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0噩梦,他的女人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的效率绝对是可怕的……

等到林初九收到消息时,萧天耀已登堂入室,下人不需要命令,自发地将他的东西送到林初九的房间,并且很贴心的为新婚的两人,换了大红的床单与鸳鸯锦被,看着就透着新婚的喜气。(ziyouge.com)

庄子上的管事知晓自家小小姐的夫婿来了,又是欢喜又是害怕,恨不得把最好的一面表现给萧天耀看,让萧天耀看到他们家小小姐的好。

“王,王爷……”李庄头虽然管着国公府大小姐的庄子,可也没有见过大人物,见到尊贵如同天人的萧天耀,李庄头连话都不会说了。

萧天耀抬眸,正眼打量了李庄头一眼,冷冷的开口:“王妃呢?”

“小,小姐……在外面,我,不,是小人,小人这就去请小小姐过来。”李庄头的想法很简单,女以夫为尊,王爷来了他们家小小姐当然是要过来。

可不想,萧天耀听到这个提议,周身的温度瞬间下降,吓得李庄头一哆嗦,险些瘫在地上起不来。

随身的护卫实在同情李庄头,不由得出声提醒道:“你只要说王妃在哪就行。还有,你以后要称王妃,不可再称小小姐。”

“是,是,是,小人遵命。”李庄头哪敢说不,磕了两个头才稍稍冷静下来,结结巴巴的道:“王,王妃在葡萄架下,小人这就带,带王爷去。”

“不必。”萧天耀转动轮椅,萧王府的下人连忙将板子铺上,方便萧天耀的轮椅能跨过门槛和台阶。

李庄头看得目瞪口呆,终于明白王爷出行为何要带这么多人,原来是给王爷铺路的,可是……

这种事,不是只要有两个人抬起轮椅就能办到吗?为什么非要这么麻烦吗?

贵人们的想法,真是猜不透呀!

春风徐徐,阳光暖人,正是好眠时。这个季节的太阳不烈,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,令人昏昏欲睡,忍不住就与周公约会了。

林初九此时就在躺椅上睡着了,身上盖了一床毛毯,手中的书不知何时已掉落在地,风吹起,书页哗哗作响……

阳光透过头顶上的葡萄架折射进来,洒在林初九的身上,斑驳破碎,脸上的肌肤一块在阴影里,又一块在阳光下,就好像被光线切割成无数块。

许是好梦,远远地萧天耀就看到林初九笑得很满足,略有些白的唇微微上扬,唇角疑似有银线流出。

许是最近养得好,林初九脸上似乎长了肉,只是透着病态的白,没有什么血色,一看就知是重伤初愈。

远远地,萧天耀就让侍卫退了下去,一个人转着轮椅来到葡萄架下,离林初九十步左右停下,然后……

弃了轮椅站了起来,朝林初九走去。

站起来的萧天耀,给人强烈的压迫感。随着他走进来,葡萄架下的空间都变小了,当他站在林初九身侧时,阳光被他挡去了大半。

睡梦中的林初九似有所感,懒懒地睁开眼,看了萧天耀一眼,那一眼暖暖的,萌萌的,没有平时的戒备与冷静,只有刚睡醒的迷糊与娇憨。萧天耀的心猛地一跳,发现自己居然紧张了。

他在想,林初九见到他的第一句会说什么,可是……

林初九看了一眼,又合上眼了,翻个身,嘀咕的道:“我居然梦到了萧天耀,好不可思议。”这简直是噩梦!

说完,翻身继续睡,无全没有再睁开眼确认的意思。

萧天耀等了半天就等来了这么句,不由得笑了……

俯身,近距离看着林初九的脸,萧天耀可以肯定她是真得睡着了,并非装的。

“傻姑娘。”萧天耀伸手,将林初九脸颊上碎发拂到身后,手指流恋的在林初九脸颊上蹭了蹭,只是他不敢太用力,怕闹醒林初九。

小心地替林初九盖好被子,萧天耀没有再骚扰她,而是将自己的轮椅拉了过来,放在林初九身侧,坐了下去。

随手捡起地上的书,萧天耀看到封页,不由得挑眉:“《史记》?你居然看这样的书。”

萧天耀若有所思地看着林初九,这世间,会看《史记》的女子真得不多。至少他知道的人当中,除了皇后外他就没有见过,哪个姑娘家会看《史记》。

不过,他的女人看什么书,又有什么关系?

《史记》萧天耀早已烂熟于心,他拿着书随意的翻了两页,却没有往下看,而是侧着头,打量林初九的睡颜。

他们曾同床共枕过,他们曾有最亲密接触过。他知道她睡觉的时候很乖,可却不曾好好地看过她的睡颜。

偷得浮生半日闲,萧天耀不介意花一下午的时间,来看美人春睡。只是……

林初九没有让萧天耀如愿。

半个时辰后,林初九醒了。刚醒睡的她防备很浅,并没有发现萧天耀的存存,耍赖似地拉起毯子盖过自己的头,把自己的闷在毯子里。

“好不想起来。”

这般模样的林初九,萧天耀是第一见,不由得愣住了,连呼吸都忘了。

“可是不能再睡了……”林初九好像下了什么重大决心一般,飞快地拉开毯子,坐了起来。

原来……林初九也有这么迷糊的一面,他一直以为这个女人,冷静到不像女人。

萧天耀不由得露出一抹笑。

许是睡太久了,林初九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疼,拍了拍才觉得清醒了许多。

萧天耀是一个存在感非常强的男人,这一清醒,林初九就发现不对劲,忙扭头望去……

看到眼前熟悉的脸,林初九吓得差点从躺椅上摔了下来,“萧,萧王爷……”生生把“天耀”两个字噎了回去,林初九也不容易呀,“你,你怎么在这里?”简直就是活见鬼了!

萧天耀关注的重点不是林初九的问题,而是:“萧王爷,这是什么奇怪的称呼?”这个女人就那么爱给人取奇怪的称呼,就不能正常一点称呼人吗?

“对不起。是王爷,王爷你怎么在这里?”林初九从善如流的道歉,完全不与萧天耀争。

萧天耀终于大发慈悲的回答了林初九的问题:“本王为什么不能在这?”

为什么?

当然是因为,这是她的地盘呀,萧天耀来干吗?找死吗?

关于重楼的身份,简介上有!

【作者题外话】:还有一更会比较晚,大家不要等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