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4偷窥,美人沐浴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见到林初九平安回来,萧王府上下都高兴坏了,至于皇上的赏赐?

萧王府的人还不至于,将这点东西放在眼里,皇上赐的东西是不错,可他们王爷的私库里,什么好东西没有。

不过,这份赏赐是皇上退让的证明,他们会好好贡起来,好膈应皇上。

“王妃,来来来,跨过火盆,去去晦气。”曹管家亲自出来迎接,至于身后的禁军?

全部被萧王府的侍卫挡在外面,半步也不许往前。

禁卫站在马车跑,气得不行……

白天,他们还能进前院,今天却是连台阶都上不了,简直是欺人太甚,可是……

他们又不敢保证,和萧王府的侍卫动起手来,他们能赢。

禁军气得脸色发寒,林初九淡淡地扫一眼,轻笑……在众人的簇拥下,嚣张的从正门而入。

“翡翠她们四人回来了吗?可有吃苦头?”林初九踏入萧王府的大门,问道。

翡翠四人是受她这个做主子的牵连,只要她这个做主子的没事,她们四人就不会有事,只是会不会吃苦头,就不好说了。

“王妃放心,四个丫头早就回来了,一点伤也没有,一回来就柚子叶洗了澡,去了晦气,这伙正在休息呢。”曹管家乐呵呵说着,心中暗道:皇宫那地方真真是晦气,以后王妃每次进宫回来,都该用柚子叶去去晦气。

“回来就好,派几个小丫头去照顾她们几天,她们在宫里也受惊了。”林初九大方的说道,曹管家连连应是,引着林初九一路往前,同时说着今天林初九进宫后,府上发生的事。

林初九进宫后,蒙家收到消息派人来问了一句,让他们有需要就尽管提,蒙家一定会尽全力帮忙。

除此之外,安王也派人过来,让他们不用担心,他会照顾林初九。还有西武的皇子纪丰羽,也让身边的人来问候了一句。

至于林府?

连个屁也没有放,就好像林初九不是林家的女儿一样。

“安王居然会关注我?他这个时候上门,不怕皇上不高兴?”林初九脚步一顿,挑眉说道。

曹管家眼皮直跳,暗道不好,忙补救,“安王只是说了这么一句,事后什么也没有做,想必是看在王爷和王妃救了他的份上,做做面子。”所以,王妃你千万别感动呀。

曹管家偷偷看了林初九一眼,见林初九没有生气,又说道:“反倒是羽皇子,送了一张名帖过来,说有需要可以去找他。”

林初九点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,没有再追问萧子安的事,而是皱眉说了一句:“纪丰羽,他到底想做什么?站队吗?这个时候会不会太早了?”

林初九并不是问曹管家,不等曹管家回答,便快步往内院走去。

萧天耀走后林初九就换了住处,离前院不过百余米,很快就到了。

屋内,翡翠和珍珠四人早已准备好了热水、柚子叶,见到林初九进来,四个丫头齐齐迎了出来,见到完好无损的林初九,四个丫头又哭又笑,“王妃,你可回来了。”

四个丫鬟看着有些翘楚,她们被关在皇宫一天一夜,虽然没受什么苦,可却担心得不行,生怕林初九出事,回来后没见到林初九也无法安心。

“哭什么,我不是没事吗?”看到四个丫头无事,林初九暗松了口气。

皇上和皇后看在萧天耀的份上,不至于对她用刑什么的,可对下人就不好说了。

“王妃,奴婢是高兴,看到王妃平安回来,奴婢就安心了。”虽然听曹管家说了一万遍,王妃没事,可不亲眼看到,她们始终无法安心。

林初九轻轻轻一笑,温和的道:“你们几个也累了,下去休息,我这里没有事。”

“奴婢不累。”翡翠和珍珠四人齐齐摇头。

林初九身边的事并不多,院子里还有干粗活的下人,她们四个大丫头还真不要做什么,在林初九身边也算是副小姐一般的待遇。

林初九见四个一脸坚定也不再多劝,翡翠和珍珠四人不累,她可是又累又饿。

昨晚基本上没睡,今天上午又做了一场手术,下午在宫里又哭又闹,精气神都快耗光了。

林初九沐浴一向不习惯有下人在,让翡翠和珍珠帮她卸掉层层外衣与发饰后,便着里衣步入浴间。

浴涌里早已装满热水,白色的水蒸气袅袅婷婷,将屋内宠罩在一片白雾中,踏入屋内,视线或多或少会受影响。

可隐在暗处的某人,却丝毫不受水气的影响,哪怕林初九立在一片白雾中,他依旧能清楚地看到林初九脸上的表情。

林初九根本不知,她的浴室里有一个人,和往常一样解开里衣、亵裤,露出白皙的肌肤,还有膝盖处的淤青。

在宫里跪太久了,即使林初九一上车就开始揉膝盖,双腿也不可避免的肿了,轻轻一碰便疼的林初九抽气。

某人完全没有非礼勿视的自觉,见林初九在脱衣服,仍旧淡定的看着,没有移开眼睛的打算。

开玩笑,他看自己的妻子有什么不对的?

不过,在看到林初九腿上的淤青后,某人眼中的旖旎被杀意取代……

林初九突然觉得一寒,双手环抱,批向四周,“怎么突然觉得冷了?”

屋内除了一扇屏风外,并没有别的遮挡物,一眼就能尽收眼底,完全无法藏人。

某人没想到林初九这般警觉,忙别过脸,收敛气息,以免……误了美人沐浴。

林初九看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只道自己今天累了,解开身上的肚兜,借着矮凳踏入浴桶中……

温热的水萦绕在四周,林初九满足的吐了口气,膝盖处那一点点刺痛也被她忽视了。

隐在暗处的某人,扭头看过了,就发现——美人已经在浴桶中!

真是可惜呀!

某人惋惜的看了一眼,到底没有丧心病狂的继续留下来,最后看了一眼,颇为不舍地离开。

此时,天已黑,一身血衣的重楼行走在夜色中,完全不会引人注意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本月最后一天两更,偷下懒……争取下个月保住三更的全勤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