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9惊讶,萧王是什么意思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天耀一直知道林初九长得很不错,即使他对女人并没有太大的美丑观念,可也知林初九的长相在贵女中也算是上上之选,只是……

他从来不知,他的王妃居然会有这么让人惊艳的一面!

雍容,大气,明明年纪不大,可周身却没有一丝浮躁的气息,沉着稳重的不像这个年纪该有的。/class-9-1.html

当初他为林初九选定金色的宫装,只因为这个颜色代表奢华、尊贵,只有皇族才能穿,站在他身侧也不会黯然失色,却没有想过林初九能穿出,这般让人惊艳的效果。

不过,萧天耀的自制力一向惊人,只一眼便移开了眼,同时也吝于赞美,只是上前亲自扶着林初九上马车。

林初九没有错过萧天耀一闪而逝的惊艳,微微一笑,抬手轻轻放入他的手心。

在萧天耀的搀扶下,林初九缓步上前,姿态优美,甚至在萧天耀扶她上马车前,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,没有意外,萧天耀的脸色柔和了不少。

马车内依旧宽敞无比,林初九在左侧正中央坐下,把右边的位置留给萧天耀,可惜萧天耀并不领情,他上了马车后,挨着林初九坐下,这让林初九颇为意外。

骄傲如萧天耀,什么时候会干主动粘人的事了?

林初九坐在正中央,留下的位置并不够一个人坐,两人不可避免的靠得很近,林初九眉头微蹙,“王爷,你压到我的衣服了。”

真丝的衣服好看,可着实娇贵,一压就会出现折子。

“嗯。”萧天耀应了一下,却没有移开的意思,林初九无奈只得坐过去一点,免得两人还未到皇宫,这一身衣服就无法见人了。

两人之间相隔半个位置,萧天耀没有再上前,而是伸手握住林初九的手,林初九一怔,回头看了他一眼,却见萧天耀正闭目养神。

这是逃避?

林初九轻笑一声,没有刻意抽出手。

皇亲贵族有专用的通道,林初九与萧天耀并不需要和那些官员一起挤青石小道,马车一路稳稳地驶进皇宫,小太监忙将马车引到相应的位置停好。

“王爷,王妃,到了。”萧王府的侍卫上前,恭敬地请两人下马车。

引路的小太监一听,当即吓得愣在原地:什么?是他听错了吗?萧王爷也在马车上?

萧王爷不是讨厌坐马车,一向只骑马的吗?怎么会坐马车进宫?

小太监眼巴巴地看着马车,见到一身朱红的萧天耀走出来,小太监顿时腿软,噗通一声跪倒在地。

萧天耀连个眼神也没有给他,站在马车旁等林初九来,林初九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,神态自若的扶着萧天耀的手下马车。

准备上前服侍的翡翠四人,见到这一幕,顿时眼珠子大睁:王爷,你一再抢我们的活,这样真得好吗?

四个小丫鬟一脸郁闷,可却不敢上前,乖乖地站在原地,等到林初九与萧天耀往前走,这才不远不近的跟上。

萧天耀与林初九两人几乎是掐着点来的,这个时候无论多大的官,都已经带着家眷入席,除了皇上、皇后和今晚的客人外,也只有萧天耀和林初九没有到。

萧天耀与林初九还未踏入宴会厅,太监就高声唱道:“萧王到,萧王妃到!”

萧天耀目不斜视,握着林初九的手一路往前走。按说这样的场合,两人手牵手、并排走是极不合规矩的事,可萧天耀是谁?

他是东文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萧王府,他虽不至于无视礼教,目无一切,可想要用礼教来束缚他,那简直是他妄想。

他的女人,他愿意牵着进来,这些人管得着吗?

林初九倒是想要做一个规矩的女人,可萧天耀握得真得太紧了,她完全挣不开,只能任萧天耀拉着。

当然,林初九不否认,她此时心里有点小雀跃。有一点萧天耀真得是做的,那就是没有把她当成,只能站在萧天耀背后的女人,而是给了她应有的尊重,让她可以和萧天耀携手前行。

这世间,能与丈夫并肩前行的女人几乎没有,就连世间最尊贵的女人皇后娘娘,也没有这个殊荣。

随着萧天耀与林初九走进来,分坐在两旁的官员与女誊一一起身给他们行礼。

“参见萧王,见过萧王妃,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”的请安身此起彼伏,萧天耀一律无视,拉着林初九的手不疾不徐的往前走。

一朱红,一金色,皆是显眼至极的颜色,一进来便夺人眼球,让人移不开眼……

宴会厅的坐位是按“品”字排列。皇上坐在正中间,左右两侧则是权贵、官员,离皇上的位置越近,就表示身份越高。

今天参加宴会的人,最低的官职也是三品,靠近门口的位置坐得大多是三品官员。他们对京中的消息说灵通也灵通,说不灵通也不灵通,他们知道林初九之前的名声,可对林初九最近的事却知道的不多,见到林初九身着金色宫装,雍容华贵的走进来,一瞬间都傻眼了:这是林相的嫡长女?

不是说林相的嫡长女粗鄙不堪,骄纵狂妄吗?

一个粗鄙无教养的女子,站在萧王身边能半点不怯?

一个骄纵刁蛮的女子,站在萧王身边,还能发光发亮?

这……和传闻不相符呀!

一干官员面面相觑,想要从同僚口中问出一点什么,却发现身旁的人也不知……

越往里身份越尊贵,那些一品大臣、亲王勋贵大多都知晓,林初九与传闻不相符的性格,也知道王很重视这个王妃,是以他们见到华贵优雅的林初九,一点也不惊讶。

萧王的眼光之高,可是有目共睹的,他当年可是毫不犹豫,当众拒绝东文第一才女,评价其空有其表,是个草包。

能被萧王看上眼的女人,怎么可能平凡。林初九有这个气势众人一点也不奇怪,要是没有这些人才觉得奇怪。

他们不奇怪林初九的出色,他们奇怪的是林初九与萧天耀相握的手。

在这种场合,携手走来,萧王爷这是什么意思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