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9狠人,这才离开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还有气!

没死他就安全了!

吴大夫松了口气,将林初九平放好,这才有空检查她的伤口。-www.ZiYouGe.com-

“咦,王妃自己把箭头拔出来了?”吴大夫睁大眼睛看着林初九,眼中满是不可思议。

这,这女人到底是不是女人呀,对自己这么狠?

吴大夫自己就是大夫,平时经常给王府的侍卫医治外伤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在清醒的状态下拔出箭头会有多痛,尤其是自己给自己动手。

旁人动手尚且撑不过那个痛,更不用提自己给自己动手了。

你试试,拿刀子切自己的肉,看看你下不下得了手?看看你不能精准的保证力道,毫不犹豫的切下去?

“和王爷倒真是绝配。”吴大夫一脸感慨,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王爷和王妃绝对都是一类人,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。

“你把难活都做了,我就省事了。”吴大夫翻看了林初九的伤口,见伤口处理的极好,血也快止住了,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王妃处理外伤的手法比他高,他只要负责收尾就好,这是再简单的不过的事。

当然,对于林初九的伤处还有裸露的左胸,吴大夫表示完全看不到。

他又不是毛头小子,他要是成了亲的话,孙女儿都不比林初九小几岁,再加上常年与伤者打交道,吴大夫还真没有那么多男女之防。

诚如林初九所说那样,不都是病人嘛,是男是女有什么区别,忙着医病,谁有空看你的身体。

吴大夫看到林初九拿出来的手术包,不客气的征用了。

手术包的器具一应俱全,完全可以应付一场小手术,更不用提只是清创、缝合了。

带上手套,拿出消毒酒精,吴大夫十分专业与熟练的给林初九清创、上药,最后是缝合。

比起林初九,吴大夫确实是笨拙了一些,缝合的伤口也巨难看,可现在这种情况下,也只有他能派上用场,所以……

“王妃你将就一点,虽然我缝的伤口丑了点,但不影响伤口愈合,要是你嫌身上留下疤难看,回头让王爷去宫里拿百花膏,保证不让你留疤。”

扑哧……扑哧。弯针从皮肉中穿过,将伤口周围的皮紧紧拉紧。

清创、去腐肉,缝合……整个过程吴大夫没有给林初九,用麻醉或者麻沸散一类的东西。

麻沸散吴大夫带来了,只是在看到林初九能在清醒状态下,给自己挖箭头,吴大夫就认定林初九是不怕痛,不需要用麻醉的牛人。

林初九确实是昏迷了过去,可她真得不是死人。当吴大夫给她剔腐肉时,她就痛醒了,只是无力发声,也无力睁开眼……

痛,钻心般的痛一波接一波,林初九痛得全身颤抖,牙齿打颤,很想朝吴大夫吼一下:没看到手术包里有麻醉药,你就不能给我用上一点?

我是人不是神,是人就会怕痛好不好!

“痛……”林初九全身都被汗水和血水浸透,身子蜷缩,嘴唇无意识的蠕动。

“咦,王妃你醒了?”吴大夫听到声音,立刻停下手上的工作,拿过一块干净的帕子,给林初九擦了擦汗,好言安慰道:“王妃你再忍忍,很快就好了。”

说完,就不再管林初九,继续去缝合。

“好……痛。”林初九痛得直哆嗦,嘴唇被她咬出血来,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,只是她一脸的血,泪水一落下来就变成血红色,根本没有人知道她在哭泣。

没看到她快痛死了吗?吴大夫是大夫不是屠夫呀?

“好,好了,快了。”听到林初九一直呼痛,吴大夫也紧张了,额头上的汗珠不断的往外冒,他却不敢去擦。

这是他第一次用林初九教的缝合术,他心里没底,正紧张着呢……

不知是听到了吴大夫安慰,还是痛到麻木,林初九没有再吭声,吴大夫终于在一片安静中,将伤口缝合好。

“真得好累。”剪掉线的那一瞬间,吴大夫才知道自己的手有多酸。

“这真是一个体力活。”吴大夫揉了揉自己的手,一脸疲累。

伤口缝合好,剩下就是上药和包扎,这个难不到吴大夫,三下五除二就弄好了。

将林初九的伤口包扎好后,吴大夫在马车里找了一床毯子盖在林初九身上,这才下马车,把流白召来:“王妃的伤已经处理好了,不过王妃失血过多,身体极虚,我手边没有合适的药,需要尽快送王妃回城。”

吴大夫很担心,那么大一块伤口,也不知会不会腐烂?

而且,王妃流了那么多血,也不知要养多久才能补回来。

“这么快?”流白吃惊地看着吴大夫。

他可是听护卫说,王妃中了箭,箭头卡在伤口里。

“我们来之前,王妃已经将箭头拔了出来,我只是上个药。”吴大夫觉得,林初九这么王爷的行为,他必须让人知道。

这样,才没有敢小瞧她。

不管是男是女,只要能对自己狠的人,绝对是个大狠人,这样的人可怕也可敬。

流白果真吓到了:“这么狠?”王妃这么凶残,王爷不是要惨了。

“王妃是个奇女子,她和王爷是一类人,即使身体不够强大,可内心足够强大。好了,好了,不好你说这些了,你快派人送王妃回去,我去看看其他人的伤。”吴大夫虽然手酸,可却知道那些受伤的护卫不能等了。

流白一顿,叹了口气道:“没几个活口。”

“能救几个算几个。”身为大夫,吴大夫见惯了生死,也就没有那么难受。

流白点了点头:“我送王妃回城,留几个人下来保护你。”

“行,你快去吧,王妃的情况紧急,容不得耽搁。还有路上走稳一些,别颠开了王妃的伤。”吴大夫罗罗嗦嗦的交待了一堆,直到流白一脸不耐烦这才打住。

王妃的马车还能用,流白检查了一下,还是决定用马车送林初九回去。

骑马,真得不安全。

一应准备齐全,流白带人回去:“走吧!”

马车缓缓前行,因林初九的伤势,车夫不敢加快……

“终于安全离开了!”

看着马车渐行渐远,消失在道路的尽头,那抹隐在暗处,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血色身影这才转身离开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