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5戏弄,不欠人情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没有意外,林初九的伤口绷开了!

不严重,但是绷开的那一刹那还是非常疼,林初九当时就飙泪了,右手还按在重楼的肩膀上,左手则按着伤口,身子微蜷,喘着粗气。(ziyouge.com)

“你……”重楼伸手去抱她,却被林初九拒绝了,“别动,你的骨头刚刚接好,要移位就麻烦了,我缓口气就好了。”

坑人的医生系统,她都伤成这样了,居然还不放过她,她下辈子宁可投胎做系统得了。

“嗯。”重楼果真听话,乖乖地没有动。

约莫一刻钟,林初九总算缓过那口气,她僵着身子给重楼上了药,将绷带递到重楼面前,“自己缠上,然后离开,左手不要动,尽快找个大夫给你固定好伤处,最多半个月就能好。”

林初九不是要赶重楼走,而是魔君大人不走,她怎么给自己的伤口换药?

重楼许是经常给自己包扎伤口,三两下就缠好了,林初九检查了一遍,点头道:“可以了。你可以走了。”

可是,重楼却没有走,而是一把将林初九拎到床上,命令道:“把衣服脱了。”

“啊……”林初九傻眼了,弱弱地道:“重楼大人,你要这么饥不择食吗?”连伤残的女人都不放过,这位魔君是饥渴了多久。

“你脑子里想什么,脱衣服,本座给你上药。”重楼敲了敲林初九的脑袋,气恼不已。

“咳咳……”林初九猛咳两声,尴尬的道:“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做到。”好吧,她果然是想太多了,凭她的姿色怎么可能让魔君看上,真不明白面前这个骚包男,到底为什么一再缠上自己。

“本座不喜欢欠人情,你帮了本座,现在本座帮你。”重楼说得理直气壮,不等林初九说话,就动手去解她的衣服。

林初九想躲,可被重楼那双不像人类该有血眸盯上,她根本不敢动,乖乖地任魔君大人,将她的上衣剥干净。

这个时候,林初九无比庆幸,她之前用白布将胸部缠了一层,并不是为了女扮男装,而是伤在那个位置,不将胸部缠好,每次脱衣服换线都觉得很尴尬。

只裸露胸部以上,这在林初九能接受的范围。她虽然在M国长大,可真得做不到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,袒胸。

重楼承认,在看到林初九被白布包裹住的胸部,略有些失望。可另一方面又暗喜:这个女人还是挺机警,难怪不拒绝他,原来是早有防备。

同样是右手能用,重楼的右手明显比林初九更灵活,不仅替她将断了的线挑出来,还细心的将周边的污脏擦了干净,这才给林初九上药,包扎。

这些,全部是一只手完成的。

林初九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魔君大人,你也是学医的?”

林初九真得不习惯叫“重楼”,怎么听怎么别扭。重楼本想再次强调,可见林初九一脸轻松的样子,也就随她了。

左右,一个称呼罢了。

“本座需要学医吗?”重楼酷帅的看了林初九一眼,从药箱里拿出绷带给林初九缠上。在缠绷带时重楼不可避免的要与林初九靠近,当绷带绕到林初九身后时,重楼很自然的靠上去,看上去就像环抱住林初九一样。

林初九吓得一动不动,身子僵在原地,重楼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,每次绷带缠到后面都会特别慢,颈脖相交,半天不动。

林初九很想催他快点,可是重楼每次都能在她开口前就收手了。

林初九忍不住在心底咒骂:这么一个妖孽到底是哪里来的呀?简直是会读心术,每每都在她的忍受极限。

求佛祖赶紧收了他吧,她真得不想和这种,浑身上下都充满危险味道的男人打交道。

一卷绷带就那长点长,重楼就是缠得再慢也缠不了几圈,很快重楼就将整卷绷带都用远了,吴大夫要是看到的话,指不定要说浪费呀!

“真可惜,这么快就好了。”握着绷带尾端,重楼一副不舍的样子。

林初九感觉自己寒毛又竖起来了。

这个男人,到底是什么意思呀?

真是饥不择食,要对她下手?

重楼也没有要林初九回答的意思,手指一动将绷带打个结后,重楼总算站好,与林初九保持了正常的距离。

呼……大魔头终于走了,喜大普奔。

林初九高兴太早了,也太明显了!

重楼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非常不满,倾身上前,伸手捏住她的脸颊,不悦的道:“你很怕本座?”

林初九的脸颊被捏得生痛,可却不敢呼痛,老实的道:“怕,怕你杀了我。”她可是见过魔君重楼杀人的,真得好直接、好血腥,当然也好可怕。

“杀你?放心,只要你乖乖听话,本座就不会杀你。”重楼松开了林初九脸上的嫩肉,手指却没有离开她的脸,指腹在她的脸颊来回摩挲,就好像欣赏收藏品的变态。

是的,变态!

重楼的手指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,被重楼的手指碰触,林初九有一种被蛇缠上的恶心感。

林初九承认自己就是个欺善怕恶的孩子,她果断的孬,“大人,我会……乖乖的。”这种话说出业,真恶寒!

“要一直这么乖就好了。”重楼的指腹,停在林初九的嘴唇上,轻轻摩挲着,痒痒的,害得林初九不由自主地起鸡皮疙瘩。

这个细微的变化,没有逃过重楼的眼神,重楼陡然加重力道,“就这么讨厌被本座碰你?”手指紧紧按住林初九的唇,林初九吃痛,拼命摇头:“不,不是……”身体本能,她能怎么办呀。

“虚伪……”重楼狠狠捏住林初九的下巴,“习惯了,你就不会再厌恶了。”

话落,重楼在林初九震惊的眼神下,倾身上前,含住林初九的唇……

“唔……”唇,被温热的舌含住,又被冰冷的面具抵住,真得不是一般的痛苦,可是……

这个男人却不肯放过她,含住她的唇,用力一咬。

“啊……疼。”林初九嘴里满是血腥味,是她自己的。

“记住这痛,再有下次,本座捏碎你漂亮的脖子。”重楼咬完这一口,就推开了林初九。

林初九没有防备,咚的一声跌进身后的大床,而这个时候重楼再度欺身上前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