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9暗杀,习惯一个人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林初九与萧天耀并不与众大臣同路,两人出来后便与大臣们分开走,在小太监的引路上,来到他们之前停马车的地方。|ziyouge,com|

没有意外,萧天耀再次抢走侍女的活,扶着林初九坐上马车,而林初九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,淡然从容的扶着萧天耀的手上了马车,留下一干侍卫、下人在原地抚额。

在家里,王爷你妻奴就算了,怎么出门在外还这么不注意身份呢?

要是传出去,旁人指不定笑话王爷你夫纲不振呀!

马车里,两人依旧坐在一块,本以为又是一路沉默,不想萧天耀一上车便道:“南蛮公主今天的表现,和你当初在人前的举止一模一样。皇上将你赐给本王,就是打着要你祸害萧王府的意思。”所以,他当初才让人杀了林初九。

这样的女人娶进门,最终只会丢他的脸。

“呃……”林初九一脸尴尬,仔细回想一下原主的行为,不太确定的道:“我原来真有这么骄纵惹人嫌?”

“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本王虽然不怎么关注,可也知林夫人隔三差五,就为了你上门给人道歉。”林夫人慈母的名声就是这么来的。

林初九闯祸,林初九从来不责怪林初九,每每都会亲自上门给人道歉,把所有的错都揽在自己身上。

“奇怪的事,你从来没有在皇亲贵族面前闹,是不是很有意思?”换句话说,林初九得罪的人,都是林相可以压得下的人。

“你明知是怎么回事,何必还问?”林初九没好气的白了萧天耀一眼,傲慢地别过脸。

萧天耀真得太讨厌了,这个时候说起以前的事,是想要笑她蠢吗?

“不,本王不知。本王很好奇,你当时是真不懂,还是故意配合林夫人。”萧天耀一脸探究的看着林初九。

南诺瑶今晚亦是摆出一副骄纵不知所谓的样子,可她并不真正愚笨的人,行事难免有所收敛,可林初九不是,她那时候完全不在乎丢不丢脸,只要她高兴就好。

“这很重要吗?”林初九一脸郁闷地看着萧天耀。

这话要她怎么回答吗?她能说,她和过去是两个人吗?

“不重要。”林初九不想说,萧天耀也没有再追,只道:“你小心林夫人,她看你的眼神不善。”

那一闪而过的杀意,旁人注意不到,萧天耀这个武神级别的高手却不会错过。

“我会注意的。”就冲林夫人给她下慢性毒药,林初九就不可能不防备林夫人。不过,林初九觉得还有一个,需要她防备

“王爷,你见过诺瑶公主吗?”林初九扭头问道。

“南蛮公主?”萧天耀颇为诧异,想也不想就摇头,“没见过。”

“咦,你要是没有见过她,她怎么一来就针对我?”难道不是因为萧天耀?

“她在学以前的你。”南诺瑶自以为聪明,却不知旁人也不是笨蛋,南诺瑶是画虎不成反类犬。

“不单单是这样,你没有发现,她今天从头到晚都在针对我吗?”林初九不认为自己看错了,南诺瑶看萧天耀的眼神虽然隐晦,可也不是毫无痕迹。

“她看你的眼神,就好像在看心上人,如果我没有猜错,她喜欢你。”林初九说得肯定,萧天耀却是立刻阴沉下脸来,“不可能。”他都没有见过那什么南蛮公主。

“我没有骗你,她看你的眼神,就像墨玉儿看你。”她是女人,她不会看错。

萧天耀眉头紧皱,“这件事本王会查清。”

林初九点头,不再说话,两人之间又一次陷入沉默,直到回到王府。

两人一下马车,就有侍卫上前道:,“王爷,苏茶公子和流白大人在书房内等您,说是有十万火急的大事。”

听到这话,萧天耀与林初九同时松了口气。萧天耀还真怕与林初九一同回去后,又再次被林初九赶出来,那很丢人的。

而林初九则是不想和萧天耀闹腾,要把萧天耀赶出去也是很累的,在宫里折腾了一个晚上,她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一下。

萧天耀吩咐下人送林初九回房休息,自己则朝书房走去,夫妻两人仍旧生疏的可以。

书房内,流白与苏茶一听到脚步声,就忙起身相迎。

苏茶一脸凝重,将手中的信递到萧天耀面前,“王爷,前线传来的消息,徐达死了,北历步步紧逼,我军大败。”

萧天耀神色不变,边走边将手中的信拆开,飞快的扫了一眼信上的内容,眉头微微皱起。

信是杀手荆池传来的,上面详细写了徐达被人暗杀的经过,还有荆池的推断。

荆池怀疑,北历动用了武神级别的高手。

在中央帝国的强压下,各国都有约定,那就是轻易不会动用武神级别的高手对付普通人,北历这么做明显是破坏规矩。

“如果北历出动武神,我们此战会损失惨重。”苏茶一脸担忧,平日里带笑的眸子,此时只剩下凝重。

萧天耀轻轻点头,手指轻敲桌面,问道:“皇上什么时候能收到消息?”

“快的话,明天。”统帅突然横死战场,又连吃败局,这消息前线的人不敢瞒。

“准备出征一事,京城的事暂时别管。”计划赶不上变化,前线局势陡变,他没有时间一一安排好京城的事,只能留给林初九自己面对了。

“好。”苏茶与流白亦是心情沉重,战场上的事谁也不好说,尤其是北历动用了武神,这一战他们是胜是败还说不准。

流白与苏茶说完这件事便匆匆离去,萧天耀独自在书房呆到深夜,起身往外走,双脚像是不受控制,一路走到林初九所住的院子。

看着上锁的院门,萧天耀脚步一顿,随即翻墙而入,一路穿过前院的草地,草地旁的秋千,来到林初九的房门前。可不等他上前,暗卫便悄无声息的出现,挡在萧天耀的面前,“王爷,王妃说她需要冷静一段时间。”也就是说,林初九依旧不愿意与萧天耀同榻而眠。

暗卫说完这话,就等着萧天耀削他一顿,可不想萧天耀却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淡漠地看了他一眼,转身离去……

去了战场,他也要习惯一个人

卖萌小剧场:

侍卫:王爷,夫纲不振,会被人笑话的。

萧王:本王有夫纲不振吗?

侍卫:没有!?

萧王:当然没有,在王府一向是由本王说了才算。

侍卫:这……好像是的。

萧王:哼……就算本王夫纲不振又如何,谁敢笑话本王,你吗?

侍卫:冤枉呀,小人不敢。

萧王:是不敢还是不会?

侍卫:王爷根本没有夫纲不振,哪来的笑话。

萧王:!

萧王:初九,他们说本王夫纲不振,会被人笑话。

初九:谁说的,拖出来,我保证不打死他。

萧王:不是我!

初九:你也觉得自己夫纲不振?想要一振夫纲?

萧王:没有,绝对没有!

初九:没关系,有就说出来,我保证不打死你。

萧王: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