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4无果,就是你想是那样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身后什么也没有!

看不到那处山洞,也看不到追她的人,只有一片雾茫茫!

终于逃出来了。

抬头看向上空,崖顶似乎高不可攀,可林初九一点也不惧。

M国的年轻人,喜欢玩挑战、刺激户外运动,有很多极限运动几乎都是玩命。她曾为了接进目标人物,陪他玩过户外攀岩。在没有任何专业装备与安全措施的情况下,去爬有死亡之渊的大峡谷,而她……

不仅活着回来了,还救了那人一命!

当初,带着一个累赘她都能活着爬上来,现在她一个人也可以!

从来都是自食其力,没有想过要等别人来救的林初九,先是爬到巨网上,将飞虎爪取下来,绳子的一端绑在腰上,借此当安全绳用。

确定自己就是一不小心失手,也不会立刻死掉后,林初九放下心,借着巨网一步一步往上爬,爬到巨网顶端,便拿出小刀,一点一点卡在壁缝里,艰难的往上挪。

没有多久,林初九双手就被磨出了血,可她却连眉也不皱,继续往上爬。

别说她只是在磨破皮流血,就是在滴血她也不能停下来,除非她想死。

蜗牛再慢,也有爬到目的地的一天,她相自己一定可以爬上去,在她累断气之前!

林初九与黑衣人之间的较量,崖顶上的人是不会知道的,蒙家三位老爷一整晚坐立不安,早上城门一口就亲自带人来望风崖。

“当时,表小姐就站在这个位置,被那黑衣人带着跳了下去。”昨天,提前藏在望风崖上救人的护卫,将当时的情况重复了一遍。

在蒙家,除了蒙老夫人身边的人,其他人叫林初九都是表小姐,和林婉婷一个待遇。

“放软梯,爬下找表小姐的下落。”镇国公蒙时,立刻下令。

护卫上前,将登城用的软梯与长绳一一摆出来,身手较好的人站了出来,当软梯放下去后,一步一步往下爬,蒙家三位老爷焦急的在崖顶上等着,时不时就伸个脑袋往前探,只是……

崖顶太深,他们什么也看不到。看不到崖底的情况,也看不到吊在对面崖壁上,努力往上爬的林初九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临近午时,爬下去查看情况的人又爬了上来,“软梯太短了。什么也看不到。”如果之前那张巨网还在,也许还能看到,可现在……

巨网被林初九割断了,他们能看到才有鬼。

“加长!”蒙时想也不想就到,只是手下的人却敢妄动,“老爷,软梯的长度已经到了极限,再加长的话会断。”

“那就……爬下去后,再设一架软梯。”总之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,他们也要把林初九救上来。

蒙家的护卫没有办法,只得执行蒙时的命令。

蒙家上下忙着在望风崖下找人,萧天耀也没有闲下来,他已经做好了安排,只等对方约他见面,他就能将林初九平安带出来。除此之外,他还让流白去天藏阁,让天藏阁的人查动手的人是谁。

擒贼先擒王,要是查到幕后主使者,他不需要亲自出面,就能把人带回来。

一切准备就绪,就等对方上门,可是一个上午过去,萧天耀也没有收到消息,林初九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
这不合常理!

“咄咄咄……”萧天耀一下接一下的敲打着桌面,从刚开始缓慢富有韵律,到后面的越来越快,越来越急,那声音就是听的人也跟着心烦意乱。

“王爷,流白大人求见。”侍卫知道这个时候的萧天耀不能惹,并不敢像往常那样让流白冲进去,而流白也不敢直接冲进来,因为……

“王爷,天藏阁的人说不知道。”流白说完后,就低头不吭声。

至于天藏阁是真不知,还是假不知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萧天耀并不生气,淡淡地应了一声,便不说话。

流白抬头看了一眼,本想问萧天耀对方有没有传消息来,可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。

他虽然没有苏茶那么机灵,可也明显能感觉得到王爷不高兴,哪怕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异样,语气没有一丝起伏,可流白也可以肯定王爷的心情很不好,他还是别在老虎头上拔毛的好。

悄无声息的后退两步,流白挑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,将呼吸放慢,以减弱自己的存在感。

好在,没让流白等多久,苏茶就回来了。

苏茶倒是一点也不客气,直接推门而入,“王爷,城里城外都查了,没有王妃的消息,也没有可疑人的出现。府上的车夫与丫头一直在望风崖下,除了蒙家人,没有其他人从望风崖下来。”

“蒙家的人呢?”萧天耀眼皮轻抬,神情淡漠,要不是苏茶和他太熟了,真的会被他给骗了。

苏茶一板一眼道:“蒙家派人下了望风崖,结果什么也没有找到。”

“嗯,下去吧。”萧天耀依旧是淡淡的,好像不将会何事、任何人放在眼里,记在心上。

苏茶与流白对视一眼,两人同时摇了摇头,一前一后离去。

他们知道劝说与安慰都无用,萧天耀是一个不懂后悔的男人,他从来不会认为自己做错了!

苏茶与流白出去后,并没有急着离开萧王府,两人找了一个凉亭坐下,让下人送些吃食来。

在外面跑了一整天,他们连一口饭食都没有吃,真得很饿!

“你说,王爷接下来会做什么?”等饭菜送上来的时间,是无聊而漫长的,流白与苏茶难得轻闲,便猜起萧天耀的动向。

苏茶抿唇笑道,“王爷那人一向自负,他从不为过去的事后悔,既然对方不出现,王爷肯定会主动找过去。望风崖虽深,可王爷要下去也不是难事。”

“也是,只是……王爷明明昨晚就可以下去,为何要等到今天?”虽说晚上危险,可也能杀对方一个措手不急。

“王爷要的是查出背后主使者,光灭了对方一个窝点没用。当然,也不否认王爷是故意的……”苏茶手指无意识的敲打桌面,这个小动作还是跟萧天耀学的,不过苏茶不像萧天耀那样一下一下,速度与力度保持一至的敲打,而是凌乱无章,轻重不一,随意敲着玩儿的。

“故意什么?”流白眼睛微张,看向苏茶。

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?

那王爷也太无聊了。

苏茶点头,无声地告诉流白,就是他想是那样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有强迫症,不修改发上来,我别扭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