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3调教,身边要有自己人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借这件事,与崔家做了什么交易,换来多少好处林初九不知,也不想知道,她从一开始就明白,萧天耀一定会她拿受伤的事做文章,所以她一刻也不想呆在萧王府。-www.ZiYouGe.com-

庄子在郊外,空气很好,环境也不错,后面就是一座山,物产丰饶。尤其是林初九住的地方还有一处温泉,可惜林初九受了伤,不然还真能好好享受一番。

庄子上的人都是原主母亲留下来的,虽称不上亲信,但对原主母亲却是忠心耿耿,林初九一来就受到了热情的欢迎,听说林初九受伤了,一个个担心不已,纷纷放低声音生怕吵着林初九。

林初九抵达庄子时,已是傍晚时分,她着实没有力气安抚众人,简单的说了两句话便回房休息,至于跟她来的人怎么安排?

林初九相信他们自己可以做好。

林初九这一睡就睡到第二天下午才醒,不知是心里原因还是什么,总之林初九觉得自己这一觉醒来,不仅精神好了许多,就连伤口也没有那么疼了。

得知林初九醒来,庄子上的管事便来寻问,能不能来给林初九请安?他们这些年,还没有见过小小姐。

春喜和秋喜本想打发了,却被林初九听到了,林初九亲自发话,让春喜和秋喜扶她出去。

“王妃,吴大夫说你的伤不宜移动。”春喜小声的劝说,却换来林初九一个冷眼,那一眼似人将人看透,吓得春喜连连后退,又后悔不迭,她总觉得林初九猜到了她们的目的。

没错,萧天耀派这么多侍卫、侍女过来,就是不希望林初九与庄子上的人过多的接触,到时候林初九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,绝不能带什么亲信回去。

可是,林初九真要那么听话配合,她就不叫林初九了。

天高任鸟飞,海阔凭鱼跃。离了萧王府,萧天耀还想让林初九事事都听她的安排,几乎不可能。

林初九见了庄子上的管事,人人都给了赏赐。几位管事事先不知林初九要来,也没有提前准备,不过他们前不久在山里挖到一株老参,正好拿来给林初九养身子。

林初九虽然学得是西医,可对人参、鹿茸这些名贵药材,还是非常了解,一看那只参的品相,林初九就知道是好东西,收下后也补了他们一些东西。

见过礼后,春喜和秋喜想劝林初九回去休息,就听到林初九的道:“李庄头,庄子上有没有十二三岁的小姑娘?”这个时代的妇女子,十四五岁就出嫁了,林初九要找个人跟在身边,只能寻十几岁的,调教的好了,还能带回京中。

身边没有自己的人,她又要养伤,指不定就会被春喜和秋喜两个架空,到时候外面的人和事一点都不知。

林初九一开口,春喜和秋喜就暗叫糟糕,她们真得没有想到,林初九一点也不相信她们,也不顾王爷的脸面,一来就要找自己的人。

庄头明白林初九的意思,立刻推荐了自己的女儿,还有另一个管事的女儿。“两个丫头都一个十三,一个十四,颇为懂事,王妃要是不嫌弃,小人这就领来给王妃看看。”

“正好见一见,去领吧。”林初九确实不宜久坐,可为了让自己养伤生涯过得顺遂,林初九不得不这么办。

她不仅仅是防备秋喜和春喜,还讨厌她们。不是因为她们两个不好,而是她现在讨厌一切与萧天耀有关的人和事。

人很快就领来了,两个小姑娘穿得并不精致只是干净罢了,蓝布外衣,两条长辫子,典型的农家少女,看上去纯朴得很。手脚都有些粗糙,一看就知平时没少干活。

林初九问了几句话,对方答得不算出采,不是聪明灵透的人,可胜在乖巧听话。

“不错,看着就欢喜,正好留下来给我做个伴,免得我一个人无聊。”林初九将两人都留了下来,“你们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秀梅。”

“我叫秀慧。”

两个小姑娘怯生生说完,就听到春喜的不满的声音:“在王妃面前,你们不能自称我,要称奴婢。”、

趾高气扬的语气,让人听着就生厌,林初九笑而不语。两个小丫头吓得哭了出来,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王妃,奴,奴婢不知,求王妃饶命。”

庄头也吓坏了,忙跪下来请罪。

林初九没有急着说话,只是扫了春喜一眼,见春喜害怕的退缩,这才开口道:“好了,别动不动就跪,你们本来就不是我的奴婢,不用自称奴婢,在家怎么样,在我这也就怎么样。”

“不,不行的,我……奴婢是来侍侯王妃的。”秀梅和秀慧低头认错,林初九也不多言,只对春喜道:“既然这两个丫头有心,你就好好调教一番。当然调教归调教,打罚就不必了,谁家的孩子谁疼。”

“奴婢遵命。”春喜面上应是,心里却暗想:她一定要让王妃看到这两个丫头的笨拙,让王妃认为这两个丫头永远学不会规矩,不可用。

可不想,林初九下一句话,彻底打消了她这个念头,林初九说:“我相信萧王调教出来的丫鬟不是一般人,三天内你要教不会这两个丫头,你就回去吧。”

春喜吓得再不敢起旁的心思,忙保证自己三天内,一定会将两个丫头调教好。

“很好,都下去吧。”只坐了一伙,可林初九着实是累了,疲累的抬了抬手,示意秋喜扶她回房。

和春喜那个张扬的丫头相比,林初九更喜欢这个圆脸的小丫头。讨喜又不多话,知道自己的本分,从不做逾越的事,这让林初九很满意。

她不需要萧天耀的人对她忠心,只要他们知道本分,别妄图架空她就行了。

许是白天睡得太多,林初九到了晚上怎么也睡不着,而给自己输液后,时不时就想小解,林初九都快被折磨疯了。

“养伤的日子,真不是人过的。”林初九把守夜的丫鬟打发走了,屋内只有林初九一个人。一个人摸着床柱去后面的恭桶小解,然后又一个人摸回来。

一走出拐解,林初九就傻了:她看到了什么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