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3切磋,银盘舞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南蛮公主与西武皇子,明面上来东文的目标是为选夫、选妻。/class-4-1.html是以,今晚的宴会是欢迎他们,可更多也是为了让他们认识,东文适龄的公子、小姐,以免得他们挑错人,闹得两国尴尬。

四国皇室在此之前,还没有通婚的先例。东文上下一致认为,南蛮与西武这次让公主与皇子前来,绝非为了和亲,其中恐怕另有算计。

东文的皇帝也认可这个说法,所以他虽应下两国的要求,同意南诺瑶与纪丰羽来东文,可并没有把话说死。

要知道,东文在四国中最为富饶强盛,虽然此次与北历交战损失惨重,到现在胜负还未分,可也没有弱到需要娶南蛮公主、用公主安抚西武的地步。

南蛮皇帝倒是没有说,非要南诺瑶嫁给皇子,他在国书只写着南诺瑶崇拜东文的文化,被他宠坏了,一心想要找个东文的丈夫,南蛮皇帝拿她没有办法,只得允了。

至于纪丰羽,他虽然话里话外都暗示,想娶皇室公主,可皇上并没有松口,只暗示纪丰羽,他如果真要在东文娶妻,皇室可以认其为公主。

真公主与假公主的份量,自然是不同的,纪丰羽一心谋化,趁东文国弱时来东文,就是想借机娶个东文皇室公主回去,好为自己增添夺皇位的筹码。听到东文皇帝的暗示,纪丰羽颇为失望,只是面上没有表露出来。

至于南诺瑶?

恐怕除了她自己外,没有几个人知晓她的目标是萧天耀,自然也就没有人知道,她为何处处尖针林初九了。

酒过三巡,宫中的歌舞表演也告一段落,今晚最重要的戏码也要上演了!

皇上为了尽快解决南诺瑶和纪丰羽的婚事,特意安排年轻的公子与小姐们去御花园看灯,好让他们有机会相处,可是……

不等皇上开口,一直沉默不语的南诺瑶突然站了起来,“皇上,我为之前的失礼向您道歉,为了表示我的歉意,我愿亲自为皇上献上我南蛮的银盘舞。”

这是之前没有商量好的事,听到南诺瑶的话,皇上微微怔了一下,可随即便高兴的道:“好,朕准了。”南蛮想要献艺,他还会阻止不成。

皇后听到这话,亦是笑盈盈的补了一句:“本宫听闻南蛮的银盘舞妙绝天下,今日终于能亲眼一见。”

“皇后娘娘谬赞,东文才是人杰地灵,才才佳人遍地。我在南蛮时就听说东文的小姐们,个个才识不凡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当年兰兮姑娘更是被赞为天下第一才女。如果有幸能与东文的小姐们切磋一二,诺瑶此生便无憾了。”南诺瑶也不傻,如果只有她一个人当众献艺必然会成为笑话,可要提出比试就不同了。

她今天,要让东文这群小姐们看清楚,她南诺瑶虽然张扬跋扈,不知天高地厚,可也是有长处的,整个东文的小姐加起来,也不一定是她南诺瑶的对手。

至于南诺瑶口中的兰兮姑娘,还真是巧了,正是当众向萧天耀求爱,被萧天耀拒绝,评价为图有虚表的草包美人。而这位美人被萧天耀拒绝后,接受了中央帝国一个名门公子的求婚,嫁进了中央帝国。

这里是东文,南诺瑶放出话要与东文的小姐们比试才艺,皇上要是不允便是孬,即使很喜欢南诺瑶的张狂,可皇上仍旧笑容满面的点头允了。

而厅中的几位小姐,听到南诺瑶的话亦是气愤不已,一个个摩拳擦掌要南诺瑶好看。

南诺瑶并不将众的不满放在眼里,得到皇上的准许,骄傲的福了福身,“多谢皇上,诺瑶这就去做准备。”

南诺瑶转身离去,临走之前不忘给林初九一个挑衅的眼神,林初九微微皱眉,心里隐约明白南诺瑶的打算,不由得皱眉。

南诺瑶想要表现她没有意见,可她却没有哗众取宠的打算,南诺瑶最好别作死的挑衅她。

南诺瑶显然是早有准备,不多时就换了一身舞衣上场,没有想象中的露胳膊露腿,而是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。

不过,南诺瑶的舞衣明显是特制的,即使从头于尾也没有露出什么,可依旧能展现出她妙曼的身姿。

舞台上,南蛮的舞者早已准备好。

银盘舞,故名思议就是由人手持银盘,而跳舞的人站在银盘上翩然起舞。

银盘举过头顶,跳舞的人只能在银盘上借力,稍稍配合不当便会摔下来。此舞难度之大可想象。

通常情况下,为了保持平稳,持银盘的人都是壮硕的大汉,可是南诺瑶这次跳得银盘舞却不一样,为她持银盘的皆是身姿妙曼的舞女。

七个看上去瘦弱的女子,各自举起一个脸盆大小的银盘,俏生生的站在台上,让人很担心她们会失手。

看到这一幕,又不少人面露深思,甚至一脸担忧。南蛮公主敢当众挑衅他们东文的才女,想必自身才学不会差,要是他们东文输了,可就丢人了。

南诺瑶似乎知道众人在想什么,高傲的扬头,眼神好巧不巧落到林初九那一桌,也不知她是在看林初九还是在看萧天耀。

“咚!”

点鼓声响起,南诺瑶收回视线,在舞妓的搀扶上,快步上上前,轻轻一跃跳上银盘,脚上的银铃发出一串悦耳的声音。

足尖轻点,没有任何助力的情况下,南诺瑶在银盘上来了一个漂亮的旋转,脚尖踩在银盘上,发现一声声或轻或重的响声。

“咚咚咚……”鼓声再次响起,或急或快,或重或轻,而南诺瑶则随着点鼓的声音或快或慢,或旋转或跳跃……

妙曼的身姿在七个银盘来回舞动,舞动间充满力与美,让人为之炫目。

一个小姑娘能做到这一步,真得很不容易,饶是林初九也不得不说,南诺瑶跳得很不错。

林初九饶有兴志的欣赏起来,突然耳边响起萧天耀的声音:“此舞原是圣元王朝祭祀舞,后经人修改,才变成南蛮的银盘舞。南蛮这位公主有武功底子,所以能站在银盘上站稳,你不必太把她当回事。”

“啊?”林初九诧异地扭头,不解地看向萧天耀。

萧天耀这是为她解说?

有必要吗?

萧天耀见林初九一脸呆样,以为她担心接下来的事,不由得握住她的手,“别怕,有本王在。”南诺瑶挑衅的眼神他当然看到了,不过萧天耀并不放在眼里。

南蛮皇帝他都不放在眼里,又怎么会把南诺瑶当回事!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昨晚写到八点才吃饭,今晚请允许我先吃饭,没有意外的话,我九点前肯定能写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