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2贱人,看在我这么拼的份上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下午,萧天耀好不容易把皇上摆平,回到家中却被曹管家告知:“王妃上午去了蒙家,说是要亲自照顾蒙老夫人,并在蒙家小住一段时间。”

萧天耀脚步一顿,点了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曹管家想了想,还是补了一句:“王爷,苏公子上午找了王妃说话。王妃和苏公子说完话,就说要去蒙家。”曹管家发誓,他真得不是告状,他只是实话实说,免得王爷不高兴时,找错人。

“苏茶?让他来见我。”萧天耀大步朝书房走去,曹管家根本跟不上,当然他也不打算跟上去。

转身,找来一个小厮让他去寻苏茶,至于王爷见苏茶的原因?

打死不能说。

苏茶为了表示自己坦坦荡荡,没有犯错……他并没有躲着萧天耀,听到下人来报说萧天耀要见他,他心里虽有不安,可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,和往常一样从容优雅的走进来。

当然,他特意记住了不敲门。

“天耀,你找我?”苏茶推门而入,自来熟的在下首的位置坐下,比以往每一次都要随性。

苏茶不知,他这副模样和流白敲门进来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萧天耀扫了苏茶一眼,开门见山的道:“听说,你上午去找了王妃?”

“是呀。”苏茶的表情有片刻的不自然,为了表明自己没有心虚,苏茶故作惊讶的问道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王爷到底听谁说的,他明明就和下人打了招呼,不要告诉天耀,他去找过王妃的事。

萧天耀一看就知苏茶心虚了,冷声道:“你和王妃说了什么,才会让她去蒙家长住?”

“什么?王妃去蒙家长住了?这怎么可能,王妃不是说去蒙家看望老夫人吗?”苏茶这下彻底慌了,“天耀,你要相信我,我真得没有煽动王妃离家出走。”真不关他什么事呀,他真得是好心,比珍珠还真。

萧天耀哼了一声,摆明不信。

林初九昨天就让人给蒙家传了信,而且她一身的伤还没有好,要没什么的话,怎么会突然决定蒙家小住。

“王爷,你要相信我呀。”苏茶一脸着急,不需要萧天耀问,就倒豆子似的把上午他和林初九说的话,一一说给萧天耀听。

“天耀,你看,我真的是为了帮你,我一直在劝说王妃,根本没有煽动她离家出走,这真不关我什么事。”

“确实……”是帮忙,不过是帮了倒忙。

萧天耀已经不想再和苏茶说话了,“你以后离流白远一点。”免得和流白一样笨。

“流白怎么了?”苏茶聪明的转移话题,把火转移到流白头上,而且一点也不心虚。

死道友不死贫道,流白皮粗肉厚的,就是被天耀削一顿也没有什么,他就不同了,他这么瘦弱,真要被天耀揍一顿,好几天都会起不来。

萧天耀没有回答苏茶的话,只让苏茶赶紧的滚蛋。

他昨天好不容易把人哄好,苏茶一番话又打了回去,简直……欠揍!

苏茶半刻不停,立刻滚蛋去找流白,凭借三寸不烂之舌,终于从流白的嘴里问出原因。

苏茶当即大惊,手中的杯子啪的一下摔落在地,碎瓷片砸在他的脚上,他一点反应也没有,只是一脸失望的看着流白。

“你,你居然私下去见墨玉儿,你疯了!”苏茶简直想要晕倒,他就没有见过比流白更蠢的人,简直让人想要扇他两耳光。

流白虽然知道自己做得不对,可被苏茶这样的指责他还是很不高兴,梗着脖子道:“我只是去见她一面,我并没有答应她什么。”

“见她一面还不够,你还想答应他什么?”苏茶怒极反笑,“流白,你知不知道墨玉儿的身份?她现在是皇帝的女人,你是什么身份?你居然私下与皇帝的女人见面,你还嫌天耀的麻烦不够多吗?”

苏茶真正是恨铁不成钢,流白怎么就一连栽在一个女人手里。

“她是被人陷害的,她并不愿意当皇帝的妃子。”流白极力忽视重点,苏茶听到他这话更气了,“她确实是不想做皇帝的女人,她想嫁给天耀嘛。她也不拿把镜子照照,就她那模样也能入天耀的眼,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”当然,癞蛤蟆是墨玉儿。

流白皱眉道:“苏茶,你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刻薄了。墨姑娘她刚死了父亲,她找我并不是为了天耀,只是让我帮她,让她见见她父亲最后一面。”

“死了父亲,哼……怎么你同情她了?她父亲怎么死的你别告诉我,你不知道。她父亲是罪有应得,她父亲不死就会死更多人。”苏茶对墨神医一点好感也没有,更不用提墨玉儿。

“不管墨神医为人多恶劣,他总归是墨姑娘的父亲,墨姑娘想要见他最后一面,并没有错。”流白温言劝说,想要苏茶别那么生气,不想苏茶更生气了,“流白,别在这里自欺欺人了。墨神医所做的一切,你当墨玉儿什么都不知吗?墨玉儿并没有你想得那么纯洁美好,还有什么不是甘愿当皇帝的女人,她要真不甘愿,怎么不见她去自杀。她要一死来保住自己的清白,我反倒会欣赏她。”

“苏茶,你……”流白被苏茶堵的哑口无言,苏茶仍旧得理不饶人,“我怎么了?我说得太对了是不是?就那么一个贱人,也就你当宝。”

“苏茶,闭嘴!”流白抬手,一副要打人的架势,这下可把苏茶惹毛了。

苏茶直接走到流白面前,凑上去道:“怎么?要打我?为了那么一个贱人,你连兄弟也打。好呀,你打。”

“苏茶,你别太过分。”

“我过分?我怎么过分了,老子就是再过分,也不会为了一个女人打兄弟。流白,你要有种,今天就打,把我打死在这里。”

苏茶死贱的将脸凑上去,流白连连后退,直到被苏茶逼到死角,退无可退,这才一把推开苏茶,“苏茶,我不想和你说话。”说完,从苏茶身边走过,大步往外走。

他需要冷静一下,好好想想他和墨玉儿之间的事。

苏茶跌坐在地上,吐了口气,拂了拂额头的碎发,帅气的道:“看在我这么拼命,把事情问出来的份上,天耀应该不会生我气了吧?”

萧天耀收到暗卫报来的消息,摇了摇头……

幸亏苏茶把事情问了出来,不然要让旁人抓到把柄,流白就惨了。

与后妃私自见面的罪名,足已要他的命!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其实,我也是蛮拼的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