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9动手,救还是不救/医妃权倾天下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隐风山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十指,风吹过,树枝哗啦作响,远远望去好似群魔乱舞,让人不敢靠近。

一阵悉悉嗦嗦的声音响起,打破了林中的平静,栖息在林中的鸟儿们,因这声响惊得四处乱飞,翅膀‘扑腾’的煽动声,使得林中的气氛更加紧张,似乎处处都充满肃杀之气。

隐风山内,有两支人马驻守,分别是皇上的人和萧天耀的人。皇上的人不知对方的存在,萧天耀的人却清楚的知道,皇上的人在哪。

当林中的动静传来时,皇上的人立刻戒备起来,原本燃起的火把一瞬间扑灭了,烟火味也被青草味取代。

萧天耀的人同样戒备了起来,不过,当他们看到半空中燃起的紫烟,就知来者是谁了。

一阵轻动,如同鬼魅,虽不可避免的惊动了林中的鸟雀,可在此刻的情况下,却不会让人怀疑什么。

双方人马汇合,留守的人看到带着鬼面的重君,先是一惊,随即本能的跪下,“大人。”

“嗯,情况如何?”重楼开口,声音在这黑夜中,显得有几分冰冷。

“找不到人,皇上的人这几天一直在寻找,同样无果。”来人说话时一直低着头,不是害怕而是羞愧。

“附近的水源在哪?”重楼轻点头,眼眸轻扫,左手轻轻转动右手拇指上的扳指,看似漫不经心,实则将一切尽收眼底。

留守的人不知重楼是什么意思,只试探的道:“东南方三十里处,有一潭溪水,水质清澈,可饮用。”

“过去。”重楼转身,朝东南方向走去,留守的人小跑得跟在身后,殷勤的想要替重楼扫清面前的障碍,结果发现在黑暗中,他们大人一样行走自如,反倒是他们跌跌撞撞的,要不是大人在前面开路,他们怕是被树枝绊倒。

一行人行动极快的往东南方向跑去,动作虽不大,可仍引起了另一拨人的注意,皇上的人发现重楼一行人的动静后,不敢轻举妄动,可也不想什么都不做。

“走,我们跟上去看看……”皇上的人怕对方是南蛮的人,过来接应南诺离。

“将军,要不要让援兵赶来?”副手小声的建议道。

如果是南蛮的人,等到他们双方汇合,他们这几百号人,可不是人家的对手。

主事之人犹豫片刻,点头道:“通知援兵赶来,不管是什么人,半夜出现在这里都很可疑。”后面这句话,明显是在安慰自己。

信号发出去,重楼一行自然看到了,有人寻问重楼,可否要截住皇上的援兵,却被重楼拒绝了,“不必。”他们和皇上目的相同,找到南诺离后,双方说不定还能联手。

他只要南诺离的命,至于功劳?他不介意给皇上的人。

三十里路不算短,哪怕这一行人都不是普通人,可在山间行走依旧会影响速度,等他们赶到深潭时,已是半个时辰后。

重楼看了一眼,没有发现异常,对身后的人道:“下水!”

早知他们此行的目的,苏茶安排的三十人全是水中好手。换上鱼皮服,落入水中,悄无声息……

薛承文从南院回来后,就一直在屋内发呆。他能明白祖父为了薛家,不救南诺离的决定,可却不能接受,他们明知南诺离有危险,却什么也不做。

薛承文与南诺离是表兄弟,两人私交也不错,两人都是薛家看重的人,再加上两人之间不存在什么竞争,平日里也是互相帮助,感情比亲兄弟很亲,现在南诺离有危险,薛承文实在无法坐视不理。

只是,薛老太爷不点头,他根本调动不了薛家的死士,就是想要救南诺离也不成。

“真得要眼睁睁地看着他出事吗?”薛承文心里一片悲凉,为南诺离也为自己。

他很清楚薛家人的凉薄,要换作是他出事了,他的爷爷也会放弃他。

如果真有这么那么一天,他希望有一个人能出手救他,哪怕救不了也没有关系,至少让他知道,会有人在他遇到危险时,对他伸出援助之手。

薛承文越想越坐不住,在屋内走来走去,眼中满是挣扎……

“救还是不救?”

救,必然会引得爷爷不满,甚至有可能暴露薛家。

不救,他的良心会一辈子都不安。

“老天爷,你真得太折磨人了。”薛承文痛苦的闭上眼,双手紧握成拳,青筋暴起。

“我……”薛承文张了张嘴,却始终说不出自己的决定。

“我……”犹豫许久,薛承文誓死如归的道:“救!我救!要不救诺离,我这辈子都不会不安,这件事会成为我一生的心魔,我永远不可能再走远。”

下定决心,薛承文不再犹豫,立刻去书房,提笔写了一封信,墨迹刚干,便立刻装入信封,“来人!”

属于薛承文个人的护卫,立刻进来,“少爷。”

“将这封信交给南蛮的诺瑶公主,记住,一定要亲手交到诺瑶公主手里。还有,这件事不能让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知晓,包括爷爷也不行。”薛承文一脸凝重,精明的眸子闪着杀意,护卫心中一惊,忙应下。

交待好属下送信后,薛承文又命人服侍他换衣服,准备马车,他要外出。

“少爷,此时城中已禁宵,这个时候不能出门。”院中的管事听到薛承文的命令,苦着张脸道。

“本少爷不知现在禁宵吗?让你准备就去准备,记住,此事不得泄露,要让我知晓有人通风报信,告诉爷爷和父亲,我把他全家都卖去西北挖矿。”薛承文冷着脸威胁,院中的管事很清楚薛承文说到做到的性子,根本不敢说不,将心中刚升起的,去打小报告的念头压下。

马车很快就准备好了,薛承文换了一身黑色带帽子的夜行服,将自己从头到尾都包在里面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

马车上面没有任何标记,拉车的马亦是普通得很,完全看不出,这是珍珠如土金如铁的皇商薛家大少会坐的马车。

薛承文满意的点了点头,上了马车,报了一个地名,让车夫立刻将他送过去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