奴,真当她脑子抽了。万一这个叫重楼的男人,回头要虐死她,她找谁去?

萧天耀虽然狠,可好歹还会顾忌她的身份。面前这个男人,可不会顾忌她的身份。

“你确定,你很好?”重楼指着林初九流血不止的伤。

“一点小伤,死不了。”林初九故意说得轻松,可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差一点点就死了。

幸亏她当时蹲下去了一点,这才没有让箭尖射中心脏。

箭尖还在心口,林初九确定这是小伤?

重楼没有纠结这个问题,只道:“你身上有药?”流了这么多血,要不及时止住,就算现在不死,也没有救。

“我有药呀,怎么?你有病吗?”林初九不明白这个男人,好好地怎么会关心自己,她确定以及肯定,她和原主都不认识这个男人。

“胆敢戏弄本座,你想死吗?”重楼语气一变,蹲在林初九面前,左手掐住林初九的脖子:“只要本座轻轻一用力,你的脖子就会和你的身体分家!”

“那你动手吧。”林初九在赌,赌这个男人不杀自己,因为……

她刚刚好像从这个男人的话中,听到了担忧,虽然她真得想不明白,她在哪里见过这个可怕却又强大的男人。

“你……”重楼加重力道,林初九一点也不反抗,闭上眼,从容赴死。

“哼……”重楼冷哼一声,甩开林初九:“本座今天心情好,放过你。”

魔君重楼喜怒不定,他做任何事都不会有人认为他有深意,可是……

林初九不知道魔君重楼的性子,见对方面对自己的挑衅居然放过自己,不由得露出一抹疑问,可惜重楼没有解释的打算,甩开林初九,转身就走……

血红的衣袍在半空翻滚,衣摆在半空划出一道弧度,如同流星一般,一闪而逝!

魔君重楼,来得莫名走得奇怪,留下一群凡人看着他的背影发愣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第三更肯定要到蛮晚了,大家不要等,明天早上来看吧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