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8悲凉,一小孩子罢了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不是重楼第一次收到私人信件,可却是他最期待的一次……

“啪……”随手将门关上,重楼走到主位上坐下,将手中的信封来回看了数遍。

软趴趴的字,丑爆了的封口,让重楼有那么一刹那,失去了拆开的信心。

林初九太不认真了!

这么不认真的情况下,能写出人看的东西吗?

他不计较封口难看,也不嫌林初九字丑,但内容一定要符合他心意。不然,他会让林初九明白,什么叫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权势。

信封在指尖轻转了数圈,重楼的视线一直随着信封转,沉思片刻重楼还是决定将信打开。

不打开,他怎么知道信中的内容,是不是他想看到的呢?

不打开,他怎么知道,林初九在想什么?

信封里有三页纸,这是重楼没拆开前就猜到了的,毕竟这封信的份量不轻。

展开信,熟悉的字印入眼帘,一堆软趴趴没有形的字挤在一起,看上去更丑了,重楼眼中闪过一抹嫌弃,又有几分无奈的宠溺。

这么大的人,还能把字写得这么丑,可真是不容易,他得找机会好好教教林初九,这字要怎么写,不然让人知道,堂堂萧王妃写出来的字,比之幼儿还不如,岂不是丢他的脸。

林初九在信上写的东西,大多是她身边发生的事,不管好与坏都写上了,看到信就好像参与了林初九的生活,重楼不由得露出一抹笑。

今天的事,重楼全程都看在眼里,在他眼中林初九是被欺负了,被皇上欺压的不得不反抗,可是由林初九写出来,却是她把皇上逼得无力招架,把福寿长公主气得口不择言,好似上风全部被她占了一样。

“傻成这样也不容易。”指腹从信纸上滑过,重楼似乎能想到林初九得意的笑颜,眼中的笑意越发得浓了。

可当他看到最后一句,重楼眼中的笑冻结了!

“与君共勉?”重楼咬牙切齿的重复这四个字。

林初九这是什么意思?

敢说他做得不好,活得不耐烦了!

重楼磨牙,眼中的笑意一瞬间倒回,幽深的眸子如同深潭,看似平静,实则暗潮汹涌。

狰狞的鬼面挡住了他的脸,看不出他此时的表情变化。

五指微拢,手中的信纸瞬间揉成一团,纸张摩擦的声音,在安静的书房显得异常尖锐。

“叩叩……”敲门声响起,重楼一瞬间收敛情绪,将捏信纸的手背到身后,“进来!”

“天……”苏茶一进来,就发现屋内气氛不对,身体不由得绷直,脸上的表情一脸瞬间变得无比正经,严肃的道:“人手安排好了,随时可以出发,您要一起去吗?”

紧张过度的苏茶,不小心连“您”这个尊称都飙了出来,可见他此时的心情。

苏茶此时已经在心里骂娘了,他原本以为重楼看到林初九的信,会很高兴,他还想着从重楼嘴里问点有意思的事出来,不想……

重楼这表情,简直就像是遇到了死敌,哪有半分欢喜的样子。

简直是太倒霉了。

“本座随后就到。”重楼原本没打算去,可此时他心情不好,需要好好发泄发泄,南诺离只能自认倒霉了。

“是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苏花一刻也不肯多呆,转身就往外跑,走之前不忘将门关上。

苏茶走后,重楼将背在身后的手,放在书桌上,手指松开,捏成团的信纸在手心晃了一圈,又稳稳地滚回手心。

看着手心的纸团,重楼摇了摇头:“跟你一个孩子计划,本座也是蠢了。”

比他小了近十岁,林初九不是孩子是什么?

缓慢而优雅的将纸团展开,看着上面略显幼稚的字体,重楼越发觉得与林初九计较,太失身份了……

一柱香后,敲门声再次响起,只是这一次苏茶没有进来,连敲三下后,苏茶隔着门道:“可以出发了!”

“嗯。”轻轻应了一声,明明声音不大,又隔得如此远,可苏茶却感觉那一声,像是在他耳边说的,不由得掏了掏耳朵。

耳朵好痒呀!

今夜,苍穹无月,漆黑一片,正是杀人放火的好时候。

重楼仍旧是一身血衣,融入夜色中,却半点也不引人注目,那一闪而逝的身形,让普通人看不到他的存在,而侥幸看到他的身形,也会被那张狰狞的鬼面吓哭。

苏茶安排的人并不多,一共三十人,如同幽灵一般朝城外跑去,不过是眨眼的功夫,人就不见了。

打了个呵欠,苏茶打了一个响指……

空气浮动,一黑衣人静静地跪在苏茶面前,苏茶看也不看的道:“去,盯紧天藏阁。”

回答苏茶的仍旧是浮动的空气。

东文薛家,薛承文看到手中的信件,眼中闪过一抹挣扎,起身,又坐下,复又起身,如此反复……

内心挣扎的薛承文,犹豫再三还是拿着信件往外走,穿过长长的回廊,来到薛家最南边的院子。

院子里,住得是薛承文的祖父,薛家的老太爷。

“祖父……”薛承文走到内室,恭敬的对着床幔后的老者行礼,哪怕老者根本看不到,薛承文也不敢有一失怠慢。

“何事?”苍老而威严的声音,隔着床幔传了出来,让人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。

已不是第一次独自面对薛老太爷,可薛承文仍旧紧张到手心冒汗。

喉节滑动,薛承文吞了吞口水道:“祖父,诺离可能出事了。”

“出事?谁让他惹上萧王。”老人的声音带着渗骨的冰冷,就这么一句话,便让薛承文明白了什么意思。

他的祖父,不肯为南诺离而与萧王对上。

事情早在预料中,薛承文并不失望,只是头埋得更低,“孙儿明白。”

薛承文从进来就不曾抬头,直到此刻退出去,仍旧是低着头。

低着头,显得卑怯,懦弱,可同时也能掩饰眼中的悲凉。

他的祖父眼中只有薛家,不管平时多么看重他这个孙儿,有多么重视南诺离那个外孙,一旦他们出事,或者他们对薛家无利,他的祖父都能毫不犹豫地将他们舍弃!

离开南院,薛承文长长吐了口气,召来自己的心腹,让他给天藏阁送三十万两银票,至于城外山中的南诺离?

薛承文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,缓缓合上眼……

【作者题外话】:这一章好喜欢……弱弱地,还有两更稍晚呀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