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5失策,鸡同鸭讲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一柱香……两柱香,直到一刻钟过去,依旧没有听到皇上叫起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林相的手脚已经在颤抖,可他却一动不敢动,他知道皇上此时非常愤怒,只是林相想不明白,皇上为何而生气?

因为萧王腿好的事?

如果是这样的话,在他行礼后,皇上就是再气也该叫他起来才是,毕竟萧王的腿能不能,不是他能决定的事情。

“啪嗒,啪嗒……”额头上的汗珠,一颗接一颗往下掉,林相越想脑子越糊涂,他最近真得什么也没有做,皇上没有道理会把气撒在他头上才是。

林相胆战心惊,就在他以为,他会一直跪到晕过去时,皇上开口了,“林宗,你可知罪!”

直呼名字,毫不掩饰自己的怒火。这样的皇上让林相害怕,因为皇上每次要灭了那个大臣,就是这样的语气。

“皇上,臣,臣不知……”林相保持着一丝清醒,脑子不断的转着,想要为自己争取一条生路,可是……

别说他现在脑子胡得很,就是脑子清醒,他也无法想到对策,因为他完全不知皇上为何生气。

皇上想要诈林相的话,适时透露了一句:“不知……你养女不教,惹得萧王不满,你还敢否认。”

婉婷的事?

萧王告状了?

林相又恨又羞,不断的磕头,“皇上恕罪,皇上恕罪。小女之所以会去萧王府,只是担心萧王妃,绝无探查萧王府消息的意图,肯请皇上明查。”

“你在说什么?”皇上一脸不满,林相说得话,他完全听不懂。

啊?

林相也是一头雾水,战战兢兢的抬头,“皇上,你不是问小女擅自去萧王府的事吗?”
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朕是问你,林初九会医术的事。”皇上极度不满林相打太极拳的行为,可是……

林相直接懵了,“初九会医术,这怎么可能?”她跟谁学?跟鬼学吗?

“你不知?”林相的反应很直接,完全不像是做假。

林相更懵了,不敢置信的道:“初九真得会医术,她跟谁学的?”

“朕也很想知道。”皇上一看林相那样,就知从林相嘴里问不出什么,林相知道的比他还少。

林相知道皇上为什么生气,吓得不行,嘭嘭的磕头,“皇上,臣不知,臣真得不知。臣要知她会医术,死也不会让她嫁进萧王府。求皇上明鉴……”

林相能从一介寒门之子,爬到百官之首,脑子绝不愚钝,从皇上的话中他就能猜到,萧王的腿能好与林初九脱不了干系。

这简直是找死。

“皇上,初九当时并不想嫁给萧王,为了拒婚还曾寻死过。臣真得不知她嫁入萧王府后的事。”林相磕得一脸是血,眼泪和血水糊了一脸,看上去很是狼狈。

林初九寻死拒嫁一事,皇上当然知晓,要不是这样,他也不会放心林初九嫁过去,只是没有想到林初九嫁给萧王后,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。

收起无知与骄纵,变成一个有脑子又稳重的女人。不仅进退得宜,还会医术。到底是林初九太会装,还是萧王调教人的手段异常高?

看上不停地磕头求饶的林相,皇上眼中一片恍惚,直到林相撑不住,摇摇欲坠,皇上才开口:“退下!”

“蹦……”最后还磕了一下,林相才蹒跚着爬起来,“谢主隆恩。”

林相摇晃的离去,血水糊了双眼,他却不敢去擦……

殿内,小太监手脚麻利的提来水,将地上那一滩血迹擦干净,很快地板又恢复原有的光亮,就好像什么也不曾发生……

墨神医迟迟等不到自己的人来接应,就知道他们出了事,而他也遭了别人的算计。墨神医顾不得疲累,快步赶回城,终于在城门关闭前进了皇城。

墨神医急急地将消息送了出去,信鸽载着消息飞出城门,飞向城外。墨神医看着越飞越远最后消失不见的信鸽,松了口气。

不管怎么样,得先把这件事解决。不然,那些门派要因此被萧天耀灭了,他就是罪人。日后在江湖上,再也不会有谁卖他的面子。

墨神医心里还记挂着安王的病情,办好此事,匆匆回宫。而他不知,他放出去的信鸽,一飞到城外就被人打了下来。

唐十二,别名糖糖,看着地上成排成排的信鸽,愁得快要睡不觉着了,“这都快上百只了,这是要撑死我吗?小池池,你真得不回来吗?你不回来,我一个怎么吃得完呀!”

“又来了,又来了……怎么这样,太讨厌了!”

糖糖一边抱怨,一边对天上飞的信鸽出手。而到了夜晚,信鸽似乎比白天还要多,可糖糖却半点不受影响,哪怕是在漆黑的深夜,依旧没有一只信鸽能逃过他的眼睛。

这就是杀手唐十二,虽然他很不靠谱,智商和长相一样嫩,可他却有着无人能及的天赋,天生就是吃杀手这碗饭的人。

是夜,林初九躺在床上,死撑着不肯睡,打算“偶遇”一次每晚都偷偷过来的萧天耀,和他说清楚这样做是不对的,可是……

到了后半夜,林初九怎么也撑不住了,眼皮直打架,饶是她的意志力再强,也抵挡不住身体的本能,勉强撑了一刻钟后,终于合上眼睡着了。

一刻钟后,萧天耀如往常那般,出现在林初九的房间内,知道安睡香的效果,萧天耀并没有点林初九的昏穴,只是和衣躺在林初九的身侧,轻轻的拥着林初九,闻着被子上清新干净的气息,萧天耀很快就睡着了。

天不亮,萧天耀就醒了,毫不留恋的起身,甚至没有多看林初九一眼,打开门便走了出去,身后是为他送上披风的暗卫。

半个时辰后,林初九醒来,发现身侧有人躺过的痕迹……

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抱着被子,坐上床上发呆的林初九,死死地盯着萧天耀躺过的地方,百思不得其解。

她很肯定,萧天耀没有给她下药,她今天醒来也不像之前一样肩膀酸痛,可为什么她还是不知萧天耀是什么时候来的?又是什么时候走的呢?

“难道,我真得睡得那么死3F”

这完全不可能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