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0同情,牵连甚广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真得没有想到,她不过是趁萧天耀不在家,出门转一转,居然就遇到了一件大事。|ziyouge.com|

墨神医二十年前,畏罪潜逃的大弟子突然出现,状告墨神医栽赃陷害,谋财害命,杀人夺妻。

墨神医的大弟子也就是银发老者,不仅在大理寺告状,还特意用血写了一份大状纸,高高举在手上,以便旁观者能够看清楚。

大理寺官衙并不在闹市,平时也没有多少人来往,可不知怎么一回事,今天却有许多人经过,银发老者此举一出,立刻就被人围住,不少人都挤在前面指指点点。

围观的人大多是普通百姓,不识字,见状忙问身边的人状纸上写的是什么,有识字的人帮忙念了出来,可是……

“能说简单一点吗?听不懂?”不识字的人,听不懂那些咬文嚼字的东西。

“这个人说,二十年前医死文昌学院院长的人不是他。二十年前,文昌学院的孟院长病危,请来墨神医医治,墨神医带着他一同前往孟家。查看孟院长的病情后,他们二人对如何医治孟院长有不同地看法。他提议慢治,以养为主;墨神医则主张下一剂虎狼之药,力求迅速激发孟院长的生命力”

“师徒二人争执不下,他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方法可行,求墨神医等一等,让他找齐草药。为此他特意去中央帝国求药,意外取得龙魄。可等他带回龙魄时,孟院长已经死了,而且外界传言是死于他之手,而他已畏罪潜逃了。”

“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心生怀疑,不敢直接去见墨神医,便回家去见妻子,想问问妻子知不知道底发生了什么事。不想,他的妻子与墨神医早已暗通曲款,并珠胎暗结,他的妻子暗中给他下药,并通知墨神医过来。”

“墨神医不仅抢走他拼死得到的龙魄,还将他丢进狼群。要不是他当时在中央帝国得到一颗保命的药丸,他早就死在狼口。可就是这样,他整个人也废了。”

随着书生的解说,银发老者撩起自己的裤脚,露出两截硬邦邦的木头。

这个时候围观的人才知道,银发老者大腿以下全部没了,是用两根木头打磨成腿的样子撑在那里,取掉两根木头,老者就像一个木墩子似的坐在轮椅上。

人总是同情弱者,老者这般模样着实让人同情,先入为主,众人对老者的话就信了三分。

除了这份血书外,老者又拿出另一份血书。两分血书上的血迹暗淡发黑,一看就是许多年的。

另一份血书并没有说自己的冤屈,而是写满了墨神医这些年的罪行。

解剖活人;拿活人试药;用人的鲜血养药;侵占弟子的成果……一件件,一桩桩,罄竹难书。

每年死在墨神医手底下的普通人不计其数,墨神医一向只医权贵不医普通百姓。偶尔善心大发医治普通百姓,也是为了拿他们试新药……

墨神医的医术之所以这么高,时时有新药方出来,都是用一条条人命换来的。

如果说前一张状纸,围观的百姓看完后,只会同情银发老者;后一张状纸就彻底激起了百姓的怒火。

百姓在那些大人物眼是如蝼蚁不错,可别忘了蚁多也能咬死象。天底下的百姓有几人?权贵又有几人?墨神医这种行为,得罪了天下多少人?

“简直是善心病狂,这样的人就是医术再好,也不能留。”

“必须千刀万呐剐,这样的大夫留着也是一个祸害。”

“为了自己的名声,拿我们普通百姓不当人,这种人怎么不去死。”

在一众讨伐墨神医的声音中,突然有人提了一句:“听说墨神医只有一女,现在被封为美人。墨神医此女,莫不就是他与弟子之妻苟合而生?”

此言一出,立刻引来不少人的议论,“为人师者,却毫无师德,道德败坏,不配为人。”

“有其父必有其女。墨神医不是一个好东西,他那女儿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

……

围观百姓越说越激愤,等到大理寺官员赶来时,围观百姓的怒火早已被挑起,就是压也压不下去。

大理寺卿听到有人状告墨神医,本不想接这个案子,可听到此案关系到文昌学院的院长,当下就匆匆赶来,想要将消息压下去,却不想百姓已议论起来了。

大理寺卿果断接下状纸,命人将银发老者扣压下来,驱逐围观的百姓。

可不知为何,今天围观的百姓却一个个不肯离去,有几个更是叫嚣道:“大人,你们一定要禀公审理此案,我们会一直盯着。”

“大人,这个案子什么时候审理?我们可否前来旁听?”

“大人,此事我等定会告诉文昌学院,还有孟家人,还请大人还死者一个公道。”

大理寺卿听到这些话,头大如牛,可他也知这宗案子不可能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只得连连向百姓保证,官府一定会禀公办理,不会因为对方是墨神医就网开一面。

得到大理寺卿的承诺,围观的百姓这才渐渐散去,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仍旧是在讨论墨神医的事。

林初九坐在马车里,只一眼就明白,今天这些看热闹的人,顶多只有一半是真正的百姓,另一半则是事先安排好的人,目的就是将此事闹大,逼得东文不得不处治墨神医。

文昌学院历史悠久,享誉盛名,在四国都招收弟子,可他们并不属于四国中的任何一国,它是独立于四国之外学院。

文昌学院的学子一向不入朝为官,只专心追求学问。文昌学院出了不少大儒学者,有许多弟子直接被中央帝国招走,与中央帝国的关系极好。

正因为此,四国对文昌学院都格外礼遇,文昌学院的弟子在各国也备受推崇。墨神医的宗案子,牵扯到文昌学院死去的孟院子,此事说什么都不可能草草结案。

大理寺卿拿到状纸就匆匆进宫,将此事禀报给皇上知晓,求皇上定夺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今天状态不好,估计写不出五更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