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9自觉,已婚的身份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一行人离开后,街上的百姓久久未曾散去,他们都在分享近距离见到萧天耀的喜悦。-www.ZiYouGe.com-

孟修远淡淡一笑,坐了片刻便回去了。

没有意外,当孟修远出现时,又一次引起了街上百姓的围观。孟修远早已习惯,神情淡然,不喜不恼,从容地上了马车,朝街道的另一头驶去。

回到东文安排的别馆,还来不及休息,孟先生便找上门,“修远,你想好了吗?”问得自然是让墨神医为他医治的事。

孟修远点了点头,他想好了。

“你的决定呢3F”孟先生一向冷静,可此刻心跳却不由自主地加快。

孟修远毫不犹豫的摇头:不接受!

“你不肯?修远,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,你可能永远无法说话。”孟先生有心想要劝说,可孟修远立场坚定,依旧是摇头,嘴唇微动,只可惜一点声音也没有发生出来。

“修远,你要说什么?”孟先生知晓自家儿子的骄傲,他会手语,可他却不从来肯用。

孟修远起身,研墨提笔,在桌上写了三个字:慈恩堂。

“慈恩堂怎么了?”孟先生一脸不解,这和墨神医为他医治,有什么关系?

孟修远又在纸上写了一个字:查!

“好吧,我去查。墨神医的事你再考虑考虑,我暂时不答复他。”孟先生仍然希望孟修远能改变主意,只是孟修远并不吭声。

他下了决定的事,轻易不会改变。

林初九抱着孩子,随曹管家来到一座别院。小院并不大,不过容纳几十个孩子还是可以的。

萧王府的下人手脚麻利的将屋子收拾干净,侍卫抬着一张张简易的床进去,铺上软软的垫子,丫鬟和婆子则烧水给这些孩子洗澡,换衣服。

萧王府没有小孩,自然就没有孩子的衣服,绣娘一时半刻也做不好这么多衣服,只能用布包着,不着凉就成了。

孩子们一个个洗好,然后抱去给林初九检查。身上有红肿、疙瘩的放在一间,风寒、发热的放在一间,有传染性疾病的放在一间……

很快,孩子们就分好了,林初九也开始忙了起来。

教会春喜和秋喜如何给孩子擦药后,林初九将身上起疹子的孩子交给她们照看,又给得了风寒、发热的孩子喂药挂水。

间隙的时候,还要时不时去照看得了肺炎的孩子。对于有传染性疾病的孩子,只能放在最后诊治,不然跑进跑出很容易将病毒带给其他的孩子。

几十个孩子,只有林初九一个大夫,还没有护士帮忙,可想而知林初九会有多忙碌。曹管家几次上前想和林初九说话,都被林初九无视了,看着像陀螺一样忙碌的林初九,曹管家一脸忧伤。

王爷都催了好几次了,王妃再不回去,王爷真要不高兴了。

“王妃……”在林初九给得了肺炎的孩子拔针时,曹管家见机上前,终于得到了林初九的回应,“曹管家,有事吗?我现在很忙,有事回头再说。”

我知道你很忙,可是……

“王爷问,王妃您什么时候回去?”曹管家不敢说,王爷让您现在,立刻,马上回去。

“什么时候?估计要一个时辰以后,我现在走不开。”林初九丢下这话,旋风一般的离开。

“王……”曹管家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,只能生生噎回去了。

林初九不回去,曹管家也不想回去被萧天耀削,只好在这里陪着林初九。

萧王府,一直等不到林初九回来的萧天耀,心情越发的不爽了。

那个笨女人,不知道现在外面很危险吗?居然还不回来,到底有没有一点已婚妇人的自觉?

苏茶见萧天耀脸色越来越看,幸灾乐祸的问了一句:“王爷,王妃这么晚还没有回来吗?”

萧天耀一个冷眼扫射过去,“有空管本王的事,不如去找新的药材。”

“呃……你不是说,抢朝廷的药吗?”苏茶弱弱地开口,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。

现在离萧天耀远一点,比较安全。

“抢了药就不需要再寻新的?”萧天耀丢给苏茶一个“你怎么这么笨”的眼神。

“好吧,我这就去找新药材。”识实务者为俊杰,苏茶转身就跑。

萧天耀没有动,独自坐在书房等林初九回来,可等了一个时辰也没有等到林初九回来。

萧天耀眉头一皱,猛地起身,身形一闪便从书房消失了,速度之快就暗卫叫苦不迭。

“主子,你走这么快,我们跟不上呀!”

林初九和曹管家说一个时辰,一个时辰便忙完了,交待春喜和秋喜照顾好这些孩子后,林初九换了身衣服,在曹管家万般期待下,随他一同回府,只是……

在半路上,他们遇到了伏杀!

漆黑的夜里,一群黑衣杀手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这些人一确定马车里的人是林初九,就不客气的举刀冲过来。

“杀了萧王妃!”无视萧王府亲卫的手中的长剑,这些人以不要命的打法,猛地冲向马车,生生撕开了亲卫的防护圈,冲到马车旁。

“轰……”一刀砍下去,马车从中间裂开,林初九在车内打了一个滚,刀刃从她头皮上削过,留下一缕青丝在马车里。

杀手一击未中,再次举刀……

“保护王妃。”亲卫杀了过来,一剑刺向杀手,想要将人逼开,却见对方不闪不避,任亲卫的长剑穿过他的身体,而他手中的刀也朝林初九砍去了。

“他们是死士。”亲卫脸色大变,想要格开杀手的刀,可距离太远,根本来不及。

林初九眼睁睁地看着明晃晃的大刀,朝自己的脑袋砍来,要说不怕那是骗人的,可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,她逃命要紧。

双手抱头,林初九借力一踩,飞速滚下马车……

“当……”死士一刀砍在木头上,林初九则落在拉车的马下面,而拉车的马此时正不安,四蹄不断的踏来踏去,林初九差点就被马蹄踩中了头。

“萧王妃在马下面,抽那匹马!”死士完全不给林初九活路,举刀砍向拉车的马,试图激怒它,让林初九死在它的马蹄之下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家里人催了好几次,我先吃饭,下一章王爷与初九会有进展……今天没有偷懒,真得写了一天,可是右手特别酸,写得好慢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