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9告状,缘尽于此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从头到尾都平静得很,似乎不受皇后的话影响,可只有她知道,她背后已是汗湿一片。|ziyouge.com|

她听出了,皇后话中森冷的杀意。

马车出了宫门,林初九深吸了口气,这才平定自己受惊吓的小心脏。“周贵妃说得没有错,皇宫这个地方真应该少来。”

进了皇宫,万一遇到医生系统要她救的人,她又不拒绝,到时候说不定又要陷入两难的境地。

回去的路上,依旧只有林初九一个人,可她却不会无聊的想睡觉,她此时正在琢磨皇后的意思。

林初九知道,皇后完成把她当成附庸,在皇后看来,她医好安王的病就是背叛了她,皇后不高兴很正常,可是……

皇后今天的警告太犀利太直接了,完全不像皇后平日的作风。而且这么做,除了让她反感外,对皇后有什么好处?

同样的问题,花房里的老嬷嬷也问皇后:“娘娘,这么做除了让萧王妃反感外,对您一点好处也没有。”

“本宫不需要好处。有生存的压力,她就会努力变得更强大,本宫在等着她成长。”萧王的腿好了,林初九轻易也出不了皇城,想引林初九去找那些人,太难了。

现在的林初九,足够聪明,足够能干。她将林初九推到最耀眼的位置,那些人看到她,一定会主动来找她。

“为了本宫的小七,本宫也要好好地活下去。”皇后手指轻轻一动,又一朵牡丹摔落在地……

林初九回到萧王府时,萧天耀还没有回来,至于他的去向?

曹管家没有说,林初九也就没有问。她从来都清楚,自己并不是这座王府的主人,她没有资格过问萧天耀的去向。

林初九回到房内,依旧在想皇后的话,可她怎么想也不想明白,皇后为何要用这种,让人反感的方法警告她?

林初九心里有事,再加上她一向不过问萧天耀的事,直到第二天起床,发现身侧没有萧天耀睡过的痕迹,这才好奇的问了一句:“王爷昨晚没有回来?”

秋喜听到林初九主动问萧天耀的动向,眼睛一亮,忙道:“回王妃的话,王爷昨晚确实没有回来。不过苏茶公子昨晚来过,说王爷有要事急着出城,让王妃不用担心,王爷明天就会回来。”

“……”她什么时候担心过?

林初九没有解释,反正解释也没有用,还不如让她们误会。

萧天耀不在府上,林初九相对就自由多了。萧天耀之前就与曹管家等人说过,她可以自由出府,林初九也不客气,找来曹管家,告诉他自己要出去走走。

“王妃……”曹管家一脸为难。

王妃什么时候出府不好,怎么偏偏选在王爷不在家的时候出府,这,这不是明摆着让他挨王爷的骂吗?

“怎么?不行吗?”林初九反问一句,声音不大,可曹管家却莫明的感到不安,总觉得拒绝了林初九,他一定会倒霉。

不对,王爷也会倒霉!

曹管家想也不想,就说道:“王妃你随时可以出去,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什么?”只要能出去,一点小要求林初九是可以答应的。

一口气吃不成胖子,慢慢来,她早晚有一天,会拥有绝对的自由。

曹管家见林初九不反感,这才道:“只是,王爷有交待,王妃您出门时,一定要带护卫。”虽然也会有监视的意思,可也真得是为了保护林初九。

毕竟,满京城也没有哪个府上的夫人,成婚后还会在外面到处跑的,萧王爷对林初九真得很好很好了。

带护卫是林初九意料之中的事,林初九很爽快的应下。

在曹管家的安排下,林初九乘着一辆普通的马车出了萧王府,驾车的车夫就是保护她的侍卫,刚走出萧王府没有多久,那侍卫便道:“王妃,我们被人跟踪了。”

这也是萧天耀不想林初九出门的原因,盯着他们萧王府的人实在太多了,林初九一出门就有危险。

林初九今天没有什么目的,只想出来熟悉一下京城的环境,可任谁一出来,就被人盯上也不好受,林初九没好气的道:“往大街上走,实在不行,往官府的方向走。”

想跟,那就好好的眼着跑,只要别闲累就行……

秦太医昨天一直在宫里当值,晚上在安王的偏殿休息,直到今天上午才离宫。一回到府上,秦太医连衣服都没有换,就急急去找银发老者,向他报告好消息。

“师父,皇上已经放弃了墨神医。”秦太医一脸激动的道。

为了这一天,他们等了几十年……

“终于等到了。”银发老子鼻子一酸,眼泪就出来了,“终于等到了这一天。”

银发老者捂住脸,大声嚎哭,身子直颤抖。秦太医忙上前,半跪在老者面前,劝说道:“师父,您的身体不能有太大的情绪起伏,您别激动。而且这是高兴的事,您别哭呀!”

“我高兴,我高兴着呢。”银发老者抹掉脸上的泪,渐渐平息自己的情绪,“你说得对,我不能太激动,我还要留着这个破身体,让那个虚伪的小人,露出真面目。”

银发老者眼中闪过坚毅的光芒,“去我房里,拿我的药箱出来。然后安排人秘密送我去慈恩堂。”

药箱是银发老者唯一的贴身之物,而慈恩堂是他本该呆的地方。听到这话秦太医脸色一白,“师父,你要走?”

“嗯。”银发老者点头:“我原本想用安王的病,为你铺最后一段路,可惜被萧王破坏了,师父现在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,你我师徒缘尽于此。”

“师父……”秦太医摇头哽咽,抓住老者的手,“你永远是我师父。”

银发老者却用力抽了出来,“你心里有我这个师父就行,我出了这个门,你就要当作不认识我。要让皇上知道你和我的关系,他便不会再信你。”

“师父,谢谢你,谢谢你……”秦太医知道,他的师父教他是有目的的,让他进宫做太医也是为了帮他复仇,但这些都不能否决,他师父为他所做的一切。

师徒二人临别只有寥寥数语,秦太医万分不舍的将银发老者送了出去,银发老者则没有半分留恋,人到了慈恩堂后,便买通慈恩堂两个小官吏,让他们送他去大理寺。

他要告状,告墨神医栽赃陷害,谋财害命,杀人夺妻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台风,真得好可怕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