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7目的,什么身份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的紧张是显而易见的,只是……

萧天耀会因为林初九紧张,就放过她吗?

答案当然是不会的。-www.ZiYouGe.com-

“早晚要习惯的,别忘了我们是夫妻。”萧天耀脱了鞋子便躺上床,以绝对强势的姿态,将林初九抱在怀里,“不许躲。”

他就想不明白了,林初九好端端的相府嫡小姐,睡觉的姿势怎么跟刺猬似的,不仅把自己蜷成一团,还不喜欢与人靠近。

“你这样抱着,我睡不着。”天气渐暖,她真得不需要一个大暖炉在身后,好热。

“困了怎么都能睡着,本王在死人堆里,照样能睡着。”

“呃……”最后一句话,好吓人。

林初九身子一僵,没有再动。

“安心睡。”萧天耀说完,就闭上眼,摆明不想再说无意义的话,当然也不会做其他的事,林初九大可放心。

安心?

林初九倒是想要安心,可是她没法放松呀!

屋内漆黑一片,层层叠叠的床幔,将屋外的月光也挡住了,林初九睁着眼,看着墙壁半天也合不上眼。

不多时,就传来萧天耀平稳的呼吸声……

林初九的身体瞬间放松了,可依旧没有睡意,本以为自己今晚会失眠,可不想她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,完全没有一丝防备。

待到林初九睡死,本该是睡着的萧天耀却睁开了眼,看着怀中娇小的女子,萧天耀前所未有的满足。

就这个女人吧,虽然不够聪明,不够强势,可是他抱着舒服。

合上眼,闻着林初九发丝间淡淡的香味,萧天耀卸下防备,安心入睡。

第二天,半睡半醒的林初九还在想,要如何面对萧天耀,却发现萧天耀早已不在。

侧身,看着早已凉透的被子,林初九不由得有几分失落,抱着被子坐起来,半天也没有动。

春喜和秋喜听到林初九起来的声音,唤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林初九的回应,便做主进来了。

一进来,就发现林初九坐在床上发呆,两人不由得愣了一下,秋喜怯怯的上前,“王妃,你没事吧?”

林初九在春喜和秋喜进来时就发现了,只是不愿意动,听到秋喜问起,林初九摇了摇头,无事人一般起身。

春喜和秋喜知晓林初九不喜欢丫鬟多嘴,并不敢寻问,只是比平时更加细致的服侍林初九梳洗。

早膳和往常一样,一碗稀饭、一碟饺子、四个小菜,平时林初九都能吃完,可今天却剩下了一半。

“王妃,再用一点吧,你今天还要外出呢。”春喜是知道林初九有多忙的,怕林初九撑不住,不由得劝了一句。

“吃不下了,给我装一份点心,我要饿了会吃。”林初九承认,因为萧天耀招呼不打一声就离开,她现在心情很不好。

虽然以前也是这样,可明显昨晚和以前不一样呀!

林初九总觉得,在萧天耀眼中,自己就是小猫小狗,萧天耀高兴的时候逗一下,不高兴了又把她丢一边。

想想都好郁闷。

带着满满的负面情绪,林初九带着春喜往外走,准备出府。

这段时间,林初九每天都要去照看那些生病的孩子,虽然曹管家请了几个大夫来照料,可有些只有林初九能做。比如,给兔唇的孩子做手术。

兔唇的孩子并不多,林初九一天只给一个孩子做手术,到今天就可以全部结束了,剩下的只要妥善照顾就好了。

从林初九的住处走到萧王府的大门,是一段很长的距离,天天进进出出林初九也觉得很不方便。曹管家跟她提过换院子,只是她不想搬。

在林初九看来,换院子就是对萧天耀的一种暗示,她现在一点也不想这么自作多情,免得萧天耀日后笑话她急不可奈。

快步走了两刻钟,终于走到大门口,林初九有些气喘,正准备出门就听到有人在叫她,“王妃,等等……”

林初九回头,就看到苏茶大步跑过来,“总算来得及,我还以为我来晚了。”苏茶抹了一把汗,气息微喘,看样子累得不轻。

“找我有事?”林初九对苏茶还算客气,苏茶比那个叫流白的聪明多了。

苏茶缓了口气,说道:“王爷上早朝前交待我,让我今天陪着王妃。”

“王爷上早朝去了?”不知为何,听到苏茶这话,林初九心情莫名的好了。

“是的,好像是之前伏杀的事有消息,皇上就让王爷去听朝会。”苏茶说得含糊不清,林初九也没有追问,知道萧天耀是因为有正事离开,林初九就满意了,对苏茶跟着也不反感。

“去别院前,我们先去一趟朱雀大街。”林初九没有多说,她相信苏茶早就查到了这两个。

苏茶本就是冲着那两个少年去的,自然没有意异,“我只是跟着王妃,王妃去哪都行。”

林初九笑了一声,虽不知苏茶为什么跟着她,可也知苏茶必然有重要的事要办,不过苏茶不说,她也不会过问。

马车以最快的速度朝朱雀大街驶去,路上林初九和苏茶没有交谈,虽然有些无聊可却避免了尴尬,苏茶真得怕林初九问他有什么目的。

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他跟林初九出来绝不是为了保护她,更不是为了监视她,要说没有事情办,他自己都不相信。

好在,萧天耀也没有打算瞒着林初九,不然这事还真不好办。

马车停在客栈门口,林初九下了马车,见苏茶亦步亦趋的跟着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脸色有几分严肃。

周和安与生病的孩子一直在客栈没有出去,听到有人敲门问了一声,知道是林初九来了,这才将门打开。只是在看到苏茶时,周和安愣一下,站在门口没有让开,“夫人,他是谁?”

“我府上的幕僚,跟我出来办事。”林初九为苏茶寻了一个合适的理由,周和安不着痕迹地打量了苏茶一眼,见他文质彬彬,下盘不稳,气息粗重,知晓这人没有武功,这才侧身让开,让林初九和苏茶进去。

周和安的戒备让林初九瞬间明白,周和安绝对不简单,而苏茶是冲着周和安来的,只是不知周和安是什么身份,居然劳动苏茶公子亲自来办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下一更,还在写……大家十点左右来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