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6头痛,他就高兴了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重楼一点一点压榨林初九所占领的空间,直到……

完全的将林初九压在身下!

男上女下,极其标准的姿势。|ziyouge.com|可是,看着面前放大版的鬼脸,林初九什么香艳旖旎的想法都没有,她只害怕面前这个男人来真的。

咚咚咚……林初九的心跳得飞快,绝不是什么激动、紧张,她是害怕。

外表不能说决定一切,可长得好看真心能加分。任谁在半昏暗的房间里,对着一张狰狞恐怕鬼面,都无法产生邪念。

“这么害怕?”重楼的左手一动不动,右手原本撑在床板上,可现在却按在林初九的心口。

力道不在,就是那么放着,可却让人无法忽视。

“魔君大人,你到底想要怎样,直说行吗?”她胆小,会被吓死的。

重楼低头,附在林初九的耳边,轻轻的说道:“本座想怎样都行吗?”

随着说话的声音,还有缓缓吐出来的热气在颈脖间萦绕,林初九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,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重楼的话。

她想杀了面前这个男人!

可是,她不能让这个男人知道。林初九深深地吸了口气,颤抖的道:“我……无法与你抗挣。”

林初九放弃挣扎与反抗,闭上眼,瘫在床上,一副任重楼为所欲为的架势。

重楼要真敢动她,她就敢下杀手!

林初九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,可是重楼却放过了她。

“蠢姑娘……”啪的一声,重楼在林初九脑门弹了一记,“逗你玩的,吓成这样,也不知你的胆子哪去了。”

呼……林初九狠狠地松了口气,瘫倒在床上。

睁开眼,就看到重楼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,站在烛光下,将凌乱的衣袍理顺。

“哼……”林初九笑了一声,却说比哭还要难看。

这些大人物总是这样,任意戏弄她,然后在她快要绝望时,告诉她一切不过是一场游戏。

游戏你妹!

对你来说是游戏,对我不是!

你知不知道,我刚刚差点选择和你同归于尽了!

林初九将自己隐在暗处,将眼中的不满与愤怒,通通掩藏在黑暗里,埋藏在心底。

她没事了,她不用抱着玉石俱焚的念头,和这个人渣同归于尽。

林初九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,不看重楼。

重楼似乎也发现自己的玩笑过火了,可他并不懂如何道歉,只是不再吭声,略做收拾便对林初九道:“好了,本座该走了。”

离开之前,不忘再看林初九一眼,只是林初九并没有抬头看他。

带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失落,重落消失在黑暗中。

夜,再度恢复到它原有的宁静,可有些却再也睡不着了,比如蜷在床角,哭得像个泪人的林初九。

第二天,林初九起来,如同无事人一般。嘴唇处的伤因抹药及时,看上去并不明显,只是眼睛红肿明显像是哭过。

春喜和秋喜也不敢多问,安安静静地服侍林初九梳洗后,讨喜的秋喜留下来陪着林初九,拔尖要强的春喜,则以调教那个丫鬟为名先退下了。

春喜退下后,并没有急着去教那两个小丫头,而是给萧王府报信。除了将昨天的事添油加醋说一遍外,还将林初九今天早上眼眶红肿的事也说了。

消息先是传到苏茶那里,苏茶核实过没有问题才报给萧天耀听。

“王妃在庄子上寻了两个丫头,应是要重用。”

林初九这是对萧天耀派去的人不满了,萧天耀轻应一声表示知道。

“王妃昨晚好像哭过,眼睛到今天还是肿的。”苏茶知道萧天耀昨晚出去了,还带着包扎好的伤回来,去了哪里不用问也知。

“哭?”萧天耀扬了扬眉,随即又不在意的道:“哭出来也好。”

萧天耀都这么说了,苏茶还能如何,只能在心里为林初九道一句可怜,转而提起其他的事,“大军已抵达边境,徐达暂时没有调动我们的人,却把他们作为前锋与主力。”总之,还是被推出来当炮灰了。

“北历已攻破五城,徐达的压力很大。我预计没有错的话,徐达很快就会发动第一次大规模的攻击,我们的人必然要作为主力上战场了。”一般情况下,第一场战斗事关重要,第一战要输了就会输了全军的气势,徐达的仕途也就到底了。

“按原计划进行,先助徐达夺得三城。”不先给一点甜头尝尝,又怎么能让他们入瓮。

等他们认为胜利在握时,反戈一击才是最痛快的。

“好。”苏茶没有异议,虽然这么做他们的损失会提高,可于天耀的名声有利。

这么一来,就算那些人知道这一场战事与天耀有关,可也不会指着天耀的鼻子骂他是卖国贼,反倒会把所的错都推到皇上身上去。、

认为是皇上不顾大局,夺了萧天耀的兵权,又没有派合适的将领领兵,以至东文大败。

除了前线的事,苏茶又将朝廷、宫里和江湖上的消息说了一遍。

朝廷上没有什么大事,大家的目光都放在北历与东文一战上。在北历这个外患没有解决之前,东文内部暂时不会斗,自然也就不会有人针对萧天耀了。

江湖上,魔君重楼销声匿迹一段时间后,又重出江湖,天藏阁一直在打听魔君重楼的消息。同时还不忘派人探查萧天耀的消息。

天藏阁之前卖了萧天耀一个好,可他们也把不准萧天耀的腿,到底有没有好,当众卖萧天耀一个好,只是为了给自己留条退路。

相比朝廷和江湖的平静,宫里就热闹得多了。三个女人一台戏,福寿、福安公主都在宫里,这两位又是亲近皇后的,见周贵妃在后宫横行跋扈,欺到皇后头上,两位公主便代皇后出头,打压周贵妃。

周贵妃自是不甘心,作为当朝第一宠妃,她还真不把两个嫁出去的公主当回事,双方你来我往好不热闹。

两位公主与周贵妃斗得鸡飞狗跳,一边是心爱的妃子;一边是嫡亲的妹妹,皇上夹在中间左右为难。偏偏这个时候能主事的皇后娘娘又病倒了,一时间宫里闹得人仰马翻,人人自危。

“宫里热闹,有人就按捺不住了。秦太医那位师父这次看中了福安公主,安王恐怕要倒霉了。”苏茶嘴唇弯弯,笑得好不得意。

皇上头痛,他就高兴了!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太晚了,实在写不动了,剩下的更新依旧在上午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