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4受伤,咱俩不熟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一直都知道自己胆子不小,可胆子再大,半夜见“鬼”也是会被吓死人。(ziyouge.com)

“唔……”林初九本能的尖叫,幸得她反应快,及时捂住嘴,才没有让自己叫出声来,可却因此重心不稳往后倒。

“小心。”坐在床上,带着鬼面,一身血衣的重楼,如同闪电一般跃到林初九面前,伸手将人搂住。

“你,你……”躺在重楼的臂弯里,林初九已经吓得不会说话了。

“本座怎么了?”重楼一个旋身,将林初九打横抱起,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,轻柔认真的动作,就好像林初九是什么易碎的宝贝,需要小心地捧着、轻轻地放下。

林初九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,哆嗦了一下才道:“你找我有事?”被一个陌生的,带着鬼面的男人,温柔相待真得不是什么值得开心和羡慕的事。

“本座救了你。”重楼答非所问,“没事就不能来找你?”

“能。”可是,魔君大人你确定,你真得没有事吗?

“屋子里怎么有血的味道?”之前她刚刚从曛了香的小解室出来,一时没有闻到,可并不表示她就一直闻不到。

怎么说,她也是在急诊科和外科待过的大夫,对血腥味还是很敏感的。

得不到重楼的回答,林初九拉开衣领,低头看自己的伤,“我的伤口没有渗血。”抬头看着重楼,林初九没有说话,可眼中的意思很明白:你受伤了?

重楼没有闪躲,点头道:“是,本座受伤了。”

“伤在哪里?”受伤了动作还这么灵敏,瞬间就能接到她?

“左肩,要不要看?”重楼毫不避讳,大方地往床上一坐,只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重楼身上那件血色外衣便华丽的落下,露出穿在里面的血色中衣。

这男人,是多喜欢鲜血的颜色,就不怕刺眼吗?

最主要,这种颜色沾了血,完全看不出来呀。

林初九伸手摸了一下,手指上黏稠稠的血,“伤在肩胛骨?”

“嗯。”重楼继续将中衣和里衣震开,露出青紫红肿的左肩,冷傲的问道:“你行吗?”

“应该没有问题。”昏暗的烛光下,美人衣衫半露,红衣裹身,挑衅的说“你行吗”。这画面简直不是一般的香艳,林初九一度以为这男人调戏自己。

默默地盯着重楼狰狞的鬼面看半天,林初九心中旖旎的画面瞬间消散。

重楼这张鬼面,绝对是让人冷静的最佳法器。

林初九默默地擦了一把汗,伸手去检查他的伤势,同时得到医生系统要求她,必须给重楼医治的任务。

医生系统简直就是不人道的存在,她都伤成这样了,居然还要她给面前这个大魔头医治,简直没有人性。

“粉碎性骨折,可以医,但很麻烦,需要准备很多东西。”她手边什么也没有,只有自己常用的外伤药,当着重楼的面,她又不能直接从医生系统里拿东西。

“今天先帮本座包扎。”重楼知道林初九的伤有多重,并不想为难她。

“好。”重楼这么好说话,林初九也干脆,“我左手不好用力,到时候你帮我一把。”

“可以。”

“你躺下。”林初九慢腾腾的起身,打算将床位让给了重楼。

重楼见不得林初九老太婆一样的动作,伸手抱起林初九,直接从他身上跨过,换到左手上然后丢到地上,“果然,这样快多了。”

“呃……”林初九愣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,不高兴的道:“魔君大人,下次能不能别抱来抱去?”她又不是包袱。

“原因?”魔君大人有点不高兴。

这个女人,太不识抬举了。

“我是有夫之妇。”所以,咱们还是别太亲近,最主要的是咱俩不熟。

“有夫之妇怎么了?你刚刚还与本座共睡一张床,怎么?用完就丢?”魔君大人邪气十足地看着林初九,即使隔着面具看不到魔君大要的脸,可那双血色的眸子,却足够让人觉得可怕。

林初九想也不想就摇头:“魔君大人,你想抱就抱。”左右不会少块肉,她总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据理力争,以至于丧命吧。

“重楼!”

“啥?”

“本座叫重楼,允你直呼本座的名字。”魔君大人听着实在太别扭,生生多了距离感。

“知道了,重楼大人。”林初九从善如流地改口,可是重楼依旧不满:“不用加大人。”他是混江湖的,不是混官场的。

“哦,重楼。”直呼名字这么亲密的事,林初九就是有本事喊得呆板无奇,重楼已经对林初九这个不解风情的女人绝望了。

“动手吧。”他还是赶紧包扎好伤口离开,他怕自己一个忍不住,伸手掐死了这个女人。

“你躺出来的一点,那里光线不好。”林初九继续以类似老年人的迟钝,去洗手、拿自己的药箱,慢腾腾的打开,看得人真得很想帮她做得。

重楼这次确是难得的好耐心,不曾催促半句,躺在床上,闻着被子和枕套属于林初九的气息,稍稍放松了身体。侧头,看着林初九认真而坚定的眼神,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。

拥有坚定的眼神,心志必然也是坚定的,而这样的人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……

有些事,恐怕没有他想的那么容易。

林初九慢归慢,可每一步都非常认真,一点差错也没有,“你的伤不需要切开复位,我现在就可以帮你接骨,只是我这里没有夹板给你做固定,你自己要小心一些别再用力,回头就用夹板固定上,三五天骨头就能接上。”

接骨是个力气活,林初九可以想象自己的伤口被绷开的画面了。可是……

她不能不做呀!

医生系统那个傲娇货,正在不断的提醒她,重楼的伤需要立刻接骨、固定,不断地提醒她快一点。

林初九先是摸骨,确定位置后,才开始用力:“会有一点疼,你忍一忍。”

“好。”重楼漫不惊心的地应了一声,明显是不怕痛。

想来也是,左肩胛粉碎性骨折,还能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抱起她,这人会怕痛才有鬼。

林初九深深吸了口气,左手按在重楼的肩膀上,右手则按在他的伤处,一个用力,只见咔嚓一声……

“啊……”

发出惨叫声的却是林初九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