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1阴险,给个机会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二十年前很多事墨神医早已经忘了,可文昌孟家这件事,墨神医却记得清清楚楚,一些小细节都没有忘记。……www.ZiYouGe.com……

当银发老者将当年的事情一一复述时,墨神医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银发老者的话虽然和真相有出路,可事情却差不多……

当年,他并不想医孟院长的病。孟院长的病很棘手,他没有把握医好,根本不想砸自己的招牌。

可是他欠孟院长学生的人情,现在那人拿人情请他出手,他不得不出手。

他并没有拿孟院长试药,实在是孟院长的身体太差,不一定能等到他的大弟子带药回来。

再加上二十年前的他,名声远没有现在的大,也没有现在这般沉稳。那时候他一心追逐名利,再加上那个女人有了他的孩子,拿孩子威胁他娶她,于是……

他冒个一个险,他在大弟子离开的那天,给孟院长服用了他准备的药。

当时,他已经决定了,孟院长要是好了,那就是他的功劳,凭此方他定能在名声大噪,到时候就是娶那个女人,旁人看在他医术高超的份上,也会原谅他这个小瑕疵。

孟院长要是死了,那就把大弟者弄死,让他背黑锅,也能以照顾弟子之妻的名义,将那个女人接在身边。

药灌了下去,孟院长丢了命。接下来的一切,便按墨神医的计划,将一切线索引向银发老者,最后得出银发老者畏罪潜逃的事。

虽说墨神医当时将罪名推得一干二净,可孟家还是牵怒墨神医,认为是墨神医将品性不良的人带入他们孟家,那害得孟院长早逝。

孟家从那以后,就不再请墨神医看病,哪怕那个时候,他们发现家中大公子无法说话,也没有去请墨神医医治。

银发老者不知墨神医当时的想法,他只将当年自己所知一一说出来,为了证明自己所说不假,他还拿出墨神医当时写的药方,甚至连孟院长当时吃剩的药渣还在,只是二十年过去了,哪怕银发老者保存得再好,药渣也很难辨认。

不过,药方上的字清晰可见,孟先生只一眼就知是墨神医的笔迹,甚至上面的药材名孟先生都一清二楚,因为他的父亲就是死在这剂药之下。

“没错。墨神医当时也说过,我父亲就是死在这剂药之下。”孟先生是一个儒雅的学士,平时极少生气,可此时握着药方的手却是青筋暴露。

他父亲病得确实很重,可要不是这一剂药,他父亲根本不会死得那么突然,根本不会含恨而终。

那个时候,他们找上墨神医也说清楚了,如果医不好就请尽量延长他父亲的性命,让他父亲看到长孙出生。可墨神医为了他的私心,却生生让他父亲含恨而终。

看到这一张药方,孟先生无法不生气,“墨神医,你的医术再高,也无法掩饰你人品上的缺失。我最后悔的事,就是请你为家父看病。”

人证、物证俱在,墨神医无法辩驳,他认下这个罪,朝孟先生深深地鞠了个躬,一脸自责的道:“孟先生,当年的事是我不对,这些年我一直愧疚不安,希望你能原谅我。”

“原谅?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?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我相信东文的律法,会还我孟家一个公道。”文昌孟家是名门大门,名士之家,可并不表示他就是圣人。

大理寺卿听到这话,立刻道:“孟先生放心,我们一定会秉公办理。”

案子继续往下审,说完孟家的事后,孟先生不在说话,银发老者与墨神医之间硝烟味十足。墨神医在孟家这宗案子上认罪认得爽快,可其他的指控他却一样不认。

什么与徒弟的妻子通奸,残杀弟子,拿人试药,拿人炼药,墨神医通通不认,并以人格发誓,他绝不会做这样的事。

墨神医义正言词的说,他因孟院长之死就愧疚了二十年,而且他是大夫,在他心中人命是无比重要的,他绝不会做罔顾人命的事。

当年孟院长那件事,也不是因为他拿孟院长试药,而是他太想救活孟院长了,最后孟院子出事,他一害怕才把罪名推到徒弟头上,而他的徒弟也一直没有回来……

因墨神医之前认罪态度极好,面对银发老者的指责默不吭声,大理寺卿和孟先生对墨神医也少了几分偏见。再加上银发老者没有证据,其他的指证还真落不到墨神医头上。

案子就这么僵住了,银发老者一口咬定墨神医做了这些,可却拿不出证据。

“我虽然有种种不好,可是我做的事我认,不是我做的事我绝不会认。”墨神医应下害死孟老爷子的罪后,整个人又好像活了下来,就好像心中最大的包袱已放下,他坦荡不惧世人。

这一刻,饶是孟先生也不免相信墨神医的话。

“小人,卑鄙,无耻!”银发老者发现了墨神医的企图,当堂吐了口血。

卑鄙,真得很卑鄙……认下一条不轻不重的罪,虽然名声没了,可那是二十年前的事。人无完人,现在的墨神医医术越发的好了,已经没有医死人的消息传出来,世人就算计较,过个一两年也就淡忘了。

墨神医无视银发老者的指责,挺直背脊站在公堂上,暗淡无光的脸色似乎又恢复了几分光泽,隐约又有几分世外高人意味。

这两个鲜明的对比,让大理寺卿不由得倒向他,见银发老者一再咆哮,大理寺卿面露不耐,重重拍打惊堂木,让银发老者安静。

“苍天不公,苍天不公呀!”银发老者不敢再闹,却低垂头喃喃自语。

他低估了墨神医的阴险,也高估官府的力量。他本以为官府会派人去查,结果官府根本不查,全部要他拿证据,他一个残废的老人,去哪里寻其他的证据?

他为了找到孟院长之死的证据,就找了二十年呀!

没有证据,空口指证并不能治墨神医的罪,不过墨神医身上还背了一条医死人的罪名,大理寺卿也不敢放了他,依旧将人押了下去。

墨神医在离去前,再次朝孟先生作了个揖,“听闻无生携令公子进京求医,我虽不才,可医术尚可,还请先生给我一次机会,让我能弥补自己当年犯的错。这一次,我必不会叫先生失望。”

一揖到底,墨神医一脸恳求地看着孟先生。

其他的罪没有证据,他完全可以不认,只要官府公布他无罪,那么之前世人指责的越凶,之后就会同情他。

至于孟家这件事?

只要孟家肯让他为大公子医治,就表示孟家原谅了他,旁人也只是说说而已,过一两年就淡了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