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想怎么捏,就怎么捏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莫清风不知林初所想,只当林初九高风亮节不携恩图报,心里更是感动万分,满口应下诊金之事,也将林初九的恩情记在心上,

北域莫家人绝非有恩不报的人,即使因此事卷入东文朝廷之争,他们莫家也认了,谁让萧王妃救了他们莫家的女儿和外孙。(www.ziyouge.com)

林初九压根就没有将莫清风的感激、感动放在心上,像莫清风这样的病人家属她见多了。这个时候说着感谢、报恩,等到病人完全康复,就会把此事丢在脑后,她要真把这份人情记在心上,那就是犯傻了。

林初九交待了两句注意事项后,便道:“你现在可以去看你姐姐了,她现在什么也不能吃,只能喝点水,你到时候只要给她喂一点水就好了,我一个时辰后会来看她。”

“好。”莫清风听到能去看自家姐姐,立刻就要往里走,幸亏林初九反应快拦了一把:“你身上的衣服全是灰,换身干净的衣服再进去。”

“我这就去。”莫清风真正是如一缕清风,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,速度之了快让林初九不由得道:在不会武功的人面前秀轻功什么的,真得好讨厌。

收拾屋子的下人还没有来,产房外就口剩下萧天耀和林初九两人,林初九就是想躲也躲不过了。

“王,王爷……”不知为什么,原本还有几分得意林初九,此时面对萧天耀只剩下了心虚。

她自己也不明白,她在心虚个什么劲,明明受委屈的人是她。

“还记得本王,真是不错。”萧天耀一开口,就是嘲讽意味十足。

林初九不自觉地后退两步,直到抵在门框上,这才停下来,略有几分尴尬的道:“王爷等了我一下午,我怎么会不记得。”

“本王不止等了你一个下午,还被你耍得在外面白跑了一圈。”萧天耀转动轮椅,缓缓上前。

“是,是嘛。”这么丢脸的事,王爷你这么直白的说出来,真得好吗?

林初九背后就是墙,退无可退,只能贴着墙面而站。

两人一站一坐,可偏偏站着的那个怎么强撑,都没有坐着的那个有气场。

萧天耀上下打量林初九,那眼神就像是看到猎物的猛兽,志在必得又满是不屑,就在林初九以为萧天耀会一直这么看下去时,萧天耀缓缓开口:“这么说,你是承认你在耍本王了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林初九想也不想就否认,“我不知道王爷会出去,我当时心情不好,才骑马出去走走,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”

就算是猎物,也不会甘愿丧身虎口,更不用提人了,怎么样,林初九也要为自己争取一把。

“是吗?”带着浓浓嘲讽意味的反问,无不告诉林初九,她的小心思萧天耀知道。

林初九磨了磨牙,破罐子破摔道:“王爷说是就是呗,反正我是没有想过王爷你会出去追我。”这个林初九还真没有想到。

一个能把她当诱饵的男人,会因为她跑出去,就亲自去找她,这可能吗?

“本王也没有想过,可因为是你,所以……本王一再破例。”明显萧天耀知道林初九在说什么,那件事确实是他理亏。

虽然他计算好了一切,可最后还是让林初九受伤了。

林初九没有吭声,只是自嘲的笑了笑,随即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,露出一个灿烂的笑颜,“王爷,我累了,想要下去休息,失陪了。”

萧天耀只当没有听到最后三个字,握住林初九的手道:“嗯,走吧,本王已经让人准备好了热水。”

“我自己可以走。”林初九想要抽回自己的手,可没有成功。萧天耀握得太紧,她根本抽不出来。

“本王自己走不了,还等着你给本王推轮椅。”萧天耀松开了林初九手,却给了她另一个任务,像是知道林初九会拒绝一样,在她开口之前道:“林初九,一人一次,我们两清,别再使性子,本王脾气不好。”

明明是夫妻之间的事,可萧天耀就是有本事说得一板一眼,没有一丝温情。

萧天耀差点害死了她,而她只是让萧天耀白跑了一趟,这种事怎么可能一人一次两清?

林初九轻笑一声,却没有反驳。

萧天耀怎么说就怎么是吧,左右萧天耀在这里也呆不了几天,而有莫家那个病人在,她有的是事忙,根本不用担心成天对着萧天耀。

下人早已将热水和干净的衣服准备好,林初九一回去就能泡澡。梳洗完毕后,林初九全身清爽,精神好了不少,回房去梳发,这才发现她的房间变了样。

大红床幔、鸳鸯喜被,双人枕头……她今天成婚吗?

林初九嘴角微抽,强压下火气道:“这是谁布置的?”嫌死得不够快吗?

“噗通……”春喜和秋喜立刻跪下,一脸无辜的道:“奴婢也不知,奴婢回来时,房间就变成这样了。”好吧,她们是知道的,可现在绝不能在林初九面前说出来。

“换了。”林初九懒得和自作主张的下人计较,“王爷要是喜欢这间屋子,按他的喜好布置。”她搬出去,她把房间让出来行不行?

“这……”春喜和秋喜不敢应。

林初九的口气更大了:“怎么,我说得话不管用了?”

“不,不是……王妃,奴,奴婢……”春喜和秋喜吱吱唔唔,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。

“把后厢房收拾出来,将我的东西收拾好,移过去。”林初九按了按太阳穴,她觉得她有点头痛了。

萧天耀还真是得寸进尺,在萧王府顶多就是住她隔壁,到了庄子上来,居然直接住到她房间来了,真当她是软包子,想怎么担就怎么担吗?

萧天耀还真当林初九就是一个软包子了,吃完饭后萧天耀“啪”的一声放下筷子,“林初九,本王听下人说,你要搬到后厢房去?”

这绝不是寻问,这是质问!

林初九将最后一口饭菜咽下,喝了口茶才道:“是。”

“就这么不愿意,与本王共处一室?”萧天耀开口,声音冰寒渗骨,漆黑的眸子看着林初九,眼中跳动着愤怒的火焰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