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8告状,求主持公道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皇上拿不准林初九知道多少,为了不让自己难堪,即使等的心烦,皇上也没有再派人去催,只是冷着脸坐在殿内等她。wWw.ZiYouGe.com

林初九见太监回去后,皇上就没有新的动作,心里便明白皇上这是心虚了,或者说不知她掌握了多少底牌,皇上不敢轻举妄动。

没有意外,今天这一战她的胜算极大。

林初九虽然没有加快速度,可也没有刻意浪费时间,踩着优雅的步子,在众人的注视下,一步步踏入殿内。

无视殿内凝重紧张的气氛,林初九优雅的行礼,“参见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屈膝跪拜,皇上不叫起林初九也不动,就这么静静地跪在那里,微低的头显得乖巧又柔顺,要是萧天耀在的话,一定会知道这都是假象。

林初九要是柔顺乖巧,她就不是林初九了。

皇上居高临地打量着林初九,半眯的眼闪着危险的光芒,帝王的威压无形的释放出去,殿中的太监与宫女瑟瑟发抖,可跪在殿中的林初九,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是太蠢察觉不到危险,还是胆子太大,不将他的威胁放在眼里?

皇上皱眉深思,如果是林初九以前的模样,皇上必然不会多想,可现在吗?

皇上有时候也不知道,林初九是真得聪明,还是被萧天耀当成提线的玩偶,只是出面执行萧天耀的命令。

沉默了许久,皇上终于开口了,“萧王妃!”

声音不大,可那气势却让人发颤,林初九眉头微蹙,将头埋得更低,“臣妇在。”

“你可知罪?”皇上又道,气势比刚刚更甚,林初九头也抬的道:“臣妇不知。”

皇上不满的冷哼,“不知?你涉嫌下毒谋害七皇子,又私逃出狱,你说你不知罪?”

“皇上,下毒谋害七皇子一事,臣妇暂且不说。至于私自离开大牢一事,臣妇却是不认的。”林初九微抬头,一脸委屈,又道:“皇上,臣妇相信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。臣妇昨日被关在大牢后,就一直安分守己的呆在牢里,等着皇上你为我洗清冤屈,可不想……”

林初九说到这里,略一停顿,似乎不想回忆,可又不得不说,“可不想……大公主却在晚上派女官到牢中羞辱臣妇,并且挟持臣妇出宫,意图杀死臣妇。要不是臣妇命大,遇到王府侍卫,此刻怕是死尸一具。皇上,臣妇肯请皇上为臣妇主持公道。”

说到后面,林初九一阵哽咽,似哭非哭。

听到林初九的哭诉,皇上不知该哭还是该笑,林初九这话说得五分真,五分假,可现在确是真假难辨,因为……

“你说大公主派人羞辱你,证人呢?证据呢?”皇上冷着脸问,林初九抹了把眼泪道:“臣妇失手将人杀了,请皇上恕罪,臣妇原不想杀人,可是,可是……她要杀我,我不得不反击。”

“无凭无证,朕要如何信你?凭你一句话就治大公主的罪了?”皇上一脸嘲讽,心里却冷笑。

不仅仅和林初九出去的那个宫女死了,就是大牢里的那个宫女也死了,不是林初九杀死的,是被放出来后,自己摔了一跤,脑袋磕在石头上,直接摔死的。

当然,皇上不会傻得相信这是意外,这必然是人为的,可还是那句话,对方做得不着痕迹,他根本找不到证据。

林初九苦着脸道:“皇上,臣妇没有撒谎,也没有必要为此事的撒谎。我很清楚自己的清白,我根本没有下毒害人,我完全没有逃离大牢的动机,如果我真得要逃离大牢,我就不会再回来。”

“真亦假时假亦真,凭你片面之词,朕怎么也不可能定大公主的罪。”皇上很想知道,林初九到底有没有证据?

或者说,林初九手上有多少证据,可以证明哪些?

“皇上,臣妇句句属实,肯请皇上明鉴。”林初九见皇上一直兜圈子,猜到他在试探自己,便再次重复一遍:“皇上,臣妇是真得被大公主迫害,我有足够的证据,可以证明我不是杀害七皇子的人,我根本没有必要逃出去?”

“证据?你手上有什么证据?”见林初九理直气壮的进宫,皇上就知道林初九有准备,和林初九说这么多废话,就是想要知道林初九知道多少。

“是的,我有证据可以证明,暗害七皇子的人,另有其人。”林初九挺直背脊,虽然没有直视皇上,可却无声的告诉皇上,她是有备而来的。

“呈上来!”皇上已经查到墨玉儿下手的事,只是按捺不动罢了。

林初九没有迟疑,将苏茶查到的证据一一取出来,“皇上,我有足够的证据,可以证明下毒害七皇子的是玉美人。玉美人与七皇子无冤无仇,她之所以会下毒手,是为了嫁娲我。”

苏茶的证据非常详细,就凭那几张纸,足已定墨玉儿罪。皇上还未看完,脸就黑了。

一天一夜的时间,萧王府的人查到的东西,比他这个皇帝还要多,有些宫里的消息他都不知,可萧王府的人却知道。

他这皇宫,是萧天耀的皇宫吗?

“啪……”皇上将证据拍在桌上,“林初九,你好大的胆子。窥探后宫,你可知罪!”

“臣妇不知,肯请皇上明鉴。”林初九眨着眼睛,一脸无辜。

“不知?哼……玉美人的宫中有什么花草,你是如何知晓的?玉美人在太医院用了什么药,你是如何知晓的?”连他这个皇上都没有查到的事,萧王府的人却查到了,简直是可恨。

林初九丝毫不受皇上的怒火影响,一脸平静的道:“皇上,臣妇到过玉美人的宫殿,当时看了一眼,便将玉美人宫中的花草记下来了。皇上要是不信的话,我还能说出皇后娘娘、贵妃娘娘、安王殿下宫中的花草。”

林初九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不可能看一遍就记下来,不过是提前做了准备罢了。

宫中的花草就那么几样,林初九就是死记硬背,也不需要多少时间。

今天,不管皇上出什么招,她都能接下来。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月末,真心好忙,到现在还没有吃饭……我面壁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