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7没有死,是不是很失望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魔君重楼带给众的震撼力实在太大了,重楼走后许久,众护卫才回过神,惊觉自己失责的护卫们,一个个羞红了脸,快步跑到林初九面前,低头道:“王妃娘娘,你还好吗?”

好?没有死算不算好?

“放心,死不了。(ziyouge.com)”林初九知道,今天的事与众护卫无关,可她就忍不住牵怒。

听出林初九不高兴,护卫们集体跪下,“王妃,属下失职,请王妃责罚。”

“责罚?”她有资格责罚萧天耀的侍卫吗?

就算她有资格,她也没有立场去责罚他们,为了保护她,已有不少侍卫横死,她还有什么资格责罚人?

“算了,起来吧,此事与你们无关。”林初九垂眸,掩去眼中的泪意。

“谢王妃不罪之恩。”护卫松了口气,见林初九挣扎着要起身,护卫犹豫片刻,还是上前搀扶了一把:“王妃,属下扶你起来。”

“扶我去马车。”林初九自知自己的身体,没有拒绝。借着护卫的力道站起身后,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人,叹了口气道:“你们看看,有多少人没有死,我那里有伤药。”

这些人昏死了过去,根本无法求救,医生系统也没有办法强制她医治,可她却不能不管。

萧天耀不义,那是萧天耀的事,她不能因此就见死不救。

“多,多谢王妃。”护卫哽咽了一声,更加小心地扶林初九上车。

马车之前侧翻了过去,护卫让林初九稍等片刻,将马车扶起来,这才扶着林初九上车,“请王妃稍做休息,属下这就去查看还有多少人活着。”

周肆那一箭破坏力极大,凡是被箭射中的人,身上都留了一个孔,活口怕是没有几个。不过林初九这份情,众护卫却是领了。

林初九不知护卫们在想什么,待到人走后,这才从医生系统里取出手术包和外伤药,准备给自己包扎伤口。

林初九知道,护卫没有她的命令,绝不会打扰她,所以她大胆的将衣服剪掉,露出受伤的左胸。

箭尖离心口只余五寸,只要稍稍往下林初九就没命了。此时箭头还嵌在肉里,她必须将它挖出来,可是……

一个人,一只手怎么动?

最重要的是,挖箭头的过程非常痛,不麻醉的情况下,她能忍得住吗?

“真得好可悲。”林初九真得想不明白,她怎么一再陷入这种可悲的境地。

靠要车壁上,林初九抬头看车顶,努力睁开眼睛,不想让眼泪掉下来,可眼泪却依旧掉个不停。

半晌后,林初九终于哭够了,抬手抹掉脸上的泪。

“林初九,别哭,哭不能解决问题。这里离皇城还有半个时辰的路,一路颠簸下来,伤口只会越来越严重,你撑不到进城找大夫,你必须尽快动手才能活下去。而且,外面还有伤员等着你去医治,你不能放弃!”

一遍一遍地给自己做心理暗示,林初九终于鼓起勇气,决定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,为自己动一个小手术。

林初九左手只是被划伤了,并没有伤到筋骨,虽然没法有大动作,可给右手带上手套这种小事还是可以做到的。

伤口在左胸口处,林初九能看到,右手也能摸到伤口。唯一难办就是她只有右手可以的动,凭一只手想要不伤及周围血管,取出箭头实在太难。

有那么一刹那,林初九想要放弃。

左右她没有亲人,也不会有人在乎她的生死,她死了也许对大家来说是一件好事。可是……

她已经死过一次了,她真得不想再面临死亡,她真得很想好好的活下去呀。

“我只是想要活着,怎么就这么难呢?”林初九心里难受得厉害,吸了吸鼻子,不让自己再哭下去。

哭,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

林初九冷静下来,取出手术盘里的镊子,开始查看伤口的情况。

林初九知道,这一箭没有伤到主动脉,要不然她早就因失血过多而晕迷了,根本不可能有力气给自己动手术。

只是,箭头却正好卡在几根血管之间,如果是给别人动的术,林初九有十分的把握,可以不伤及血管取出箭头,可要给自己做这个手术,她加一成的把握都没有。

“没有把握也要动手,除非我想死。”

林初九深吸了口气,先将自己的伤口切开,外部清洗干净,然后用手术夹卡住坏死的皮肉,再找来手术切口撑开器,将伤口撑开。

没有麻醉的情况下,每一个动作带来的痛楚似乎都会放大,只是将箭头移松,伤口切开,林初九就痛得牙关紧咬,冷汗淋漓,心脏就像揪在一起。

“真得好痛。”林初九嘴唇直哆嗦,背挺得直直的,左手抓着地毯,竭力保会右手的平稳,好将切口撑开器卡进伤口里。

用撑开器肯定会给伤口恢复造成伤害,可这是她现在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。不用撑开器,她根本取不出箭头。

林初九知道,取箭头的过程很痛,为了不因疼痛而咬伤知道,她事先给自己咬上软木。

吸气,呼气……林初九不断的深呼吸,调整自己的情绪,催眠自己忽视伤口上疼痛,半柱香后,林初九平静了下来。

我可以做到的!

我可是被评为,拥有上帝之手的天才外科学生,这么一点小伤怎么可以难到我!

林初九盯着,死死地看着自己的伤口,右手握紧箭头,一点一点往外抽……

“唔……”

林初九痛得闷叫,可却不敢眨眼睛,她怕自己一眨眼睛手就抖了,扯伤血管。

“唔……”林初九死死咬着软木,一点一点将箭头取出来。

不幸中的万幸,在取出来的过过程中,箭头没有勾住血管,林初九凭借精准的力度和精密的计算,在只有右手可以动的情况下,将箭头取了出来。

“噗通……”一声,箭头整个被拔出。

“啊……”林初九痛得失声尖叫,几乎晕死去。而伤口失去压力,血瞬间往外飙,林初九抓起面前的纱布,死死地按住伤口,可却一点效果也没有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