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9失败,不能忍受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山洞不大,两个人同时呆在里面就会觉得逼仄;而且极矮,凭林初九的身高也就刚好能站起来,重楼只能弯着腰。|www.ziyouge.com|

不过,山洞里面挺干净的,周围还种了一些驱蚊和驱蛇草,林初九猜测应该是有人刻意栽种的。

重楼走后,林初九摸黑了寻了一些枯叶和枯树枝,在山洞外堆成一小团,可是问题来了,她没有火种!

医生系统里面有助燃的酒精,却没有点火的工具,林初九望着一堆枯枝叹气。

重楼回来时,就看到林初九傻傻地坐在山洞口,不由得皱眉,“怎么了?”

“我,我没有火种。”林初九有些不好意思的起身。

她好像什么忙也没有帮上,还给重楼添了麻烦。

“拿着。”重楼丢了一个火折子到林初九面前,自己则去削了一截树枝,将手上野鸡与兔子串好。

这附近没有水源,重楼特意清洗了才拿过来,血腥味也淡了不少。

林初九对火折子还不熟悉,重楼将兔子穿好了,林初九的火还没有生起来。

“你怎么这么笨3F”重楼骂了一句,从林初九手上接过火折子,轻轻一吹,明火就出现了,用树枝捅开林初九堆的枯叶,重楼熟练的生好火,随意拨乱两下,火苗就蹿起来了。

“火燃好了,烤肉会吗?”重楼拍了拍手,明显没有亲自动手的打算。

他成年后,几乎不曾亲自动过手。

“会。”林初九确实会,以前也在野外烤过肉,不需要重楼多说,便自发的将手上的肉,架到火堆上去烤。

没有烤肉架,一直都要用手拿着,这是一个急辛苦的活,而且离火近,时间久了人也受不了。

林初九的双手本就因为爬崖壁而酸痛到不行,现在一直举着烤肉,绝对是伤上加伤,再加上她离火太近,身上的伤被热气一烤,似乎更痛了。

很快,林初九就全身是汗,脸上更是红通通的,哪怕极力忍耐也不免露出痛苦的神色。

很难受,可还能忍受。

重楼回头就看到这一幕,面具下的俊颜露出一抹烦躁,上前抢过林初九手上的东西,将她挤开,“让开。”

语气恶劣,动作粗暴。可此时对林初九来说却是福音,“谢谢你。”

“你的谢谢真廉价。”这个女人除了会说谢谢,还会做什么?

“我……欠你一条命。”林初九郑重的许诺,“他日只要你开口,我又能做,我一定会做。”

“很好,记住你的话。”重楼满口应下,没有虚伪的说不。

林初九松了口气,她和重楼并不熟悉,对方真要单纯的不求回报,她才会奇怪。

有重楼接手剩下的活,林初九也不再逞强,靠在洞里休息,将重楼的外套盖在身上。

许是真得累狠了,林初九没多久就睡着了,重楼回头看去,就看到林初九哪怕是睡着了,依旧紧皱的眉头。

眼眸微动,重楼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声,继续盯着自己手中的烤肉。

半个时辰后,野鸡熟了,重楼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林初九叫醒。

她要再不吃东西,会撑不住。

重楼为人也许恶劣,可他烤肉的手法真的很不错,没有盐和任何调味,林初九依旧觉得很香。

一整只鸡,少说也有三四斤,林初九一个人全部吃完了,可见她真得是饿了。

重楼手中的兔肉也熟了,问林初九要不要时,林初九摇了摇头,“我吃饱了。”就是想喝水,可是这个话林初九不敢说。

可林初九不说,并不代表重楼不知。重楼看似不体贴,可他的种种举动足已表明他很细心。

“拿着。”将刚好的兔肉塞到林初九手上,重楼走到山洞后方,片刻后带着一把像芦苇一样的东西出现。

“从中折断,中间有水可以喝。”重楼粗鲁的塞到林初九怀里,同时拿过自己的烤兔肉。

林初九没有说谢,只是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,看重楼那张鬼脸,也觉得没有那么可怕了。

重楼没由得觉得心情大好,看林初九也顺眼了,只是隔着鬼面,没人能看到他的表情。

皇宫里,听到密探头子的汇报,皇上气得将桌上的砚台砸向他,“连一个女人也看不住,朕养你们有什么用?”

啪……砚台碎了一地,密探头子一动不动,只有微微瑟缩的身体,泄露他此时的惊恐。

“属下罪该万死,请皇上责罚。”密探头子也自知自己逃不掉处罚。要是败在萧王手里还没有什么好说的,谁让那人是萧王,可是……

栽在一个女人,一个没有半点武功的女人手里,别说皇上不满,就是密探头子自己都不甘心。

他承认这里面有他大意的成份在,可这也改变不了,萧王妃从他手上逃走的事情。

“朕当然要罚,不罚你如何服众。”皇上气恼到不行。

计划的好好的,居然到最后一刻失败了,半点用处也没有派上。

最近真得是诸事不顺,墨神医本然已经自杀死了,南蛮的消息他也压了下来,本来这件事可以告一段落,可这两天不知怎么回事,居然又传了起来,有不少人都说墨神医恶行累累、畏罪自杀。

前线战事也各种不顺,北历那群疯子为了新粮,一个个不要命,徐达也只能勉强支撑。

在战事吃紧时,南蛮的公主与西武的皇子又要到了,一件件一桩桩压在一起,皇上头都是大的。

皇上一想到这些糟心的事就头痛,按了按太阳穴,看到仍匍匐在地上的密探头子,皇上的厌恶的道:“滚,自己去领罚。”

密探头子听到这话,立刻松了口气,“谢皇上不杀之恩。”自己领罚,必然不能太轻,可也不会致命。

皇上没有说话,独自坐在大殿里,许久后有太监进来的通报:“皇上,秦太医在外面,说给皇上请平安脉。”

“宣。”因最近身体不适,秦太医早晚都会来给皇上请一次平安脉。

秦太医行完礼,半跪在皇上面前,片刻后忧心忡忡的道:“皇上,你最近心火过旺,思虑过重。”

“朕……”皇上刚开口,殿外传来一阵喧闹声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