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4犯险,发挥余热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习惯现代医生的行事方式,问病情一向直接,虽然没有坏心思,可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,仍旧有些突兀,孟先生就被林初九的直白吓着了。-www.ZiYouGe.com-

看了林初九一眼,确定她并没有恶意后,孟先生这才回道:“不是天生的,他出生时能哭出声音来,后来生了一场大病,才无法发生声音。”而这也是孟先生的遗憾。

孟先生的表情转换得很自然,林初九并没有发现异常,点了点头,继续问道:“除了不说话,可还有其他不适?”

哑时常伴着聋,虽然不是天生哑巴,可有些事还是提前问清的好。

“没有,除了不会说话,没有会何异样。”孟先生说得坚定,可林初九仍不敢轻易许诺,细细问过这些年,大夫给孟大公子诊断后,林初九才道:“我需要看过病人,才能确定能不能治,不知可否?”

愿意去看,至少觉得这个病人能治,孟先生毫不迟疑的应下,“这个可以,不知王妃什么时候方便,我带犬子上门。”

孟先生说得极客气,也极尊重林初九。要不是尊重林初九,孟先生大可直接带人上门,而不是先问一句。

“我现在就有空,如果孟先生不嫌麻烦的话,我现在就可以跟你去。”她今天难得休息在家,明天又要去别院照看孩子们,她还真抽不出一天的时间在家里等病人上门。

孟先生求之不得,听到林初九这么说,恨不得现在就拉着林初九走,只是……

不行!

林初九为了见贵客,特意换了一身正装,身上、头上满上首饰,这副模样可不适合出门上诊,而且她药箱还没有拿呢。

林初九让孟先生稍等,自己回去换衣服,为了不让孟先生久等,林初九一路加快脚步,可就是这样,等到林初九过来时,也是半个时辰后。

孟先生本以为林初九是故意给他下马威,可见林初九气喘吁吁的走进来,就知情况不是这么一回事。

“王妃,要不要先休息一下?”孟先生虽不知林初九怎么会累成这样,可仍体贴的开口。

林初九不仅换掉了身上繁复的正装,就连首饰也卸得干干净净,看上去比之前小了许多,眉眼间还透着青涩,怎么看都是一个刚长大的孩子。

要不是事先打听过,又有萧天耀在身后作保,孟先生还真无法相信林初九这么个小孩,能医好他儿子的病。

“不必了,我们走吧。”林初九只是走得快了,有些气喘,略做休息就好。

林初九与孟先生一前一后往外走,曹管家早已将马车安排后。孟家的马车与萧王府的马车,在萧王亲卫的保护下,一前一后离开,特别引人注目。

流白站在书房屋顶上,见马车离去,后面还跟了几个尾巴,不由得冷笑。

轻轻一跃,无声落下,流白转身进了书房,“王爷,王妃跟着孟先生走了。”

“畡咳……”苏茶被呛了一下,“流白,你胡说什么。”王妃跟人走了,这种话是随便能说的吗?

“我说错什么了?”流白一脸不解,“王妃是跟孟先生走了,还有几个探子,应该是宫里的人。等宫里那位知道后,估计又要生气了。”

苏茶狠狠瞪了流白一眼,流白就没有看到王爷的脸色,因他那句话很不高兴吗?

这么迟钝,简直是没有救了。

苏茶出于好兄弟的立场,为了不让萧天耀迁怒流白,忙转移话题道:“王爷,你说王妃能医好孟修远的病吗?”

“这个很重要吗?”萧天耀挑眉反问。

“难道不重要吗?你总不会希望墨神医翻身吧?”苏茶觉得,他有点跟不上萧天耀的思路了。

萧天耀用看白痴的眼神,看了苏茶一眼,淡淡的道:“南蛮的消息,这两天该传过来了。”

“啊……”苏茶一拍脑门,懊恼的道:“我怎么把这出给忘了。算算时间,皇上和孟家这两天就要收到消息了,到时候不管如何,皇上都会尽快处理墨神医,至于孟家?哪怕王妃医不好孟修远的哑疾,他们也不会找墨神医。”

“南蛮的事传来后,闹大一些,本王要在上战场前,彻底解决墨神医的事。”去了战场,京城的事只能靠林初九一个人,他要尽可能的把危险拔除。

“墨神医的事好办,他现在已是困兽,根本逃不出我们的手心。头痛的是慈恩堂的事,我们顺着各地的慈恩堂往下查,发现涉及此事的人全部死了,完全找不到线索。”相比墨神医,慈恩堂才是林初九最大的威胁。

萧天耀在京城镇着,那些人不敢动林初九。可并不表示萧天耀不在京城,那些人还会放过林初九。

“看样子,对方很警觉。”萧天耀的手指敲打着桌面,越来越急促的声音,表明他的心情很不好。

萧天耀不怕他们跳出来,就怕他们藏起来。敌暗我明,现在又隐忍不发,真正是棘手。

“非常小心谨慎,有些我们没有发现的人,他们也处理了。对方藏得这样深,要不跳出来我们根本无从下手。”唯一仅有的线索,都让对方给斩断了,他们根本没有办法。

“当断则断,倒是一个有魄力的人。”虽是对手,可萧天耀仍旧佩服对方的果断,能毫不犹豫的放弃慈恩堂,可见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。

可对方越不简单,林初九就越危险。

也不知,让林初九挑破慈恩堂的事,是好是坏?

萧天耀叹了口气……

孟先生上门求见林初九,请林初九为孟修远医治的事并没有隐瞒什么人,皇上很快就知晓了。

对萧天耀这种什么事都插一脚,把京城搅得翻天覆地的做法,皇上无比愤怒,可偏偏他还真不知拿萧天耀怎么样。

萧天耀所做的一切,都是正大光明放在阳光下,他就连指责萧天耀,都没有足够的立场。

皇上揉了揉酸痛的眉心,“去,将此事告诉墨神医。”

现在,最在乎孟修远这个病人的无非是墨神医。墨神医已经注定无法翻身,皇上不介意让他死前发挥一下余热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