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7小气,没有人品这东西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信写好,林初九待字迹干了后,就立刻封了起来。

第一次用火漆封信,林初九没弄好,信口像是狗啃的一样,不过好在是封死了。

苏茶看到这个的封口时,差点哭了。

林初九封信的手法和萧天耀有异曲同工之妙,不过是一干封得整齐的像是印出来的一样,另一个则是参差不齐,让人模仿也模仿不来。

这简直是要逼死送信的,想打开来看一眼都不行。

好伤心。

拿着信,苏茶恨不得自己能透过信封,看到里面到底写了什么。

真的,真的好想看,怎么办?

带着无限怨念,苏茶离开了萧王府……

一身血衣的重楼离开萧王府后,去了天藏阁新建的东文分阁。

一身血衣,如同鬼魅,蓦然出现在胖特使的房间,为了让胖特使发现他的到来,重楼在桌上轻敲了一下。

“谁?”抱着美人,正准备度过一个浪漫夜晚的胖特使猛地惊醒,将怀中的美人推开,拿起一旁的衣服披在身上,匆匆往外走。

一身血衣映入眼帘,胖特使还没有看到,重楼那张标志性的鬼面,就先一步露出笑容,谄媚的道:“原来是魔君大人,魔君大人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还忘大人不要见怪。”

“本座问你买一个消息。”重楼没有与胖特使废话,开门见山的道。

“天藏阁做的就是消息买卖的生意,魔君要买什么消息?”对上门的客人,胖特使都非常热情。当然,萧天耀除外,哪怕萧天耀每次给钱都特别大方,可是……

最后算出来,他们天藏阁还是亏的。

“南蛮五皇子南诺离的下落。”重楼说话时,将一张十万两的银票拍在桌上。

胖特使看了一眼,很想要,可是……

“魔君,你也知道我们的规矩,我们不卖皇室的消息。”胖特使忍痛别过脸。

天藏阁之前全塌了,重建花了不少银子,他现在很需要银子呀。

“啪……”重楼又拍了十万两下去。

胖特使咬牙切齿,眷恋地看了一眼,恋恋不舍得移开眼。

二十万两买一个消息,真得很多了。

“啪……”重楼又拍了一张银票下去,加起来足足有三十万两。

胖特使双眼放光,可他仍旧紧咬牙关不说,只是……

这一次重楼没有在甩银票,而是一手卡住胖特使的脖子,“本座的耐心有限。”真当他是散财童子,银子全是大风刮来的。

“咳咳……”胖特使吓得双腿一软,可就在他瘫倒前,重楼松开了手,“南诺离的消息卖不卖?”

这话中的意思就是,三十万两已是顶天,再多就没有了。

胖特使刚刚逃过一劫,这会心有余悸,可看到桌上那三十万两,胖特使又两眼放光,吞了吞口水道:“魔君你也知道的,天藏阁的规矩不能坏,南诺离的消息我们天藏阁是绝不能卖的。”

胖特使说得义正言词,可当重楼准备将银票收起来时,胖特使又飞快去抢,急切的道:“不过,魔君你要是问别的事,我肯定能告诉你。”

大家都是聪明人,胖特使这么一说重楼就知道了,问道:“隐风山的密道在哪?”隐风山就是南蛮建山庄的地方,重楼换了一个问题,可问的却是同一件事。

胖特使就知对方上道,笑呵呵地将三十万两收了起来,毫无负担的道:“据说隐风山的有一座深潭,至今还没有人知道那深潭到底有多深,魔君要是感兴趣,可以去看看,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”

看在银子的份上,胖特使说得极直白,重楼怎么可能不知。

“天藏阁果然讲信用。”重楼得到自己想要的,丢下这话就消失了,如同来时一般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胖特使在重楼走后,又将怀中的银票拿出来数了一遍,原本就被肉挤得看不到的眼,此时更是眯成一条缝,小眼闪着寒光,坐在椅子发呆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

屋内的美人,见胖特使迟迟没有来,娇俏的唤了一声,“大人……”

“叫什么叫,叫chuang呀!”胖特使不耐烦的吼了一句,“滚,滚,滚,滚出去……”

“是,是,是。”美人儿不敢再娇,抱着衣服连滚带爬跑了出去。

胖特使又在椅子上发了一会呆,才召来手下,“去,告诉薛家大公子,就说我有一个大消息卖给他,三十万两问他买不买?”

薛家大公子,就是与南诺离交好的,东文皇商薛家的继承人。

至于胖特使找上薛承文,原因很简单……

薛承文与南诺离的关系胖特使知道,至于重楼找南诺离做什么,胖特使管不着,左右他可以把这个消息卖给薛家,从中再赚一笔。

重楼拿到消息,第一时间与苏茶碰头,“隐风山的秘道入口在山庄附近的深潭,立刻带人去找,切不耽误,让旁人抢了先机。”

胖特使的人品,重楼很清楚,他对天藏阁从来不抱信任。

“好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明显,苏茶也知天藏阁有多无耻,天藏阁的人从来没有信用可言。

苏茶转身就走,快到门口才想起一件事,“对了,王妃给你的回信写好了,你是要现在看,还是让我和官府的信件一起寄给你?”

苏茶问这个问题,绝对是欠抽了,重楼冷着脸道:“拿来!”

“嘿嘿……”苏茶得意一笑,就好像在说,我就知道会是这样。

将封口像是狗啃了一样的信件,递到重楼手里,苏茶厚脸的蹭到重楼身旁,踮起脚,伸长脖子看向重楼手中的信,“王妃在信里,给你写了什么?”

弄得人心痒痒的,真是的……

“滚!”重楼不客气的抬脚一踢,力道不大,可却把苏茶踢得摔出三米远。

“啪……”苏茶一屁股跌坐在上,疼得他眼泪直飙,“你这是过河拆桥!媳妇娶进房,媒人扔过墙,小心洞……”房不举!

重楼不给苏茶说完的机会,一个冷眼扫过来,“还不快去办事,要我请你?”

冰冷的眼刀子,配上狰狞的鬼面,饶是见惯了重楼这张鬼脸的苏茶也吓了一跳,忙不迭爬起来往外跑。

他又不是非看不可,他就是试着问问嘛,不给就不给嘛,至于动手动脚吗?

简直不能再小气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