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2风骨,回宫哭诉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很想低调的,不引人注意的离开萧王府,可四五辆马车从萧王府出来,能不引人注意吗?

林初九放弃了低调离开的想法,对曹管家的道:“别让老夫人知晓我受伤的事。(www.ziyouge.com)”她不想让那个老人,再为自己担心。

“王妃放心,小人一定办到。”蒙家平时就不是消息灵通的人家,这次三位男主子都了受伤,想要隐瞒他们家再容易不过了。

林初九遇刺后,萧王府严密封锁消息,没有让林初九遭到暗杀的消息外传,除了宫里那位恐怕满京城没有几个知道真相。

林初九离开的第二天,萧王府便对外宣布,林初九去庄子上休养了。至于为何要休养,就要从三天前福安公主的生辰宴说起了。

三天前,在福安公主的宴会上,萧王妃林初九受到了惊吓。至于为何受到惊吓,看萧王府的侍卫,从万福园找到四俱尸体就知道了。

按照萧王一惯风格,那四俱尸体被萧王府侍卫,大张旗鼓的送到崔家在京中的府邸。

崔家家主见状,立刻承诺他们会查清事情真相,到时候定会给萧王一个交待,萧王府的侍卫也好说话,把尸体送来到后什么话也没有说,直接走人。

崔家主命人将尸骨收敛起来,回头就让人去查这件事。

福安公主当日虽不是临时起意,可此事做得确实不漂亮,不说漏洞百出但绝对经不起查,很快崔家人就查出了事情经过,得知一切都是福安公主做的,崔家主当即变脸。

福安公主是皇上的亲妹妹,虽然是下嫁到崔家,可到底还是公主之尊,崔家主不好说福安公主什么,便把当日与福安公主在一起的大夫人和二夫人叫来,当着福安公主的面,将两个媳妇骂了半死。

崔家主虽然句句是说大夫人和二夫人不好,可话里话外都影射福安公主,福安公主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听不出来,当即就气得变脸,威胁说是要回宫。

“来人呀,准备公主仪驾,公主要回宫。”崔家主不仅不留,还不给福安公主说话的余地,直接命人送公主回宫。

福安公主傻眼了,她没有想到崔家主,会为了一个失势的萧王不给她脸面,又怒又羞,一气之下就回了宫,崔家无人出来相送。

回到宫里,福安公主就去找皇后哭诉,皇后头痛不已,派人叫来皇上,皇上对崔家的态度亦是不满,可对福安公主更不满。

“当年朕就不同意你嫁给崔三,偏你不顾阻拦非嫁不可。崔家是士族名门之首不错,可皇家女也没有下嫁的道理,你要是召崔三为驸马,现在什么事都没有。”皇上更气的是,福安公主堂堂天家公主,却使这种肮脏手段。

看谁不顺眼,打杀了便是。这才是天家公主的气派。

福安公主没有到,自己不仅没有得到皇上的安慰,反而招来一顿骂,哭得更凶了,“皇兄,你又不是不知道,崔家的公子宁可死也不会尚公主,我要嫁给崔三,只能下嫁。”

“为了一个男人,不顾天家公主之尊,你真让朕失望。”皇上见福安公主还想不通,更气了。

福安公主也知这件事自己理亏,并不敢与之争辩,只道:“皇兄,这件事都过去了,你现在怪我也没有用。现在是我受了委屈,崔家为了萧王妃,居然给我没脸,这件事我绝不善了。”

“崔家并不是为了萧王妃,而是你……你是崔家妇,你的所作所为丢了崔家的脸面。”皇上看得透彻,正因为看得透彻才觉得福安公主愚不可及。

做坏事不要紧,可做坏事被人抓到把柄,还不知悔改,一味的要强就不对了。

“那,那怎么办?”福安公主这些年过得顺风顺水,不管是皇家还是崔家,人人都让着她,顺着她,她许久没有处理这种麻烦事了。

“不怎么办,先等着。崔家只要在东文,朕自有办法让他们低头。”不管怎么样,自家妹妹就是错了,也容不得旁人说半句不是。

有了皇帝这话,福安公主就安心住在宫里了。

福安公主一走,崔家几个人也讨论起来,都觉得崔家主这么做太过了,萧王明摆着处在下风,他们实在没有必要为了萧王,得罪福安公主和皇上。

崔家主并不解释,只对崔三爷也就是福安公主的丈夫道:“老三,你怎么看?”

“公主既然下嫁便是我崔家妇,公主做错了就该受罚。崔家有崔家的风骨,我们不是怕得罪萧王,而不是不能坠我崔家的风骨。”崔三爷说得平平淡淡,可他话中的意思却一点也不平淡。

在场诸位崔家爷们,听到这话一个个面露羞色。多年的官场倾扎,使得他们都快忘了世家的风骨。

崔家主满意的点头:“老三说得没有错,我崔家人怎么可能没有风骨。天家确实在我等之上,可天家一个公主就想在崔家作威作风,绝无可能。再说了,萧王失不失势还两说,凡是不可太绝对。”

“父亲的意思是?”崔家大爷和二爷齐齐看向崔家主。

崔家主却不多言,只道:“这件事为父自有安排,你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。公主的事是老三的家事,此事老三都不着急,你们也就没有必要着急了。”

“儿子明白。”崔家主在崔家有绝对的权威。

事情就这么定下了,第二天崔三爷便带着厚礼来萧王府拜访。面对萧天耀的冷脸,崔三爷举止从容,言谈大方,丝毫不受萧天耀的影响。

言谈中也不说福安公主的不是,只说是他们崔家失职让萧王妃受了惊吓,特来赔罪。

崔三爷当年也是文采斐然,风流俊秀的人物,年轻时不知引得多少大家闺秀,为他茶不思饭不想,在崔家的地位也极超然,要不是这样福安公主也不会不顾一切的下嫁。

“王爷,当日之事是我崔家失职,不敢求王爷和王妃原谅,只求王爷和王妃给我们崔家一个机会,让我们为王妃做一点什么,以弥补王妃受到了惊吓。”即使是弯腰赔罪,依旧让人无法产生轻视的感觉。

萧天耀是第一次与崔三爷打交道,见此人能抬得起头,亦能低得下头,不由得道一句:可惜。

可惜,娶了福安公主,生生断了前程与未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