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9难堪,一定要成功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收到萧王府传来,按原定时间进行医治的消息,孟修远松了口气。ziyouge.com

他其实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,那般冷静与不在乎,他等了二十三年,眼见就能开口说话了,宫里却弄出这么一出,他怎么可能不生气?怎么可能不担心?

只是,他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宫里人的算计,他要是着急的进宫求情,就落入了对方的圈套,到时候明明是林初九医好他的哑疾,他们孟家却要欠皇上一个人情,林初九还要欠他们孟家一个救命之恩。

算来算去,他和林初九都亏了,只有宫里那位赚了。不过……

好在萧王府也不是吃素的,能在皇上的眼皮底下,把萧王妃从大牢里带出来,萧王府果然深不可测。

孟修远的手指,无意思的在桌上笔划了一个“九”字,黑亮的眸子闪着莫测的光芒。

林初九被关入大牢后,皇上与皇后就没有再管她,在皇上和皇后的眼中,林初九即使会医术,仍旧只是一个女子,她就是有通天的本事,也不可能从大牢离开。他们只需要盯着外面,不让萧王府的人进宫救走林初九就可以了。

再说,林初九的罪名没有洗清,这个时候要了开皇宫,只会罪加一等,皇上和皇后不认为,林初九会傻得为了一个孟家,而让自己陷入险境。

皇宫,一片安宁,每个人都井然有序的做着自己的事。鸾凤殿也因七皇子体内的余毒清除干净,而从混乱回归到平静。

皇上在鸾凤殿陪了七皇子一夜,直到天亮要上早朝,上才不得不离去。而在皇上离开没有多久,七皇子就醒了。

或者说,七皇子早就醒了,只是一直佯装昏迷,直到皇上走了,殿内没有外人,这才“醒”过来。

“母后……”病床上的七皇子幽幽开口,皇后听到这声音,第一时间扑到七皇子床边,握着七皇子的手,哽咽的道:“小七,你终于醒了,你吓死母后了。”皇后从来没有想过,拿七皇子去算计林初九,她原计划是拿太子去算计林初九,可惜被人抢了先。

“母后,我没事。”七皇子虽然醒了,可身上依旧无力,想要替皇后拭泪也做不到,只能安慰道:“是皇婶她救了我,毒当时就吐了出来。”

“初九救了你?”皇后听到这话,脸色微变。

七皇子点了点头,随即又忐忑的道:“母后,皇婶是不是出事了?”

“是的,”皇后颇为不自在,却没有隐瞒七皇子,“她因为下毒暗害你,被你父皇关进了大牢。”

“母后,皇婶她救了孩儿。”七皇子皱眉,心里很愧疚。

他终归是孩子,心中的良知还未泯灭。

皇后难堪的别过脸,“母后知道,小七你不必担心,这件事母后会处理,你父皇不会为难初九,最多三五天就会放初九回去。”

他们要的,不过是文昌孟家的低头,答应东文一些条件。在林初九没有医好孟修远的病之前,看到孟家的份上,他们也会留林初九一条命。

七皇子不相信,定定地看着皇后,直到皇后再三点头,这才收回视线,“母后,我累了。”心也累了。

初九姐姐对他一直很好,要不是为了母后的病,他真得不想这样对初九姐姐。

“好孩子,你休息,母后在这里陪着你。”皇后抚着七皇子的额头,脸颊贴在七皇子的脸上,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。

上天待他们母子二人,何其残忍。

待到七皇子熟睡后,皇后略作收拾,便恢复一惯的雍容高贵,在一干宫女的簇拥下,来到偏殿。

偏殿里跪了十几个下人,这些人全是墨玉儿宫中的人,不管知不知情,全部被皇后绑来了……

林初九上了马车,不多时便出了城,来到与孟修远约定的城外别庄。

说是别庄,实际上是一个新建的木屋,只有三间屋子,被石墙圈了起来,站在外面什么也看不到。

暗普上前表明身份,便有人将门打开,让马车进去。

仔细看会发现,这院子异常干净,什么花草也没有,院外都铺着木地板,极尽奢侈。

除此之外,这院子还没有门槛,屋内三间房也没有门槛,马车进出非常方便。

林初九下了马车,孟先生收到消息亲自出来迎接,“萧王妃果然守信,昨天收到宫里的消息,老夫还当王妃来不了。”

“答应孟先生的事,总是要做到的。”林初九唇角含笑,一派从容,完全不受宫中之事影响。

刚刚在马车内,她已经收到萧王府传来的消息,他们已查出下毒暗害七皇子、栽赃嫁祸给她的人是谁了,手上也有确切的证据,只等她回宫即可。

“萧王妃不仅医术高,医德更高,老夫佩服。”如果说原本只有七分感谢林初九,现在就真得是十分了。

林初九救他儿子要了诊金,完全是银货两讫,没有借此事索要他们孟家的帮助,他们孟家即使心中怀疑,心里也感谢林初九的明理。

明明知道京中局面对她不利,孟家是最好的挡箭牌,可她却没有因此拖延,而是一得空就与他们约定医治的时间,这份大气叫他们佩服。

虽说,早医和晚医没有什么区别,可对于他们孟家来说,多等一天都是煎熬,林初九完全站在他们的立场,为他们考虑,这份情他们怎么能不领?

昨天的局虽说是针对林初九,可聪明人都知道,皇上与皇后是意在孟家,林初九什么都不用做,只要等他们孟家上勾就可以,可是……

林初九却没有坐以待毙,也没有把他们孟家拉入局中,这叫他们孟家如何不感激?

他们孟家不是知恩不服的人,林初九对他们有情有义,他们孟家定会相报。

孟先生没有对林初九说什么感激的话,只将这份人情记在心上,寒暄过后,便引着林初九去室内。

林初九与孟家顺利会师,看似没有惊起一丝波澜,实则却是余波阵阵。

林初九的行踪极其隐秘,皇宫的探子根本不知她已离宫,可是……

孟家人的一举一动,全都在皇上的监视下,当皇上得知孟家如约出城时,不由得皱眉,当即下令去大牢提审林初九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今天还会两更,八点前可以写出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