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8脸红,针锋相对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南诺瑶一再闹场,皇上面上也极不好看,见林初九将南诺瑶的气焰压了下去,皇上的脸色才稍稍好转。|ziyouge,com|

在场的人个个都是人精,见状也知皇上极不喜欢南诺瑶,一群人便将话题扯到西武皇子纪丰羽身上。

纪丰羽没想到在南诺瑶闹场后,自己还有出头的机会,脸上的笑容不由得灿烂了几分,虽然依旧谦和有礼、不卑不亢,可话里话外却是暗捧皇上,一时间宾主尽欢。

有几次,南诺瑶强自开口,蛮横地插话,可却被众人忽视,在场的人只当没有听到,依旧该说什么说什么。

南诺瑶气得不行,要不是理智尚存,她真得会拂袖离去。

面对众人的冷落,南诺瑶将这笔账记到了林初九头上,时不时就瞪林初九几眼,偶尔也会偷偷看萧天耀几眼,眼神隐晦,要是不注意的话很容易被忽视。

南诺瑶与纪丰羽就坐在林初九与萧天耀对面,不管是瞪人还是偷看人都很方便。

南诺瑶瞪人的时候眼神凶狠的紧,有不少人都看到了,可见识到南诺瑶的刁蛮后,没人敢出来为林初九抱不平。

南诺瑶这人完全不在乎脸面,真要和这样的人较上劲,丢面子的一定是他们。

坐在前排的几位夫人,对林初九抱以无限同情,觉得林初九倒霉透顶了,惹上这么一个疯公主。

林初九偶尔会回以微笑,视线扫到南诺瑶时,带着探究与兴味,有几次视线对上,南诺瑶都狼狈的移开,她总觉得林初九知道她的用意。

确实,林初九是猜到了南诺瑶针对她的原因。

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好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坏。南诺瑶一来就针对她,林初九要是不多想那才叫奇怪呢。

刚开始,林初九以为南诺瑶只是单纯的,想要踩着她在东文扬名。毕竟她的身份在一干夫人当中算高的,而且还是出了名的无才无德,用琴棋书画的等技艺踩她,那是再容易不过,可现在看来……

她是想得太简单了。

男人呀,长得好也是祸水。

林初九摇了摇头,忍不住盯着萧天耀看了两眼,越看越觉得萧天耀确实有当祸水的本钱。

这长相……真正是360度无死角,不管是正面还是侧面都俊死人了。

果然,不管什么时候,这世界都是看颜的,她自己不也是这样。

林初九的目光实在太直接了,萧天耀想要无视都不行,扭头看了她一眼,无声寻问她怎么了?

林初九摇了摇头,压低声音道:“没什么事,只是突然觉得王爷长得很好看。”

“嗯……”萧天耀淡定地应了一下,飞快地别过脸,然后就见他的脸突然泛红,耳根甚至血红发烫。

这是害羞了?

林初九见状,忍不住笑了一声。

她没想到,萧天耀居然这么纯情,她好像也没有说什么呀。

林初九这一笑,萧天耀就更不自在了,耳根越发的红了,甚至连坐姿也有些不自在。不过,微微上扬的眼角,还是泄露了他此时的好心情。

林初九见状,暗骂乱说话。她并非有意戏弄萧天耀,她那句话也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单纯的夸赞罢了,可显然萧天耀不是这么想的。

林初九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,忙坐正,收起笑容,不敢再乱看,更不敢乱说。

此时宴会已接近尾声,大家都有些累了,两人的小动作旁人并没有注意到,只有坐在对面的南诺瑶将这一幕看在眼底。

看到林初九与萧天耀毫不避讳的亲昵举动,南诺瑶气得想要杀人,虽然极力克制自己的怒火,可仍不避免的露出一些端倪。

林初九抬头就看到南诺瑶扭曲的面容,暗自皱了皱眉,将南诺瑶这人记在心上。

为了爱情,很多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南诺瑶一看就是个天不怕、地不怕的主,她必须防一防。

许是被林初九与萧天耀之间的亲昵刺激了,南诺瑶接下来并没有再闹,事实上她就是闹也没有用,皇上摆明不愿意给南蛮面子,除非南诺瑶不要脸的在宴会上撒泼。

一场欢迎宴,闹剧般的开场,平静地结束。有南诺瑶对比,众人对西武皇子纪丰羽的印象皆不错。

宴会结束,有几个相熟的妇人凑在一起道:“南蛮皇室到底是浅薄了些,南蛮的公主也不知怎么教的。”

“谁知人家是不是故意的。没听到萧王妃说,生个女儿不教好,可以嫁到别人家祸害人全家。”有人猜到南诺瑶的想法,不由得挖苦道。

仔细想想,萧王妃这话还真是有意思。当初皇上把萧王妃指给萧王,可就是抱着让萧王妃祸害萧王府的想法嘛,可惜……

萧王妃是个表里不一的主,不仅没有祸害到萧王,反倒给萧王添了不少助力。

毕竟是在宫里,众人也不敢多说,点到即止便收了嘴,反正个中意思大家心里明白。

林相带着林夫人与林婉婷走出来时,众人早已停止了交谈。见到林相出来,有几个与林相不对付的,特意上前,夸林相教女有方,把林相憋得半死。

右相这只老狐狸,更是快两步追上林相,笑呵呵的道:“林相,你生了个好女儿,也教得好,萧王有福了。”

右相这话明摆关是在酸林相,林初九成亲前是个什么样子,满京城谁不知道。

看到今晚南蛮公主的表现吗?当初的林初九有过之而无不及,不过林初九没有出席过宫宴,没机会在宫宴、在皇上面前闹腾。

林相听到这话脸都黑了,强扯一抹笑容道:“右相谬赞。右相家教甚严,几个孙女都是极有名气的,以后谁娶到右相家闺秀,那可真正有福了。”

右相前段时间才死了一个孙女,正是被人关在寺庙里,惨遭凌辱的那个。

这事是右相心中的痛,平日里谁都不敢提起,也只有林相不怕死。

没有意外,右相听到这话当即冷哼一声,拂袖离去……

林初九与萧天耀晚一步才出来,一出门就见到林相与右相不和的画面,两人默契地摇头:这两只老狐狸,还真是时刻不忘让皇上知道,他们彼此不合,互相针对的事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